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星期五

牧民要求征地补偿金遭特警镇压

蒙古新闻
5/29/2015
美国
记者 苏荣夫


南(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大板镇贵苏台(Guilestei)嘎查格根冷根(Gegen-engger)独贵龙(蒙语:组)三十多户牧民因封闭正在修建的303国道,要求得到征地补偿金遭到旗政府派来的特警镇压。三名牧民被逮捕,一名妇女受重伤入院。

记者采访了牧民龙潭(音译,LONGTANG)。
记者: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龙:今天(528日)上午10点发生的事情。
记者:牧民为什么封路?
龙:303国道经过我们村,现正在修建当中。结果不给征地补偿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上做了手脚。
记者:关系到多少户牧民的土地?
龙:三十多户,今天我们每户出一人去封了路。这是不得已啊。
记者:警力来了多少?讲讲具体情况!
龙:特警来了40多人。他们一来就喊“打年轻的,抓男的。往死里打”。很恐怖,但我们没被吓住。他们喷药(辣椒水),眼睛睁不开。他们抓走了被打晕的三名男性。一名妇女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晕倒后入院。一些在场牧民留下了视频,特警抢走视频的同时殴打了这些牧民,受伤的四个妇女仍在家躺着,不过我们手里还是留住了一些,准备明天放到网上。真像传说中的土匪。
记者:现在呢?
龙:现在我们分两路,一路人在政府门口,要求放人,让政府解释不给补偿金的理由。另一路人,主要是老人们,还在封路。
记者:你们见到政府方面的人了吗?
龙:没有,他们不出来见我们,也不让我们进去。白天他们恐吓说“堵一个抓一个,全村出来堵全部抓”。
记者:你们能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龙:我们没犯罪,也没做错事。就算拿不到补偿金也想听听政府方面的解释,给也好,不给也罢,有个公文什么的吧?牧民也不那么傻了。

   
  


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内蒙古百余工人政府前讨薪遭镇压 10人被抓

蒙古新闻
5/28/2015
美国

【大纪元2015年05月28日讯】5月27日上午,内蒙古阿拉善盟锋威硅业有限公司百余名工人前往当地政府门前集会,追讨被拖欠7个月的工资以及3年的社保,抗议工人遭到警察镇压,多人被殴打,有10名工人被抓捕。此前,有数百名工人曾多次维权均无果。

 5月27日上午,内蒙古阿拉善盟锋威硅业有限公司百余名工人前往当地政府门前集会,追讨被拖欠7个月的工资以及3年的社保,遭警察镇压。(网络图片) 
 5月27日上午,内蒙古阿拉善盟锋威硅业有限公司百余名工人前往当地政府门前集会,追讨被拖欠7个月的工资以及3年的社保,遭警察镇压。(网络图片)

据工人介绍,当天参与集会抗议的工人有100多人,当地政府派出警力殴打工人,一名女工人被揪头发,嘴角被打出血,有十余人被当场抓捕。
工人“小欧代理”愤怒地表示,这就是阿拉善政府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方式。
据悉,内蒙古锋威硅业有限公司是一家能源型企业,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乌斯太经济开发区丰产路,主营多晶硅、三氯氢硅等产品。
责任编辑:洪宁

来源:大纪元
http://tw.epochtimes.com/gb/15/5/28/n4444992.htm内蒙古百余工人政府前讨薪遭镇压-10人被抓.html

巴彦淖尔盟乌拉特中旗牧民给中央巡视组的公开信

蒙古新闻
05/28/2015
美国

中央巡视组:你们好!

因我们赖以生存的的草场被侵占 草原生态被污染 生活困苦 上访告状十多年 法院不受理 政府不解决 忍无可忍 只得向你们申诉 望能深入调查 惩治腐败 伸张正义!我们的诉求如下:————

