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王力雄为《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撰序:所有汉人都该读的书



所有汉人都该读的书——《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

/王力雄


 
谈到民族问题,即使是汉人中认可普世价值的知识分子,包括民主派人士,流行观点也是将少数民族遭受的灾难归于专制政治迫害,不承认是汉人广泛参与其中的民族压迫。他们通常的说法是,汉人同样深受专制政治之害,因此各民族人民之间没有矛盾,只要共同争取实现民主,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杨海英教授的书《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以精细的田野调查和考证,通过众多亲历者的讲述,展示了蒙古人遭受的苦难不仅仅来自专制政权,同时有大量普通汉人和政权一道,对蒙古人实施了灭绝性迫害。

的确,汉人也遭受专制权力压迫。大量文献记载了汉人在文革中的遭遇,同样骇人听闻,一点不比少数民族的苦难少。但是这并不能改变汉人参与了迫害少数民族的事实,也不能因此不承认存在民族压迫。直到今天也能看到类似现象——新疆汉人在其他问题上对当局有各种不满,一涉及民族问题便与当局成为同盟,即使有批评也是对镇压不够强硬的抱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那些从内地农村招的临时农工,平时受尽大小贪官欺压,满腔怨恨,一旦有镇压当地民族的行动,却会兴奋有加,摩拳擦掌地请战。

汉人对曾经参与过迫害少数民族的事实,解释往往是专制政权的唆使和指派。杨海英教授书中写到目不识丁的汉人流民组成“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以“挖肃内人党”之名杀戮蒙古人,那的确是由当局专门组织和调集的,然而并不能因此就推脱掉个人责任。那些汉人农民虐杀蒙古人时的百般花样和残酷手法,不可能都是出自政权的具体设计和一一指点,很多正是参与者的主动所为甚至“创新”。当他们从中得到生杀主宰的快感时,他们的灵魂已经和魔鬼合为一体。

事后把一切责任推给专制政权,和中共把在文革犯下的罪行都推给“四人帮”一样。那不是对问题的解释,而是对问题的混淆;那不是对历史的反省,而是只要还有下一次就会照样重演。

有些人用世故的姿态劝告——何必去挖那些残酷历史,导致民族之间更加仇恨?伤口应该盖在纱布之下愈合,而不是暴露出来。彼此都往前看,已经发生的就让它过去,才能实现和解走向未来。然而事实不会是这样。加害者希望其加害被忘记,受害者却不会忘记。加害者闭口不提曾有的加害,或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首先就说明没有反省,也就永远不会获得受害者原谅。和解与真相是不可分的二位一体。对没有忏悔和反省的加害者,受害者凭什么接受和解?

问题还在于,今天汉人对蒙古人的压迫仍然在继续。杨海英教授书中所写的文革虽然过去,但是另一种民族压迫却日益严重,规模更大,毁灭也更深。

2014年,我在内蒙古自治区驱车上万公里,到了内蒙古所有的盟、市。最感郁闷的是绝大多数所经之地根本看不到蒙古人和蒙古文化。除了个别点缀性的符号,几乎跟汉地毫无区别,处处挤满汉人和汉人的生意,所有城镇都充溢汉人的气息。让人惊叹毁灭竟然如此彻底,这难道不是另一场文化大革命吗?前一场文化大革命是杀人,这一场文化大革命杀的是文化。后一种杀戮没有血腥,却同样触目惊心,让人不寒而栗。曾经那样伟大辉煌、让世界震颤的蒙古哪里去了?几乎荡然无存!

而在这场对蒙古文化的杀戮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汉人参与其中。今日内蒙古汉人数量是蒙古人的数倍,蒙古人只是总人口的零头。企业几乎都属汉人,市场被汉人操纵,上至汉人老板,下至汉人打工者,到处开矿垦荒。两千万内蒙古汉人的背后,还有千丝万缕联在一起的更多内地汉人。内蒙古是他们的矿场,是他们的粮仓,是他们的发财圆梦地,是他们的休假旅游地。而本地千年的蒙古文化和生活方式丝毫不被他们尊重珍惜,反被视为愚昧落后,极尽嘲笑蔑视,在发展之名下无情地摧毁。

