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在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上的发言

蒙古新闻
美国
2018年5月6日
汉译:NA HUO



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第十七届会议于2018年4月16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原住民对土地、领土和资源的集体权利”。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主任恩和巴图参加了会议,并代表中国境内的蒙古原住民在大会上发言。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是最早参加联合国原住民论坛的来自中国境内的原住民代表机构。联合国大会于2000年设立了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从而将原住民问题牢固地列入了国际议程。2007年联大通过了《联合国世界原住人民权利宣言》,并致力于将宣言转化为行动。以下是恩和巴图在大会上宣读的两份声明。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声明(一)

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十七届会议
《原住民对土地、领土和自然资源的集体权利》

原住民母语权力的讨论
201841 6,纽约

尊敬的大会主席,论坛成员,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我叫陶格楚格.恩和巴图,在这里,我代表生活在中国殖民统治之下的南蒙古人民发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首批签署国(2007年)之一。但中国政府声称原住民现象是西方强国进行殖民扩张所产生的遗留问题,中国没有原住民,也没有所谓的原住民问题。以此为借口,中国拒绝履行条约义务。中国不但否认了六百万原住蒙古人的存在,一贯实行旨在消灭蒙古语言和文化的各项政策。

尊敬的主席阁下,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有21万蒙古居民,拥有两所学校和3千多名学生,仅占本市人口的1%。从内蒙古自治区来看,1980年蒙古语授课小学的在校生数为11万,到了2009年只有19000在校生。换句话说,在短短的19年里,蒙语授课的小学生减少了83%
以下几个原因导致蒙古语授课在校生的锐减。
一,   中国政府制定和实施大批汉人迁入蒙地,占领人口空间,把大量的蒙古语授课学校合并到汉校。
二,   从实质上说,蒙古人在中国的殖民统治之下变成了典型的二等公民,虽然相关法律有蒙古语是官方语言之一的条文,事实上中国政府并没有采取措施去保障这一法律的实施。
三,   蒙古语授课的毕业生在“内蒙古自治区”和中国都没有就业机会。企业和政府部门的招聘信息上“不受蒙授学生”的明文规定。最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把最后一所蒙古语授课学校强制关闭,把学生转移到汉校。
尊敬的大会主席,您应该还记得,中国政府于2007年签署了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的事实。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履行签署国义务,不要把“原住民”解释称所谓的“少数民族”。我们要求中国政府按照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的条款和相关法律来保护、保障蒙古原住民的一切权利。


陶格楚格恩和巴图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声明(二)

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十七届会议
《原住民对土地、领土和自然资源的集体权利》

原住民土地权力的讨论
2018418,纽约

尊敬的大会主席,论坛成员,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我叫陶格楚格.恩和巴图,在这里,我代表生活在中国殖民统治之下的南蒙古人民发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首批签署国(2007年)之一。但中国政府声称原住民现象是西方强国进行殖民扩张所产生的遗留问题,中国没有原住民,也没有所谓的原住民问题。以此为借口,中国拒绝履行条约义务。中国不但否认了六百万原住蒙古人的存在,一贯实行旨在消灭蒙古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各项政策。如生态移民,禁牧等强制性政策导致大批蒙古人失去家园,被迫放弃传统生产和生活方式。

今天,生活在世界各地的原住民代表聚集在这里,诉说和探讨各自面临的问题。就在这一天,416日,中国政府在南蒙古全境开始实施他们的禁牧政策。昨晚,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收到了来自南蒙古境内的大量视频、图片资料。资料显示,大批武警和所谓的“禁牧队”成员同时出动,抢夺草场上的牲畜,殴打和抓捕牧民,恐怖和野蛮的程度令人震惊。

我想特别强调,中国在南蒙古全面推行掠夺式开采,侵占和抢夺蒙古人固有的土地,对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破坏。中国宣布南蒙古为他们的“能源基地”之后,无数中国大小能源公司蜂拥而上,疯狂开采煤炭、天然气和其他矿产,严重污染了草原,并加剧了蒙汉矛盾。原住蒙古人和外来汉人之间的冲突变得更加激烈、频繁。中国政府为了保护汉人的利益,动用警察、武警、监狱等国家力量来镇压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进行斗争的蒙古牧民,对他们实施抓捕、拘留和判刑。