一, 彻查我嘎查非法将集体草场对外承包的黑幕。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明文规定 ;“发包方将农村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和个人承包,应当事先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但是 我嘎查领导在大多数牧民不知情的情况下, 于1998年擅自将嘎查的1200亩饲料基地承包给外地汉商葛岐晓 , 且协议书中规定的每年向嘎查“缴纳管理费一万元”广大牧民至今未受益分文,而且 协议书的内容混乱 一方面规定乙方的承包权限“从1999,4,15日至2013,4,14日止”(见协议书第四款)另一方面又规定“乙方开发使用十八年后 土地应归甲方所有”(见 协议书第五款)为日后的纠纷埋下伏笔,且明显偏袒乙方。
协议书打着“合理开发和利用”的幌子 以低廉的价格让乙方代表葛岐晓受益巨大 而将广大牧民的权益剥夺殆尽。我们恳切希望巡视组能揭开此协议书明显反常的内幕 也望一并审查嘎查多年混乱的账目及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二, 承包人葛岐晓仗势欺人胡作非为多年 至今还在欺压广大蒙古族牧民 已引起民愤 希望对他严格审计 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优先承包权”第四十八条还规定“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的 应当对承包方的资信情况和经营能力进行审查后 再签订承包合同”,可我嘎查外包草场时 既未对内优先招标 更没向牧民公示外来承包人葛岐晓的信用资质,而是对他格外关照 ,抛开协议书对他的过份让步不谈 仅看承包期基层干部对他的放纵 便一目了然:葛岐晓承包1200亩饲料基地不久 便扩大经营 除了种草种树 还又挖塘养鱼 并建起三处大型蒙古包 更过分的是 他又侵占了我嘎查的2200亩草场放牧 且数量多达千只,自禁牧后 政府规定牧民每户养羊不得超过百只 但葛却依仗着与基层干部的关系飞扬跋扈挑战规则 牧民们多次向上反映均无济于事 他与各级官员的利益输送链条之长可见一斑。


开春以来 葛岐晓又私自揽下工程 挖开草场破坏生态铺设管道 牧民们闻讯又前往阻止 在牧民的压力下嘎查也发布告知书 责令葛岐晓“不得对该饲料地再次进行扩大投资”(见嘎查委员会于2015,4,26日发布的告知书)但葛仍置若罔闻 继续施工 还扬言若停工牧民需支付他62万赔偿金,,,近日牧民与葛方施工者再次冲突 对方打伤俩名牧民后 至今无人处理更不给经济赔偿 ,相反 葛的儿子把俩个牧民的摩托车砸烂后牧民报警 警方从轻发落 让葛的儿子给受害人各五百元了事 ,多年来 牧民为收回被侵占草场与葛发生纠纷时 都以葛岐晓方被当局偏袒而告终,近日393名忍无可忍的牧民 联合起来签字画押(原文后附) 写信上告一事表明 葛岐晓的所作所为 已引发民愤!


终上所述 因草场被非法侵占外租 且牧民未见实惠 任由官商勾结权益受损 气愤的牧民多年来一直上访告状打官司无门 从旗里走向呼和浩特以至北京 均无结果 , 恰逢中央巡视组前来内蒙古视察 故写信申诉 还望你们体恤底层牧民的疾苦 重拳打击横行乡里的贪官污吏 还给我们被侵占多年的草场 让牧民过得舒心些,,,


此致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乌拉特中旗
新忽热苏木 龙格图嘎查 签字后附。

 2015,5,28。

美国费城举办成吉思汗展览

蒙古新闻
5/28/2015
美国

据悉,美国费城正在开展的展览讲述着13世纪时,占领自太平洋至欧洲地区的蒙古帝国可汗——成吉思汗征服世界的历史,展品包括古代武器、贵重首饰和宗教用品。
此次以“成吉思汗:把神话变成现实”为主题的展览,于5月9日在费城富兰克林公园开幕。有13世纪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一位保镖随身携带的剑、世界最早的枪炮等200多种珍贵文物组成的展品。

为了介绍至今被保存的成吉思汗物品,展示当时和现代游牧生活,在美国几个城市巡展的此次展览,还有精品集、壁画、视频等内容。展览将于明年1月3日闭幕。


  


