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星期四

南(内)蒙古人向蒙古国歌手S.扎布呼朗(Javkhlan)赠送火灾防护面具

 



 

   蒙古消息网2015年4月25日讯内蒙古“拯救自然世界天堂之旅”的成员们正在组织开展救援蒙古国灭火行动。他们向正在东方省巴彦乌拉县参加扑火工作的歌手S.扎布呼朗及紧急情况部门的人员发来了火灾防护面具。

   组织这项行动的巴彦淖尔市阿拉坦托娅、二连市“阿拉坦达来”酒店老板乌兰托娅、“苏尼特”奶食品店主人朝克图格日勒等人接受采访时均表示“S.扎布呼朗是我们大家喜欢的歌手。他不惧熊熊燃烧的山火,正在勇敢地参加扑火行动。可爱的歌手在可怕的大火中应该保护自己的肺部和喉咙。因此,我们向他发去火灾逃生面具。可以多次使用的这个面具,相信会对他起到保护作用。我们希望他继续演唱更多好听的歌曲,请转达我们的愿望。”

(沙漠驼铃博客)


 

RFA独家:哈达就申请护照被拒向联合国紧急呼吁

蒙古新闻
4/30/2015
美国


m0430-ql1p1.JPG
哈达与儿子威勒斯。(哈达提供/记者乔龙)
长期被软禁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和儿子威勒斯,于本周三(4月29日)前往呼和浩特市出入境管理局申请护照,为一下步出国治病作准备,但被当局以“出境后将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或对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为由拒绝。周四,哈达就此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发出紧急求助,同时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国际组织呼吁,敦促中国政府保障公民基本权利。

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本周三在其儿子威勒斯的陪同下,带病前往呼和浩特市出入境管理局办理中国公民因私出国护照,但遭到拒绝。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当天傍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和父亲申请办理护照的手续齐全,但工作人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第十三条第七款为理由,拒绝办理。威勒斯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称,“希望继续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呼吁,敦促中国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保障我们的合理诉求,更在依法治国的前提下,保护我们的合法遷徙自由”。

周四上午,被软禁中的哈达发出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公开信中称,“本人因反抗殖民当局对原住民的残酷压迫而被陷害关押15年,接着为了逼我放弃思想又法外羁押4年,长期施加酷刑后已得一身病。但殖民当局仍坚持只有放弃思想才给饭吃、才给治病。无奈想出国治病结果又不给护照,我们是公民,我们有权利办护照。”

中午时分,哈达终于突破通讯封锁对记者说:“乔龙先生,我病重,需要出国治疗,但是殖民当局不给我护照,这是违反国际法和国内法的,所以我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紧急呼救,请帮助我们解决护照问题,出国治病问题”。

哈达在公开信中写道,“殖民当局在践踏国际、国内法,请看:《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二、人人有权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并有权归返其本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二条,二、人人应有自由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尊重人权,保障人权。更有甚者,连儿子也不给办护照,这是在搞株连,这种无法无天的罪恶行径与“文革”时期的胡作非为毫无二致。新娜被株连还在服刑,据说还扬言判刑前的羁押不算进刑期。岂有此理?

哈达曾在1989年成立蒙古文化救助会,任会长;90年与妻子新娜一起开办并经营蒙古学书店;92年把组织更名为南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

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异议人士铁木伦星期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刚才听到哈达先生申请出国护照被拒绝,听后很气愤,也提出强烈的抗议,这是中国政府对一个公民人权的践踏。在他们(对哈达的)诬蔑下,说他什么搞民族分裂,国家分裂等各种罪行,已被他们监禁19年”。

哈达于去年12月9日获释后,继续受到严厉的监控。在其居住的社区内,警方加强了岗哨,又在他家五楼门口增派了保安员。今年2月农历新年期间,外国记者打算采访哈达,却被当局驱逐。

此后,哈达家中的电话和手机信号被屏蔽,出门需搭乘公安专车,所到之处须有公安在场。铁木伦说,哈达被羁押19年:“在这19年中,他的身体、精神等方面受到严重迫害。在此情况下,他本人想出国治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不能出于人道主义考量?我再重新问一下中国政府和当地公安局,哈达先生是不是中国公民?他既然是中国公民就有持中国护照的权利”。