把牧民满亮(音写,MANLIANG)莺歌(YINGGE)和文明(WENMING)以莫须有的罪行关押至今。他们仅仅为了维护属于自己的土地以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而被逮捕。据最新消息,中国政府对扎鲁特旗35名牧民进行宣判,刑期为6个月到5年不同。这些牧民参与了抗议开矿造成土地污染的维权活动。

尊敬的大会主席,您应该还记得,中国政府于2007年签署了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的事实。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履行签署国义务,不要把“原住民”解释称所谓的“少数民族”。我们要求中国政府按照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的条款和相关法律来保护、保障蒙古原住民的一切权利。


陶格楚格恩和巴图
原文链接:http://www.smhric.org/uum_237.htm
http://www.smhric.org/uum_238.htm

内蒙古四个旗农牧民代表自治区请愿

蒙古新闻
美国
5/16/2018


蒙古族牧民在呼和浩特请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中旗、扎赉特旗等四个旗的蒙古族农牧民,不满草场被强占,草场及建房补贴至今未发放等诉求未获落实。上周四至本周一,连续多日到自治区政府请愿,但政府无人理会。农牧民们希望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外界发出求助。
内蒙兴安盟科右中旗、扎赉特旗,科左中旗及鄂溫克族自治旗等地的蒙古族农牧民,近期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持续上访,要求落实他们多年的诉求,但仍然无人理会。长期帮助牧民维权的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本周二(5月15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请愿的蒙族农牧民来自多个地区:“他们有兴安盟的扎赉特旗,呼盟的,鄂尔多斯的,锡林郭勒盟的,(通辽市)鄂溫克旗”。
正在内蒙古自治区信访接待厅门口的一位牧民对本台记者说:“我是兴安盟科右中旗额木庭高勒苏木甲哈达嘎查付宝石,我们在内蒙古自治区信访局门口”。
科右中旗杜尔基镇村民高五龙对记者说,政府官员侵占土地以及贪污受贿,导致老百姓苦不堪言:
“这一次来呼市的目的是为了我们嘎查书记贪污两种补助。老百姓二十多户的补助从2014年开始被贪污的,确凿的证据都在。还有草原承包合同造假,还有退耕还林320亩补助,三年了,一分钱没有给。这次来的老百姓是三个盟市四个县(旗)的农牧民”。
高五龙称,因为他揭发村官贪腐,今年初,政府给贫困户发放困难补助金时,唯独没有给他。他找镇政府金书记交涉,得到的答复是“你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高五龙希望上级部门彻查他家乡基层干部的不作为和乱作为。
呼伦贝尔陈巴尔虎旗乌珠尔苏木牧民哈森其木格对记者说,当地的高利贷十分猖獗,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牧民的生产生活,很多牧民陷于高利贷困境。为了还债,还要继续借高利贷维生,最后牛羊被拉走,草场被抵押,房屋被拍卖。农牧民们几乎家家有贷款,陷于利滚利怪圈不能自拔的牧民不在少数。 另外,草原被大面积开垦,干部非法侵占底层牧民的草场,非法领取牧业补贴与牧民争利的现象颇多。
哈森其木格作为呼伦贝尔四个牧业旗来呼上访牧民代表,希望上级政府部门彻底遏制呼伦贝尔地区猖獗的高利贷,并追究官商勾结合伙作案的黑恶势力,给底层被高利贷盘剥的牧民一条活路。
新娜对本台说:“哈森其木格他们三个人在信访局,也去交材料了,还有锡林郭勒盟的那个精神受刺激的萨仁其木格”。
请愿牧民们请求自治区政府派出工作组,到基层调查政府惠民扶贫工程资金的使用情况,并追究贪腐官员的法律责任。 本台记者致电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信访局,但无人接听。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瑞哲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8年5月10日星期四