  
来源:微信 CHINGGIS HAAN

2015年5月27日星期三

蒙古国青年代表团赴张家口拜谒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

蒙古新闻
05/27/2015
美国
来源: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25日电(记者 卢冠琼)5月23日,蒙古国青年代表团一行奔赴河北张家口,到张北县苏蒙联军烈士陵园拜谒烈士纪念塔,敬献花束,纪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苏蒙联军烈士。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蒙古国青年代表团团长卡丹巴特尔·漫达胡其其格告诉记者,之所以在访华期间主动要求来实地祭奠苏蒙联军烈士,是因为“希望青年人记住历史”。漫达胡其其格表示,“这些烈士为了国际反法西斯事业将青春永远留在了战场上,他们是每个蒙古人民的骄傲。带领蒙古优秀青年代表来祭奠烈士,希望他们能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1945年,世界反法斯西战争节节胜利。苏蒙依据《克里米亚协定》分别对日宣战。8月19日,苏蒙联军同日军在黑风口一带展开激战,联军将士奋力厮杀,终于于20日占领了野狐岭日军主阵地。此次激战中,53名苏联红军、13名蒙古人民军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为纪念在战斗中英勇献身的苏蒙联军烈士,张北县人民政府在野狐岭海拔1561米的山峰上,修建了墓地、烈士纪念碑。1957年,经国务院内务部批准,苏蒙联军烈士陵园进行重建,工程由纪念塔、纪念碑、烈士墓三部分组成。
  参观陵园时,工作人员向蒙古国青年代表团介绍,国内外人士经常来为烈士扫墓。苏蒙联军烈士陵园建成之后,俄罗斯、蒙古和乌克兰等国的学者专家及外交人士几乎每年都会前来祭奠。烈士陵园每年清明时节会举办相关活动,张北县相关部门负责人,工人、农民、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都会前往烈士塔扫墓,以寄托对阵亡将士的哀悼之情。
  听完介绍,卡丹巴特尔·漫达胡其其格向中方致谢,并表示,“希望以后有机会,一起组织更多的中蒙两国青年参加类似的活动,加强历史教育。”
  蒙古国布尔干省青年联盟主席额尔登·巴特尔,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国际部副部长赵凌、河北省青联秘书长夏少鹏,张家口市委宣传部长赵占华,张家口市青联主席胡伟奇,张北县相关领导以及数十名中方优秀青年代表一同参加了纪念活动。







海南、河南、内蒙等多省区周三均发生集体维权抗议事件

蒙古新闻
5/27/2015
美国

5月27日,海南、河南、内蒙、湖南、广东等多地均发生民众集体维权抗议事件,并有多人被警察打伤抓捕。
海南省文昌市铺前镇后港村村民周三(5月27日)上午在村内维权护地,抗议政府私下将土地卖给一家公司,结果遭200余警察暴力镇压。十余名维权村民被抓捕,其中1名老人多处骨折被送医院救治。
河南省商丘市睢县中原鞋城建筑工地长期拖欠工资,数百建筑工人周三(5月27日)上午打出“农民工要生存”等字样的横幅,沿公路游行到县政府,追讨血汗钱,不料遭到早已守候在此的大量警察镇压,有十余工人被抓捕。
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的锋威硅业有限公司拖欠工人7个月工资以及欠缴3年社保,数百工人数次到当地政府维权,均无果。周三(5月27日)上午,百余名工人再次到阿拉善盟政府静坐,追讨血汗钱。维权工人遭大量警察镇压,多人被殴打,10人被抓捕。
位于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妹子山的曙光领峰小区,业主们购房5年后仍未领到房产证,且因开发商欠费,供电设备三年未安装到位,导致小区经常停水断电。周三(5月27日)上午,约200业主统一身着印有“投诉无门,谁管我们”字样的T恤以及大量横幅,到长沙市政府静坐,希望当地政府为业主主持公道。期间,业主遭大量警察殴打,数人受伤,包括老人、小孩在内的多名业主被抓走。到当天晚些时候,被抓捕业主已被释放。
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南国小商品城,商场老板在续租时将租金上涨近一倍,以及收取高额押金、变相收取高额费用等,引发商户不满,商户于周三(5月27日)集体罢市。当天上午,300余商户打出“租金暴涨,惨无人道”等横幅,到商品城大门处集会,要求商场重议续租方案。因未能得到满意答复,截至当天下午,罢市仍在持续中。
海外的博讯网在发出上述消息时,还刊登多幅现场照片。
(责编:寇天力)
来源 自由亚洲台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成员在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上的讲话

蒙古新闻
5/26/2015
美国

由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主办的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2015427日至3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世界维吾尔大会、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对华援助协会等单位协助主办。美国等国家国会及世界人权机构支持和参与。
此次研习营的主题是跨民族、跨宗教、跨地域人权民主运动的回顾与展望 
本次研习营与以往一样邀请了蒙、藏、维代表,他们分别介绍了本民族的人权、环境和宗教等方面的状况,同时也向国际社会呼吁更加关注他们的家园。香港雨伞运动和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参与者也被邀参加并发言。
会议讨论并通过了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的共同宣言对中共当局打压迫害维权人士、宗教人士、少数民族人士等行为予以谴责。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负责人恩和巴图(ENGKHBAT  TOGOCHOG),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研究员、异议作家B.图门乌力吉(B.TUMENULZEI)和该中心研究员朝鲁(CHULUU  UJIYEDIIN)博士在本次研习营分别进行了发言,就南蒙古人权、环境等诸多问题发表了他们的观点,并回答了与会者提出的问题。