上周五,哈达在家中绝食一天,抗议其妻子新娜被诬陷判刑三周年,也令其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在过去19年的牢狱中,因受到体罚及虐待,导致哈达全身动脉硬化、肝病等,身患近十种疾病。他早前通过本台向国际社会发出紧急呼救,希望到国外治病。他曾表示,当前最糟糕的是经济拮据,更无钱治病。他第一选择是能够前往美国。同时也向欧盟国家紧急呼吁,帮助其出国。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吴晶
附件:哈达致联合国人权理事的公开信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
昨天下午和儿子一起去办护照被拒绝,理由是2人都属于《护照法》所列禁止出国范围之内。本人因反抗殖民当局对原住民的残酷压迫而被陷害关押15年,接着为了逼我放弃思想又法外羁押4年,长期施加酷刑后已得一身病。但殖民当局仍坚持只有放弃思想才给饭吃、才给治病。无奈想出国治病结果又不给护照,我们是公民,我们有权利办护照。

殖民当局在践踏国际、国内法,请看:《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二、人人有权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并有权归返其本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二条,二、人人应有自由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尊重人权,保障人权。更有甚者,连儿子也不给办护照,这是在搞株连,这种无法无天的罪恶行径与“文革”时期的胡作非为毫无二致。新娜被株连还在服刑,据说还扬言判刑前的羁押不算进刑期。岂有此理?因为法律规定绝对不是这样,难道说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全面以法治国吗?

总之,我们是公民,我们没有践踏法律,我们有权利办护照并出国治病。目无法纪、肆意践踏法律的恰恰是殖民当局。在此本人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紧急呼救:请帮助我们解决出国治病问题。我的病很重,需要尽快治疗。

哈达于内蒙古呼和浩特

2015年4月30日
来源:自由亚洲台

呼市公安副局长涉“呼格冤案”被双开 内蒙古官员否认

蒙古新闻
4/29/2015
美国


中国法治晚报星期三报道说,涉及内蒙古呼格吉勒图冤案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已被“双开”。
但官方新华社其后引述中共呼和浩特市纪委官员说,冯志明被双开的消息不实,其处理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报道,1996年呼市18岁的青工呼格吉勒图被冯志明领导的专案组认定为一起奸杀案凶手,法院在案发后61天内完成一审和终审,并对呼格执行死刑。
2005年,赵志红因多起强奸杀人案落网,其后坚称自己是“呼格案”真凶。呼市中级法院2月裁定他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罪成立。内蒙古高级法院本月中旬就赵志红案上诉开庭,至今仍待作出二审判决。
冯志明等警官当年因“迅速破获大案”获得从二等功到通报嘉奖的表彰。冯志明更于2011年出任呼市公安局党委委员,2012年升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去年12月,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带走调查。
(责编:寇天力)
自由亚洲台

2015年4月27日星期一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蒙古新闻
4/27/2015
美国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1人被打伤4人被抓捕。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由蒙海和房产开发的楼盘爱巢8090证照不全工程烂尾,导致延期多时不能交付,业主多次维权无果。周一(4月27日),百余名业主拉横幅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跪地请求政府做主。   
    目击网友“野蛮小野人”说:4月27日,内蒙古政府门口,呼和浩特一房地产公司,在几乎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地处三个区的三处楼盘拔地而起,并且公然销售至今,因上访一年没有任何结果,大批群众下跪政府门前。    
    业主遭大量警察镇压,1人被打伤,4人被抓捕。    
    业主“媛儿驿”说:爱巢8090业主维权两年无任何结果,900多户每家让骗20多万,2015年4月27日业主请求政府解决,政府不管反而让警察打人抓人,天下还有没有王法,老百姓的利益谁来维护。    
    “媛儿驿”说:100多人维权,抓了4个人,国家不管,还打人,导致一人受伤。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内蒙百余业主政府维权遭镇压

来源:博讯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80136.shtml#.VT67qSFViko


“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在华盛顿开幕

蒙古新闻
4/27/2015
美国


imagejpeg_3.jpg
                                 “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在华盛顿开幕。(寇天力摄影)