至今,内蒙古的主体已彻底殖民化。只有在靠近蒙古国的边境地区才能找到少许蒙古感觉。百年来蒙古人在汉人逼迫下步步后退,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边缘。对蒙古人的灭顶之灾,直接参与或间接参与的汉人跟专制政权并无分别,都要负责。然而即使连汉人中的自由民主人士,往往也会有人将这种民族迫害视为是带给蒙古人的幸福。

汉人普遍认识到中国存在西藏问题、新疆问题,但是一般不认为存在内蒙古问题。20115月,西乌珠穆沁旗的蒙古族牧民莫日根为了阻挡煤矿拉煤车碾压牧场,被汉人司机故意用车压死,引发了波及内蒙古多地的抗议,虽被压了下去,却显示了多年积累的蒙古人怒火,终有一天会使内蒙古问题和西藏问题、新疆问题一样全面爆发。

莫日根事件三年后,我在莫日根死难的西乌珠穆沁旗,看到巨大的采矿场仍在草原上肆无忌惮地扩展。上百辆重型卡车如蚂蚁般来来往往倾倒尾矿,填平山谷,埋没草原,永远地改变着万年地貌。伟大的蒙古文明和历史正在被那些矿石渣压进不见天日的黑暗底层,万劫不复。

如果连中国的民主人士都对这种毁灭视而不见,既不反省,也不着手改变,即使未来中国真的民主化了,民族压迫何以就会消除?汉人会不会以民主投票的压倒多数,符合民主程序地决定在少数民族自古生息的家园继续占地掠财,谁要敢于阻挡就将其消灭呢?

希望杨海英教授的书能让汉人看到自身的历史责任,进而思考自身的未来责任。

为此,我要特地感谢把杨海英教授的著作翻译成汉文的刘英伯先生。促使他在八十岁高龄,把人生最后的数年光阴献给这本书的,正是出于他痛感“汉人太对不起蒙古人”。尽管他本人在文革也是九死一生,但他仍然有这个心:汉人欠蒙古人的,需要偿还。他和他的女儿一道,翻译了这本书,老人家的真诚,拷问着我们。

20148月于北京

延伸阅读:

《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即将在台湾出版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4/10/blog-post_21.html
 

2014年10月30日星期四

呼格吉勒图被冤杀案有望重新审理

蒙古新闻
来源: 西陆网
10/30/2014
原题目:少年遭冤杀案重启 真凶落网供实情


18年后,18岁男孩呼格吉勒图被冤杀案终于见重审
                                                       呼格吉勒图父母在儿子墓碑前

呼格吉勒图遗像
 
法晚记多个信源处获得独家消息:轰动全国的内蒙“呼格吉勒图冤杀案”即将启动重审程序被以“故意杀人罪”枪决13年后,当年的杀人犯伙呼格吉勒图面临无罪判决的可能。
1996年4月,内蒙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年仅18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和工友闫峰夜班休息时,听到女厕内有女子呼救,便急忙赶往女厕内施救。而当他赶到时,呼救女子已经遭强奸后扼颈身亡。
随后,呼格吉勒图跑到附近警亭报案,不想却被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局长冯志明认定为杀人凶手。仅仅61天后,法院在没有充足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便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予以立即执行。
认为儿子遭到错杀的呼格吉勒图父母,随后走上常年上访之路。
2005年被媒体誉为“杀人恶魔”的内蒙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在公安部督办、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主要领导亲自拉网追捕下落网。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赵志红 落网后交代的10起强奸杀人案的第一起就是“4。9”女尸案,而这个案件正是当年认定呼格吉勒图为凶手、并且已经对其执行死刑9年的案件!
据悉,1996年呼格吉勒图被抓获和枪决后,包括冯志明在内的诸多警官都因为“迅速破获大案”而获得从二等功到通报嘉奖的表扬。赵志红落网后,准确指认了当年作案的现场。在羁押期间,赵志红借来看管民警的笔向检察机关写了一封“偿命申请”。
他在这封申请中称:“1996年4月发生在呼市一毛家属院公厕杀人案,不知何故,公诉机关在庭审时只字未提!因此案确实是我所为,本着‘自己做事、自己负 责’的态度!积极配合政府彻查自己的罪行!现特向贵院申请派专人重新落实、彻查此案!还死者以公道!还冤者以清白!还法律以公正!还世人以明白!让我没有 遗憾的地面对自己的生命结局 ……”
该案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原本押赴刑场执行死刑的赵志红被“枪下留人”。
此后该案进入重新调查程序,而这个程序一走居然走了8年之久!尽管期间内蒙自治区政法委某主要领导曾向媒体表示:“我们的调查结论显示,当年枪决呼格吉勒 图的证据不足,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杀错了”,但是不知何故该案却一直原地踏步,长期没有启动重审程序。期间由于原侦查机关主要负责人冯志明意外升迁,更引 起舆论强烈反弹。
今天上午,记者从内蒙自治区政法委、公安厅和自治区高院多个信源处获得消息证实,来自司法机构高层的指示要求该案能够尽快启动重审,内蒙自治区政法委随即组织公检法等多部门会商,决定最快下月开始启动针对呼格吉勒图的法律重审程序。
                                 