恩和巴图的发言(英语)

朝鲁的发言(英语)

B.图门乌力吉的发言(汉语)


救救查干湖

蒙古新闻
5/26/2015
美国

      今年锡盟政府正在庆祝所谓国家能源局的“关于同意内蒙古锡盟煤电基地锡盟至山东输电道配套项目建设规划实施方案复函”这个所谓的“复函”批准了在锡林郭勒地区利用当地出产的煤炭建设煤电厂的规划。换句话说是打着开发的名义用你的煤给内地发电。根据以往的经历这种项目并没有给当地带来所谓的税收和工作岗位,相反给当地生态和社会造成了很多负面的影响。而且这次复函所批示的项目创造了在一个地区一次性获批火电项目的新纪录。这是中国政府张着血盆大口剥夺少数民族地区资源的又一次例证。但是只顾GDP的当地政府只知道庆祝,不考虑给生态及子孙后代留下的后果。内蒙古每年给内地源源不断地输出能源,但是电价和水价却是中国最高,但是当地政府却在庆贺这种不成正比的输出。
      在此次获批的火电项目也包括了阿巴嘎旗插干诺尔苏木火电厂,是利用胡日查干诺尔湖附近的煤炭和小查干湖的水洗煤和发电后向山东省输出电能。
     胡日查干诺尔是内蒙古四大淡水湖之一。由于近些年气候干燥、生态破坏和拦截了流入查干湖的河流等多种原因大湖已经干枯。但小查干湖还在滋养着附近的牧场,水鸟和牲畜和各种动物。她调节着空气的湿度,对干燥的草原来说是上帝赐予的瑰宝。
      但是只追求经济效益,不在乎生态平衡的政府部门又一次把黑手伸向了这个世世代代滋养着草原上牧民的查干湖。火电厂用水量大,从开采到发电和煤炭化工的煤炭产业,占据了中国取水量的六分之一。在干燥地区开办火电厂国家有特殊规定。但是当地政府显然没有考虑干燥缺水的锡盟地区。同时在厂地附近盖起了许多高楼大厦和厂房,据说火电厂投入生产后提供8000多工作岗位,这就意味着会有成千上万个人来到这个人烟稀少的草原。对当地薄弱的生态系统会造成很大威胁。
    由于开发不当,在当今中国许多河流干枯,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阿巴嘎草原属于半干旱气候草原,近几年雨水少,草场一年不如一年。荒漠化程度惊人。由于环境原因牧民的生活已经远不如以前。牧民们非常担心:如果水电厂开始运作后,查干湖会不会干?因为他们听说火电厂用水非常多。他们非常担心,但无力改变,所以很无奈。
     当地政府只顾着用着祖辈留下的资源去换取所谓经济利益。他们没有考虑到这是在变卖自己祖宗留下的土地。照此下去内蒙古大草原终究会变成内蒙古大沙漠。大胡日查干诺尔已经干枯了,火电厂建成后日夜抽用小查干湖水的情况下小湖会永久存在下去吗?如果小湖也干枯了,牧民们怎么办?阿巴嘎草原会变成什么样子?
   为了蒙古人的子孙后代,为了阿巴嘎草原的明天请你们行动起来!救救我们的查干湖!

(作者不详,来源微信)