草场遭强占 内蒙乌拉特牧民旗政府抗议

蒙古新闻
美国
5/10/2018


蒙古族牧民在被占的草场抗议。(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5月7日,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数十名牧民前往旗政府抗议,不满当局强占草场,并出租给外来企业采矿导致环境受到破坏。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牧民不满当地政府官员强占草场,出租给矿产公司采矿或作其他用途,造成污染。上周五及本周一(5月7日)二十多人到旗政府交涉及表达抗议。

一位牧民代表当天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们来自多个苏木,因为牧民个人承包的草场被官员瓜分曾多次到旗政府和旗农牧业局请愿,但始终没有得到合理答复。

牧民敖登夫对本台记者说:“我们上午去找政府,没有人接待我们。有多个苏木(乡镇)的人去了,温更苏木的就我一个人,去了十几个人。上个礼拜去了二十多户,有二十六、七户都是草场纠纷,干部占用草场,不清对草场,问题不解决”。

敖登夫说,近几天,当地牧民把被占据的草场围住,当局出动公安:“拦也拦不住,一拦公安就出来。这两天我们还去海流图镇(旗政府所在地),我说你们有证吗?这么乱挖,乱开矿,乱种树,破坏草场。警察就出来威胁我们,逮捕我们,就这样”。

今年2月27日,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莫仁嘎查的牧民宝玉到内蒙古信访局代表当地牧民,递交控诉太平矿业公司导致矿山严重污染的控告信时,遭到截访人员阻拦,后被政府截访人员送回居住地。此前,3月27日,该旗8位牧民到北京上访,被警察拦截,最终也被遣返家乡。

一位要求匿名的牧民称,他家的1700亩草场被强占。经过上访,仅退还700亩,也没有给草场补贴。敖登夫说,他们村3万亩草场被海流图镇政府占据,带头的村官刚嘎已升为书记:“把这3万多亩草场就给旗政府领导和海流图镇(官员)。这3万多亩草场的补贴,这么多年没给我们”。

据牧民称,温更苏木乎伦图嘎查(音)的孟克尔书记有13个草场。牧民要他退回草场,但被拒绝。本台记者致电乌拉特中旗政府,但始终无人接听。

海外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对本台表示,乌拉特中旗牧民草场被占决非个案,类似情况在内蒙古非常普遍。

他说:“牧民的土地被强占得不到补偿,牧民去呼天不应,呼地不灵,这种状况实在令人痛心,也非常让人义愤。蒙古人生存没有保障,生活资源没有保障,土地随便被占用得不到补偿”。

近几年,乌拉特中旗因草场纠纷曾发生多起抗议事件,结果遭到公安镇压。席海明说,如果长此下去,蒙古牧民总有一天会采取其他的反抗方式。因为当局只能“维稳”一时,最终无法控制内蒙局势。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何平 网编:郭度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8年4月13日星期五

蒙古国两名前总理涉嫌经济问题被拘留

蒙古新闻
美国
4/13/2018


                                                                                前总理S.巴雅尔(网络图片,蒙古新闻添加)

                                                                         前总理TS.赛汗毕力格(网络图片,蒙古新闻添加)

新华社乌兰巴托4月12日电(记者阿斯钢)蒙古国反贪局11日证实,蒙古国两名前总理巴亚尔和赛汗比勒格因涉嫌经济问题被拘留。
  蒙古国乌兰巴托市检察部门说,蒙古国反贪局确认,巴亚尔政府在2009年与有关企业签订协议时存在让国家遭受重大损失的嫌疑,赛汗比勒格政府与有关国家建立合作协议时存在失职渎职嫌疑。
  巴亚尔2007年至2009年任蒙古国总理,因健康原因辞职。赛汗比勒格2014年至2016年任蒙古国总理。
  另据蒙古国总统网站报道,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11日签署命令,宣布2018年至2019年为“蒙古国反腐败之年”。
来源:新华网