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

内蒙古建设银行向德力格尔道歉

蒙古新闻
10/29/2014
美国

蒙古新闻网于26日曾经报道过“德王老师在银行的遭遇”, 德王老师是内蒙古大学德力格尔教授的网名。28日下午内蒙古建行呼和浩特市海拉尔东街分行负责人到德老师办公室正式向他道歉,并保证“一,今后在工作当中认真学习和执行有关民族语言文字方面的法律法规。二,向上级反映群众意见,逐步创造蒙汉双语服务的机制,录用蒙汉兼通的员工,并且在职员中开展学习蒙古语言文字的活动”。
2011年南蒙古呼和浩特市退休工人蒙克达来先生曾经拒绝在内蒙古农业银行某分理处取款单上用汉语签名而引起一些列麻烦,最终蒙克达来先生把农行某分理处告上法庭,法庭裁决蒙克达来先生胜诉。但是在南蒙古的中国人对主人语言的藐视和排挤一直存在,当局宣传的所谓“语言文字平等”其实是谎言。
以下是德力格尔教授用蒙古文写的整个事件的全过程。






  













美报告:中国高水平网络袭击对准异议人士

恶意软件Hikit全球侦测及感染分布图(照片来源:Novetta.com报告网络截屏)
恶意软件Hikit全球侦测及感染分布图(照片来源:Novetta.com报告网络截屏)

由美国网络安全公司组成的一个网络安全联盟在新发布的报告中说,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强大网络黑客单位Axiom,不但侵入全球政府和私人企业网络获取有利情报,还针对批评及挑战中共专制政权的国内外人权、环保组织和活动人士发动黑客袭击,以便达到压制不同政见的目标。
以维吉尼亚州北部网络安全公司诺瓦塔(Novetta Solutions)为首,成员包括微软、思科、火眼、赛门铁克在内的美国10家网络安全公司组成的网络安全联盟“公理队”,星期二公布了这份关于Axiom的31页报告。
报告指出,Axiom过去6年来不断对全球政府组织、私人企业及中国国内外异议人士发动网络袭击,目的在于获取有利于中国国内及国际政策的情报,遭受袭击的对象包括全球政府机构、财富500强公司、记者、环保组织、人权团体和中国国内外的异议人士,受到影响的电脑至少4万3千台。
报告说,Axiom通过对目标电脑植入恶意软件“Hikit”取得信息。“Hikit”可以在网络系统多重复制,协助Axiom在系统内移动,并且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盗取数据。
报告说,Axiom是中国政府支持的网络黑客单位,它和已经公开的解放军61398部队有截然不同的任务,它的主要目标是窥测异议人士、进行工业间谍和盗取知识产权,极有可能属于中国负责国内安全的情报部门。
61398部队的五名解放军军官今年5月遭到美国司法部以网络间谍罪指控并经由大陪审团起诉。
美国联邦调查局10月15日即对美国网络公司发布警告说,一群中国政府黑客长期从美国公司与政府窃取重要情报,“这个国家支持的黑客团体比61398部队更为灵活和隐秘”。
《华盛顿邮报》星期二援引负责诺瓦塔公司首席执行官彼得·拉蒙塔尼(Peter LaMontagne)的话报道说,“Axiom的活动看来是由国家支持以盗取商业机密,并以异议人士、民主团体和政府为目标”。拉蒙塔尼的评估与联邦调查局一致,他说:“Axiom 具有所有已看到来自中国的网络间谍中最复杂的技术。”报道说,Axiom的技术能力超过了被追踪出来源的解放军总参三部二局的61398部队。
中国驻美大使馆一名发言人在回答美国媒体的电邮中重申中国法律禁止网络犯罪,以及当局全力打击网络犯罪活动的立场。这名发言人并表示,“从以往经验看来,这一类报告或指控经常是虚构的。”这位发言人还说,中国才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
 