苏尼特右旗搬迁移民在网上诉说

蒙古新闻
5/26/2015
美国


北京军区《朱日和》训练基地在苏尼特右搬迁的牧民是1140人!330户人。被征草场面积是86万亩草场!
2012年到今天(2015.5.26)我们的搬迁牧民是一直在上访和维权的路上艰难的走下来的!
这次在网上呼吁的主要问题是(微信平台开始,但是任何一个结构和个人可以把此文章转载到微博和媒体上!)
具体内容如下:
2012年搬迁协议每亩200元就业补助。没有草场补偿!但是2012年的绕训练基地的S101省道的每亩补偿是2460元?这两地一百米左右!可是补偿款是10倍的差距?
牧民手里都有政府颁发的《草场使用证书》(现在西苏军界外的牧民们的草场证书也是和我们搬迁牧民的原来的一模一样!如果那是政府说的发发而已的话全西苏的草场证书都是废纸?!)
搬迁的信息四,五年了一直没有公布?最近在发了一些帖子(小区公告栏)也没有什么公章的东西!(只能怎么认为!)
现在的搬迁牧民情况是大部分人每月50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呢!(因为小镇街上外来流动劳力多,他们都有手艺?可是牧民就出了放羊没有学过什么手艺,这种情况下街上的工地还不想用进城牧民!,,,,)
虽然2013年牧民们进京上访后政府勉强的每个家庭给了一个《公益性岗位》但是看那个合同的内容来看那不是永久性的合同!不是放心的依靠的工作!(具体内容看合同,,,,漏洞很多,,,再说没有文凭的牧民挤在哪正式工的单位里每天都是看着工资高的国家公务员的白眼,,,,甚至藐视,,,,
还有1957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不能让我们来承担!我们是拿手里的草场证书来说话!拿国家标准补偿来说!
还有后来的进城后矛盾日益恶化!,,,刚出生的孩子(各种保险)昂贵的社保和医疗保险(每人40万元?政府是没有拿出详细的保险单数据?),,,
如果这样说下去大小问题是很多很多,,,,,
最后希望社会各界的媒体和相关人事领导们好好细腻研究《苏尼特右旗搬迁牧民》的搬迁的前后矛盾!
我们要国家合法的草场补偿!
谁为这些牧民做主?谁为他们喊冤?中国怎么大难道没人敢接受这个搬迁的事项?!
苏尼特右旗全体搬迁牧民盼望着社会各界的回声!正义人事的法律援助!

来源 微信

2015年5月25日星期一

黑暗的「科技源頭」!中國內蒙稀土開發的慘痛代價

蒙古新闻
05/25/2015
美国

在這個科技進步的時代,我們的生活充滿各種便捷與舒適,智慧型手機、筆記型電腦成了人人都有的基本配備,即將上市的Apple Watch,更成了許多科技迷引頸期盼的時尚必備品。不過,你可能不知道,這些科技產品如果缺少了「稀土」,它們可能都只是一個沒有作用的空殼。
稀土,是指釹、鈧、釔等17種化學元素的合稱,是科技、化工、機械、紡織、石油等產業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源。全世界有超過90%的稀土是由中國所出口,占有全球極其重要的經濟效益,在稀土開始被廣泛利用後,內蒙古地區興起了一股瘋狂的「淘金」熱潮。
內蒙古包頭可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科技源頭」,也是中國經濟崛起的一大推手。在1950年時,包頭總人口數僅有9萬,而今天,人口已超過160萬人。在這個以等比級數快速成長的人口爆炸環境下,科技發達的代價恐怕超出你我的想像。

英國《BBC》記者實地造訪包頭的金屬提煉工廠,主要業務包含精練液晶觸控面板重要的材料氧化鈰,以及可應用於雷射器材、染色玻璃、耳機、硬碟的元素釹。這些稀土大多廣泛應用於螢光體、磁石、催化劑與超導材料中
稀土元素大多以不同的比例分部於一大塊礦石中,要將特定的元素精確的從礦石中萃取,必須使用大量的硫酸與硝酸將礦石分解,這導致有毒廢物成了稀土開發下最嚴重的環境汙染代價。
事實上,中國雖然占了全世界90%以上的稀土出口,但全世界9000多萬噸的已知稀土含量中,僅有約36%儲存於中國,其餘主要分布於美國、丹麥格陵蘭、澳洲等地。
其它國家之所以不著手於稀土開採,除了工人工資要求較高不符合經濟效益外,有毒物質所造成的汙染,更是他們不敢貿然開採稀土的關鍵原因。