2018年4月2日星期一

内蒙古、北京等地严重空污持续

蒙古新闻
美国
4/2/2018

内蒙古呼和浩特4月2日污染严重(市民独家提供)

中国内蒙古、北京等地近日遭遇严重污染天气,在雾霾以及沙尘的双重影响下,受污染的城市能见度只有几百米。有评论认为,虽然近年来中国持续加强对环境的治理,并取得一定的成效,但是要彻底改善空气质量,还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
中国内蒙古日前出现严重污染天气,呼和浩特市、巴彦淖尔、乌兰察布市、包头市、乌海市、鄂尔多斯市等地的空气质量均属于“严重污染”。4月2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PM10接近1000,PM2.5最高峰时也达到了400多。
一名呼和浩特市民向本台表示,当地浮尘非常厉害,能见度只有几百米:
“反正雾头蒙蒙的,全是一股土腥味,因为干燥,春天没下雨又没下雪,可能风把浮尘刮起来了。能见度不是特别好,从楼房上往远看也就四五百米,五六百米,再往远就看不着了。上周有两天三天这样的天气,中间停了几天,今天又开始这样的天气。”
除了内蒙古外,北京、天津、山东、河北等多个省份的多个城市也连续多日遭受雾霾和沙尘的“双重夹击”。
北京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糟糕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周:
“(污染)挺严重的,空气不好形容,反正就是挺严重,尤其是早晨的时候。应该是雾霾,早上就是不舒服,虽然不咳嗽,但是我们出去也要戴着口罩。持续了差不多得有一星期,每天都这么严重,往年也有。”
中国近年来不断出台各类政策,加大对环境的治理力度,有专家2016年曾预测京津地区空气质量达标要到2030年能够实现。去年的十九大报告也对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要求、新目标和新部署。其中提到,到2020年,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到2035年,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现。
而有民间环保人士分析认为,虽然近年来中国的雾霾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在车辆不断增加、部分地区高污染企业难以禁止的情况下,想在短短十几年内彻底改善中国的空气质量并不容易,“环保攻坚战”还需要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寇天力 网编:瑞哲)
来源:自由亚洲台


人权组织提请联合国关注内蒙人权状况

蒙古新闻
美国
4/2/2018




图片:2015年2月9日,内蒙古东部地区阿鲁科尔沁旗巴彦温杜尔苏木的200余名牧民到旗政府所在地查巴嘎镇(又名天山镇)在政府办公大楼前聚会,拉横幅抗议汗乌拉国营林场非法侵占牧民140万亩草场。(蒙古新闻)

海外人权组织近日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提交报告,提请联合国关注中国在内蒙地区侵犯人权的问题。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SMHRIC)主任恩和巴图(Enghebatu Togochog)4月2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说,今年11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对各国人权状况普遍定期审议的第31次会议,届时中国的人权状况将受到审议。应联合国邀请,“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和总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 (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作为非政府组织,在3月底前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提交报告, 指出中国在内蒙古自治区侵犯人权的问题,其中包括蒙古族牧民草场遭汉人开矿、农垦破坏,维权牧民和蒙古族异议人士却被抓捕判刑,以及在汉化政策下蒙古族语言教育岌岌可危的问题。

报告指出,中国最近宣布内蒙古自治区是中国的能源基地,全国的主要煤炭和天然气产出来自内蒙。中国政府的“生态移民”、“西部开发”、“一带一路”政策,也令蒙古族牧民的草场和传统生活方式受到到影响和破坏。汉人的矿业公司、天然气公司和农场,占用了蒙古族牧民的草场,并污染环境,令牧民流离失所,健康受损。

恩和巴图认为,中国官方在内蒙的各种开发政策,严重损害了当地牧民的利益,侵犯了他们的人权,维权的蒙古族牧民和异议人士却被抓捕判刑。

“草场遭到破坏,当地牧民被迫搬走,给这些公司让路。那些拒绝搬迁的内蒙牧民被抓捕、关押、判刑。例如,1个多月前,我们得知内蒙古通辽扎鲁特旗35名抗议草场被汉人侵占的蒙古族牧民被判了6个月到5年的徒刑。”