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为“呼格吉勒图冤案” 鸣不平的检察官遭暗算

蒙古新闻
10/27/2014
美国

为“呼格吉勒图冤案” 鸣不平的四级检察官滑力加10月26日遭暗算,民众怀疑和呼案的平反昭雪有关。





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德王老师在银行的遭遇

我昨天上午(2014年10月24日),去呼和浩特市海拉尔东街人和小区西南角中国建设银行取钱。我用我最熟悉习惯用的文字——蒙古文签字了本人的名字,而且仅仅是顾客的名字,其他项还是使用汉文填写的。这就麻烦来了,服务员说“不能用蒙古文签字”。

我说“为什么不行?自治法规定,在内蒙古自治区,蒙汉文字是法定的同等使用的文字,蒙古文也是内蒙古自治区法定的官方语言之一,所以我使用蒙古文是法律给予我的权利”。
她说“是,都是通用的文字,但我不认识”。

我说“我是你的顾客,不是我为你服务,而是你为我服务。你不懂是你自己文化素质的问题,但使用汉文还是使用蒙古文,是这里顾客的权利”。

这样一辩论,该银行的大厅经理和保安等都出来了,好像羊群里突然进来了一个骆驼似的,都大惊小怪地劝我说“你说的对,但不允许使用蒙古文签字,是本银行的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是上面的规定。你还是用汉文签字吧”。

我说“你们上面的规定?你们上面的权利有多大?比国家法律还大吗?如你们上面的规定的,是你们上面的在违法。但我要问问你们了,你们的叫号条、室内标牌、表格等都是汉文和英文打印使用的,国内银行为什么实用英文?这里有几个外国人?有几个英国人?有几个顾客和服务员是懂英文的?”
于是他们很尴尬,相互看看,只说“这是我们的规范服务”。


我说“规范服务?人民币上还写着蒙古文等少数民族文字呢。这里还是懂蒙古文和汉文的群众是主要服务对象吧?如想规范服务,应该是提供蒙汉双语服务,才算规范服务吧。在这里蒙古族群众很多,而且不懂汉文的蒙古族人也很多,可你们偏偏提供汉英双语服务,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这还算规范服务?”


他们说“你说的是有道理,但这是我们上司规定的,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你要么这样,你可以用蒙古文签字,但你必须摁下你手印,好吗?”


我说“为什么就让我一个人又要签字又要摁手印呢?这是你们不对等对待顾客的的错误的行为和要求。我拒绝摁手印的。你们必须马上给你们上司打电话,取消这个违法的规定吧,保护我的权利”。


于是他们真的没有办法了,打电话请示了上司,他们上司回答说可以使用蒙古文签字。但是他们还是不放心我的蒙古文签字,用手机拍照后传送给懂蒙古文的人,确认了一下是否是该人的名字。


我说“你们还是多多学习法律吧,自治区政府蒙古文工作条例吧。最起码设立一个蒙汉文双语服务的窗口吧。还是取消你们提供英语服务的可笑的做法吧。这里没有一个外国人,还是中国人多。”


呼和浩特市公交车、移动、联通等很多公共服务系统和信息单位都实现了蒙汉双语服务功能,但有些银行还在这样违法行使所谓的“规范服务”或本末倒置的服务,不允许使用蒙古文,对当地广大群众带了极大的不便和怨气,请相关法律部门切实监督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民族语文工作条例,使其及时改正类此严重错误的做法,保护中国各民族文化的传承和群众的切身利益。

(来源网络)

通辽市一位汉族女司机侮骂蒙古人








2014年10月24日星期五

透视中国:凝聚共识与没有墓碑的大草原

蒙克
BBC中文网
杨海英在日本出版了《没有墓碑的大草原》一书,讲述了内蒙古“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清洗和迫害