報導指出,在包頭稀土工廠周邊有座湖,稱「尾礦庫」,在重工業開始發展以前,此地原本是風光明媚的農田,但現因應稀土礦業發產成為一座「水壩」。湖岸邊與水底下盡是密密麻麻的管線,黑色、濃稠、帶有嚴重臭味的泥水就不斷的注入其中,這全都是毒物。根據調查,水中土壤輻射含量居然超過標準值3倍。
也正是因為如此惡劣的環境,此地有如死城,不斷排放的廢氣與晦暗的天色讓這兒槁木死灰,毫無生機、不宜居住,連原本駐守在此的軍隊也裁撤。依據當地的汙染程度,就算勒令停工,恐怕永遠也再也無法修復回大自然原本的模樣。
BBC記者形容,「這裡像是一個真正的外星環境,而且十分可怕。」
Google地圖看下去,可以發現湖的規模十分龐大,幾乎占了包頭市區的1/4,其周圍有為數不少的小農村。因為中國有關當局並沒有有效、即時的污染防治政策,只注重經濟效益的結果,居民已被濃烈的惡臭與汙染搞的苦不堪言──這是「科技源頭」最黑暗的真面目。

當科技產品一年一年不斷的推陳出新,我們享受高科技產品所帶來的方便與快速,卻不知在另一頭的內蒙苦包頭,正承受著日益加劇的重金屬汙染,還有飽受科技發達侵害的當地居民。這是無情的現實,也是最可怕的稀土開發代價。
中國有關當局目前的作法,是減少稀土出口比例,用以減緩環境的污染程度,但此舉卻引起美國抗議,理由是高科技產業所需求的稀土已不足。美國自己有原料卻不開採,反倒抗議中國稀土出口減少,著實令人譁然。
(圖片來源:BBC

“5.22”批示:内蒙文革混乱的新拐点

蒙古新闻
5/25/2015
美国
作者 新娜

一,“5.22”前的血雨腥风
 
今天是5月22日,了解点内蒙古现代史的人 都不会忘记这个特殊的日子, 因正是在1969.5.22日的这一天 中央发出24号文件 指出内蒙古自治区“清理阶级队伍”犯了严重的扩大化错误 要求立即释放被关押的人员 为被误伤的好人彻底平反, 挖“内人党”的疯狂战车才至此刹闸 内蒙古文革出现新转折,这个拐点就是所谓的“5.22”批示。
 
内蒙古自治区在“挖肃”运动中把众多蒙古族干部 群众打成所谓“新内人党”成员 关押批斗 残酷折磨 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破坏了民族团结。据“寡妇上访团”的统计 挖“内人党”被迫害的人数大约有70万 刑讯致残约14万致死4万之多。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第二书记廷懋 在1981年一份调查报告中说挖新内人党中死2万多人 伤残17万被株连的上百万人(参见《炎黄春秋》2015.5期第26页)不管哪个数字 都是骇人听闻的。

 
二,“挖肃”引发动荡: 受害者反抗
 
 
抽象数字背后皆是众多受害者的血泪! 67年5月中央调滕海清任内蒙古军区代理司令 同年11月成立内蒙古自治区革委会 腾任主任 成为内蒙古的一把手,1968.4.13日滕海清发布向“新内人党”总攻的命令,接着 又以自治区革委会的名义发布《敦促内人党登记一号二号通告》通过威吓 暴力手段 将更多人打成“新内人党”,血雨腥风 忍无可忍 最终导致反抗 !
 
至1969年3月各地的受害者纷纷进京告状 中南海等要害部门前坐满了喊冤的蒙古人 各类申诉告状信更是堆积如山 七盟二市上访团数千人聚集首都北京。国际上69年3月珍宝岛事件以来中苏关系恶化 苏联在中蒙边境陈兵百万 若内蒙古局势失控整个中国也将不稳定。在这一背景下 内蒙古的进京告状才引起高层重视 69年4月召开的“九大”也成了解决问题的契机...

 
三,“批示”导致混乱 :多米若效应

 
“5.22”批示后 内蒙古的局势非但未平息 而且更加混乱 并形成了对立严重的俩派 即“批腾派”和“5.22”派 起源盖出于批示本身。前者依据中央强调纠正错误 支持批腾而理直气壮地反对挖肃 开展批腾;后者依据“扩大化”之说而肯定滕海清在方向和路线上是正确的 只是违反政策而已坚持挖肃反对批腾,批示采取的模棱俩可立场 使在挖肃问题上对立的双方都找到了各自的理论依据,所以 有人评价说“5.22批示本身就是祸乱的根源”(参见《内蒙文革实录》第406页)切中要害!
 