美国马里兰州霜堡大学的马海云教授一直关注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马海云认为,中国内蒙等地区的少数民族,在维权方面比汉人面临更多困难。一些涉及官商勾结、强征土地的案例,少数民族受害者去维权时,却被政府作为民族问题进行压制,以掩盖官员贪腐的问题。他说,

“在中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一旦出现了这些问题以后,政府会马上把你跟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国际势力联系起来,来掩盖它的这些腐败或者掠夺资源的问题。”

报告敦促中国政府:批准和实施中国此前早已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尊重中国自己的法律,尊重国际法,不要破坏内蒙草场,不要让内蒙牧民在没有得到足够赔偿的情况下流离失所;采取紧急措施改善蒙古族人的生活,确保他们能使用自己的土地、水源,通过法律保障蒙古族人的环境安全和健康状况;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保障少数民族权利,尊重中国自己制定的宪法,保障各民族使用发展自己语言文化的自由。  (记者:林坪;责编:嘉华 网编:郭度)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

内蒙古八牧民北京上访遭绑架

蒙古新闻
美国
3/8/2018



被截访回家乡的牧民已经接到将被“行政拘留”的口头警告。(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等地8名牧民3月27日早晨刚到北京,尚未赶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就被警察拦截。他们随后被带到北京访民中心羁押,并被内蒙古政府驻京办截访人员关押遣返。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和磴口县的蒙古族牧民沙仁图娅、达布希拉图、宝玉、阿拉腾高娃等八人历经艰辛,3月27日早上刚抵北京,就在中国政府所在地中南海门前被警察拦截。内蒙古维权人士新娜3月28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其中四人已被遣返途中,另外四人仍被关在北京一宾馆内:

“乌拉特中旗和磴口县的两处牧民3月26日到北京上访,3月27日就被截访。如果当地政府给老百姓办事,按照截访的速度来办的话,问题早就解决了”。

乌拉特中旗巴音乌兰苏木牧民孟轲乌力吉对本台记者说,他是伊和宝力格嘎查的牧民,因草场被腐败嘎查干部占据,他上访告状已18年,但问题至今没有解决。这次在中南海门前被抓后,直接被送到久敬庄访民接待站,后又被内蒙古驻京办人员带到泰顺商务酒店羁押。由于身份证被驻京办人员扣押,他们现在寸步难行:

“我们昨天来北京上访,在靠近中南海时被抓走了。最后我们那里的官员上来,把我们的身份证都给扣押了。我们现在宾馆里住着呢,北京哪里都去不了。他们又从乌拉特中旗开来公安的车”。

43岁的孟轲乌力吉因失去草场等各类补贴,担心年老后有病无钱医治,两会期间到呼和浩特上访,被处以行政拘留十天。另一位磴口县沙金苏木把音乌拉嘎查牧民阿拉腾高娃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正在被遣返途中。她说,她家于1998年与政府签署草场承包协议,共承包四千多亩草场。2005年草场被划入自然保护区,但未收到草场补贴:

“我们家的草场2005年被政府划在牧区自然保护区里4249亩,到现在没有一分钱的补贴,草场上啥也不让盖”。

阿拉腾高娃说,当地有73万亩草场被划入自然保护区,但是全村528位牧民无人接到告知书。而且时至今日,也没有干部向牧民们详细交代内情。此外,当地一化肥厂排放的废气严重污染环境。牧民们无法正常生活,多次投诉,却无人理会;上访维权遭到阻挠,甚至拘留。

牧民们还称,现软禁牧民的北京泰顺商务酒店的多间客房已被乌拉特中旗公安局以每年十万元人民币长期包房,用来羁押访民。对此,新娜表示:

“当地(政府)以维稳的名义,每年哪怕在北京租上10元万元的房间拦截老百姓,也不解决问题。这件事也说明,在中国,基层腐败到了什么程度”。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郭度
来源:自由亚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