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内蒙通辽牧民抗议强征草场 一亩仅7元补助

来源:自由亚洲台
10/23/2014

m1023-ql1.jpg
6月25日,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殴打牧民,抢走牛、羊等牲畜,迫使牧民搬离牧场。(蒙古新闻网)   6月  

m1023-ql1a.jpg
 6月25日,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殴打牧民,抢走牛、羊等牲畜,迫使牧民搬离牧场。(蒙古新闻网)
m1023-ql1b.jpg  6月25日,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殴打牧民,抢走牛、羊等牲畜,迫使牧民搬离牧场。(蒙古新闻网)
m1023-ql1c.jpg6月25日,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殴打牧民,抢走牛、羊等牲畜,迫使牧民搬离牧场。(蒙古新闻网)

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阿日困都楞镇牧民因不满官商勾结,以每亩七元人民币的补助,强征八万亩草场。他们多次上访不果。本周日(10月19日),数十人到通辽市政府请愿,仍然没有结果。当地牧民表示,今年6月25日,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殴打牧民,抢走牛、羊等牲畜,迫使牧民搬离牧场。
据海外蒙古新闻网星期三消息称,10月22日,通辽市扎鲁特旗道老杜苏木荷叶花嘎查(村)牧民发来呼吁信,谴责当地政府以治理沙化“恢复生态”为由,对62牧户8万亩草场强行禁牧,致使祖祖辈辈以放牧为生的蒙古牧民失去草场,失去基本的生活保障。
该村牧民嘎拉桑星期四告诉本台,牧民的草场被当地政府强征,村民多次向上级反映情况,要求归还草场或者提高征地补偿,但都无人理会。村民代表去年被抓后至今未释放:“青格勒图,他是在去年被抓的,到现在还没有放”。
记者:有多少户牧民受到影响?
回答:接近七十户。
记者:有多少万亩草场?
回答:十万来亩,是2004年开始占的。
记者:被强行禁牧,是吗?
回答:对,对。鄂日顿达赖等青年人都被抓了。
记者:现在牧民怎么生活?
回答:现在牧民都搬到旗里,一户安排一个人工作,每月两千多元钱,牧民挺困难的。
牧民在一份公开的呼吁信上称,牧民多次到旗和市政府提出抗议,并要求保护牧民的基本权益。但当局一直不理睬牧民的要求。无奈之下于今年6月,回到自己的草场放牧。旗政府动用大批防暴警察和禁牧人员,到牧民的草场推倒蒙古包,抢走牲畜,粗暴地使62户牧民离开他们的牧场。反抗的牧民被警察威胁及殴打。牧民成格乐遭到警察毒打,又被拘留5天。受害牧民孟根花接受蒙古新闻网的采访时说,60多名牧民代表,遭到强行搬迁后到旗政府门前抗议。9月底,四十多位牧民到通辽市政府大楼前抗议。孟根花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蒙古牧民的现状,要求中国当局保护牧民的基本生存权益。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旗政府办公室,但无人接听。
该村一位牧民达古拉女士对记者说,牧民回到草场后,遭到警察暴力镇压:“6月25日,强制让我们搬迁,(公安)进入羊圈抓羊、抓牛。我们老百姓看到自己的东西被抢,谁不心疼,有人不让抢。我们就到我的家里来抢,我把羊圈在围栏里面,围栏的门被他们砸碎,我们有点冲突,这简直和强盗一样,抓完就走,连物主都没看见,他们也没出示什么手续”。
达古拉说,五年前,村里开会称,要求用五年的时间,恢复草场生态,以此要求牧民搬迁:“当时的政策说是,五年以后恢复草场,可以去放牧。现在到五年了,我们自己去有30年草场证的牧场上放牧”。
记者:你们在9月底,是不是去市政府抗议?
回答:抗议了,没有用。我在2002年12月25日,上呼和浩特市去上访,把我抓回去,在我们村关了八天。去通辽市,也找过政府,2010年去的,2012年,我们去呼和浩特市信访局,把我们强行拉回扎鲁特旗。
达古拉说,政府提出的征草场补偿金额,根本不足:“68户,他们以保护环境,维护生态的名义要搬迁的,八万亩就七元钱(每亩地)的草牧场补助。我们10月19日上通辽信访局,不给答复,说是(要求)不合格”。
据牧民表示,扎鲁特旗的政府官员任意截留征地补偿款,把牧民集体草牧场占为己有,牧民代表遭到身份不明男子电话恐吓,包括:“再管闲事,找黑社会打断你的腿”,发短信称“小心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等。他们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他们处境。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申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