所以 “5.22”批示后 内蒙古局势更加大乱 一方面 中央的指示不再权威各自为政思想无序;另一方面 原有的派性再次曝光武斗上访层出不穷,而且 对立双方好像都对“5.22”批示不满!现在看来 批示并非是体恤民意不过是缓解民族矛盾和社会危机的权宜之计而已。
 
面对内蒙古的危局 中央进一步采取措施:A .69年4月肢解内蒙古 变更其行政区划:把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呼盟 兴安盟和哲盟分别划给了黑龙江 吉林和辽宁三省,把阿拉善的三个旗划给了甘肃和宁夏;B .于1969.12.19日对内蒙古全面军管 任命郑维山取代滕海清以军事暴力的形式全面镇压;C .1970.1.10日始把自治区领导成员 直属机关大部分干部和群众组织的“头头”近八千人送到唐山学习班,各盟市干部三千多人 分别送到河北和山西俩省办学习班,并规定“五不准”使万余人的学习班犹如集中营和流放地,一年半以后1971年五月 内蒙古的各级干部才获自由....总之 挖“内人党”导致民族矛盾加剧 “5.22”批示 又诱发新的政治冲突 进而采取了一系列更恶劣的暴政!.....

 
四,反思及疑虑

 
毛泽东逝世后 华国锋当政的短暂春秋才给内人党冤案彻底平了反 时间为1978.4.20日 即史称的“4.20”批示。
 
从毛泽东的“5.22”批示到华国锋的“4.20”批示 ,时光荏苒,整整过去了九年,从为“内人党“冤案的受害者个人平反,到完全否定”内人党“整个组织的存在,历史跨出的这一步耗费了漫长的岁月(参见《康生与“内人党”》第291页)。
 
在内蒙古 众人的强烈要求下 1979年“东三盟”和“西三旗”又重新划归了内蒙古自治区。连同“4.20”批示 在这俩件事情上 胡耀邦和华国锋二位先生的公正和付出 内蒙古的有良知民众永远不会忘记!好的政治家永远让人怀念!...
 
内蒙古文革的历史是一部令人难以忘怀的血泪史,其他省份这段历史又何尝没有苦难?但就蒙古民族而言,这个死伤惨重的冤案留给后人太多的痛苦记忆,而且,由此产生的后遗症,至今都难以抹平...千言万语 感慨万千 我觉得启之先生的一句话 可以浓缩于其中:民族的不幸源于制度的不幸!
 
虽然邓小平先生在1978年曾指出“对这样血案的人必须清理”虽然内蒙古的广大挖肃受害者一再要求法办滕海清 但他始终受到高层保护晚年还当过中国驻联合国的武官 内蒙古的蒙古人很是耿耿于怀。
 
而且,有俩件事情 我一直心存疑虑 
1.“5.22”批示后 滕海清向中央的汇报提纲和有关“内人党”的罪证材料 受害者强烈要求公之于众 一群大学生也曾抢过来腾的俩个文件柜 但此事惊动了中央周恩来亲自下令“文件柜绝对不能动!”后来被此文件柜被转至内蒙军区司令部保密室。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竟然让周如此惊慌?
2.内蒙古全面军管后 1970年军区司令部保密室因故打开了文件柜 但文件未动 后由腾的秘书取走 ,但事后 当时的总参谋长黄永胜下令把打开文件柜的俩个当事人秘密拘留 追问后台等,一个文件柜为何连军界高层也不放心?(参见《康生与“内人党”》第250至251页)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有待于重见天日啊!.....

2015年5月22日


扎鲁特旗回应:水源地牧民需搬迁,铝厂可以有

蒙古新闻
05/24/2015
美国

我台记者乃日斯格、宝音特格西关于内蒙古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霍林河地区铝制品污染方面的报道引起大家的关注。该旗环境保护局负责人承认,由于在该旗所建的霍煤鸿骏铝电厂的污染,当地牧民的牲畜出现了死亡或异常现象。
那么,是保护号称通辽市水源保护区的生态环境,还是开发矿业?请听报道。
 
(录音:)
记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乃日斯格、宝音特格西从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向您报道。近日我台向听众进行了由于建在通辽市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霍林河市的铝厂污染,牧民的牲畜患上“异牙病”方面的报道。据记者了解,在扎鲁特旗阿日昆都楞、霍林河镇所建的霍煤鸿骏铝电厂长期过度排放氟化物,并且为躲避有关部门的处罚,伪造了排放污染物数据。环境保护部、国家发改委于2010年点名批评了这种非法行为,对其进行了处罚,并要求在规定期间进行整改。记者针对铝厂污染方面有关问题采访了扎鲁特旗环境保护局局长郑宇驰。他没有否定铝制品有污染的情况。(问:)我想问一下,像这种铝制品的厂子,他们对这些周边有污染吧?
郑宇驰:应该是有。
记者:应该是有,是吗?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郑宇驰:这因为可能是前几年,一开始生产初期,是什么原因,是在调试过程中,还是怎么样。但(你说)现在排放都是标准的了。但前期这个我不敢说。
记者:有关牧民的牲畜非正常死亡情况,他说,这可能是由于氟化物污染造成的。我们在采访的路上跟当地的农牧民接触,发现很多农牧民的牲畜有不正常死亡的现象。我们看到活羊还有(这个)死的,路边也有尸体。一部分牧民迁到新的地方的时候,他们的牛羊呢也是照样在。这个不明什么原因,这些死畜龋牙,发现这些牲畜的牙都有点不太正常。我想问一下你们环保局知道这些吗?这是什么原因?
郑宇驰:这个有可能就是氟化物造成的。就是这个稻草上啊,或是什么东西上。但是现在没有一个权威结论。我们也不敢说。
记者:你们做过调查吗?
郑宇驰:调查(这个)没做过。环保角度没做过。
记者:你们环保局从来没参加过调查吗?
郑宇驰:嗯,没有。基本上都是林业局、卫生局(做)。旗里规定也是那样的。
记者:在知道有造成污染可能性的情况下,通辽市环境保护部门在2013年进行了专门调查。然而郑宇驰无法向我们提供这些调查材料。(问:)既然是觉得应该有污染,既然看到这么多农牧民的牲畜有非正常死亡现象,那为什么不去做检测呢,或者说是一个评估?
郑宇驰:也做过检测,市里面做过。
记者:什么时候?
郑宇驰:奧,13年。
记者:13年。有这个检测报告吗?
郑宇驰:这个检测报告是不是被截了还是在哪儿,没给我们,我们这儿没有。
记者:你们这儿没有副本吗?
郑宇驰:没有。
记者:同时他还讲到旗级环保局遇到的困难。
郑宇驰:因为这个呢,我们这块儿,比如说市一级、然后我们旗县一级还没有检测能力。对这个氟化物啊排放(这个这个)浓度啊,这方面的检测,没这个能力。所以手头没有这个。到底你说超标还是不超?没有准确的(数据),不敢对外说。
记者:同时,该旗为了保护环境,保护水源区,转移了阿日昆都楞、霍林河农场牧民。针对此方面的政策,扎鲁特旗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程永胜进行了如下介绍。
程永胜:当时是(那个什么),就是(那个)我们市里有一个(那个)叫做收缩转移站,就是大的地方就这么个提法。我们扎旗(是那个)作为通辽市的水源涵养地,特别是罕山这一代,(他这个)从保护水源这个的角度,(就是)提出了收缩转移。所谓的收缩就是收缩生产生活半径;转移就是把农牧民从(这个)生产生活区转移出来。然后就这么个大的叫战略,市里把这个叫战略。就是这么个提法。然后就陆续地开始转移包括哈拉盖图的这些牧民们。过来后,咱们给提供住房啊,给(那个)廉租房啊,还有(那个)安置(那个)每家每户给个事儿管着。反正就是一系列吧。
记者:转移牧民的原因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然而他还表示,在这个地方可以建厂。(问:)当初移民的理由是生态呢,还是污染呢?
程永胜:就是生态。
记者:仅仅是生态吗?
程永胜:就是生态。(就是这个)因为移民吧这个生态吧,市里还拿了一部分钱,要不然我们还移不起。就是我不是说吗,扎旗作为通辽市整个水源涵养源,从整个生态保护这个角度,特别是罕山(那个)作为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它要求那里边必须(那个)无污染、无畜,它有这个要求。
记者:这也是市里的涵养地,是吗?
程永胜:对。它是整个就是,往大的说是北部地区嘛,整个扎旗。
记者:包括霍林河的农场,是吗?
程永胜:哦,就是北部咱们那个,包括(这个)罕山啦,阿日昆都冷整个这一片区,北部嘛,就是号称通辽市的后花园。就是这么提的。
记者:那我想问一下,既然它是水源涵养地,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铝加工厂呢?
程永胜:如果是(它那个)几个加工厂,它要是真正按照国家标准的话,那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