“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于4月27日(星期一)上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这次研习营由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主办。协办单位包括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世界维吾尔大会、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对华援助协会。同时得到美国等国家国会及世界人权机构的支持和参与。当天上午的开幕式由“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主持,包括美国国会Van Hollen、 Elizabeth Warren、 Joe Pitts 等议员及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欧洲议会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席Helga Trupel 等分别向研习营发出书面致辞。同时,包括藏、维、蒙等族群人权机构的代表也到场致辞。当天上午,研习营由美国“自由之家”主席作了“多元主义:中国承认信仰和传统的风险”的主旨演讲,并有听众提问。
(责编:寇天力)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4月25日星期六

内蒙古自治区与蒙古国签订多项合作协议

蒙古新闻
4/25/2015
美国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建设中国向北开放桥头堡蒙医蒙药、健康旅游、航空服务项目合作签约仪式昨日在首府举行。此次协议的签订,意在为前来就诊的蒙古国患者提供更多、更好、更优质的蒙医药服务。
签约仪式上,自治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院长乌兰与蒙古国后杭盖省卫生局就人才培养、科研、教学、医疗援等领域签订了战略协议;与蒙古国“爱如蒙古”航空公司就双方在各自领域互相宣传,并为乘坐该航空公司的蒙古国患者提供减免费用、专车接送、免费体检等服务领域签订战略协议;与内蒙古新华发行集团、呼和浩特淘诺网络公司合作开展中蒙健康旅游项目签订战略协议。(记者 高志华)


来源:正北方网

2015年4月24日星期五

草原 — 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蒙古新闻
4/24/2015
美国

作者:哈拉木仁蒙古人




草原——世俗的眼睛不会读懂你的含义,本来只有绿色才是你最基本的颜色;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河水、碧绿的草地和成群的牛羊应该是你最基本的内容。但是,专制的黑手让你你失去了本色,让老额吉泪流不止,让骏马失去狂奔的特性。但是最可怕的是这种迫害没有停止、它在继续....
记得前些年电视上被采访的一位旅美蒙古族画家指着他的一幅画说:“这草原——世俗的眼睛不会读懂你的含义,本来只有绿色才是你最基本的颜色;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河水、碧绿的草地和成群的牛羊应该是你最基本的内容。但是,专制的黑手让你你失去了本色,让老额吉泪流不止,让骏马失去狂奔的特性。但是最可怕的是这种迫害没有停止、它在继续....

我记得一位作家描述蒙古长调的一段文字“高亢悲怆的长调响起来了,它叩击着大地的胸膛,冲撞着低巡的流云。在强烈扭曲的、疾飞向上和低哑呻吟的拍节上,新的一句在追赶着前一句的回声。草原如同注入了血液,万物都有了新的内容。那歌儿激越起来了,它尽情尽意地向遥远的天际传去。”世界上任何地方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神奇的歌声了。可如今,草原已经没有了原先的那种灵性,因为它已经易主,它已面目全非,赋予草原生命和生机的,流动的诗篇—— 牛羊马群已经不在,让牧人沉醉的,沁入人骨髓的歌声已不在。草原上的一切生灵失去它自由本质时草原也死去了。草原只有承载牛羊流动的姿态时它才有它独特的生命力,只有狂奔的马群能赋予它阳刚的气质、牧马人矫健的身姿才是草原应有的特质。


一种文化将草原诠释的如此完美,一草一木,每只羊每匹马都被看作造物主神奇的杰作,被平等对待,连它们的天敌——狼都被看作草原应有的一分子,翻开蒙古谚语大辞典,当找到“在石林里安营,在狼群出没的地方放羊”时你就会明白草原是被谁保护到现在,会明白谁应该是它真正主人。看着绿色被吞噬,牧人被无情的赶出他们的家园,当蒙古文化被专制和无知扭曲的诠释为野蛮和落后时,甚至被解释成为某种灾难根源的制造者时,老额吉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自由放牧,无休止的禁令使她困惑,甚至老额吉——祖祖辈辈放牧为生的老牧民被驱逐到并不会长出庄稼的贫瘠的土地上,居然让她学会开垦学会种地。老额吉再也不能照看心爱的羊羔,那熟悉的劳作不仅仅是生存的营生而是一种生命的状态,但是如今这个最基本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在二十一世纪的草原上上演着如此荒唐的闹剧。可是老额吉的眼泪不会阻止无知者的野蛮,日益衰落的文明并没有唤起贪婪者的良知。任眼泪流去,流去....任狂风肆虐,肆虐....

草原被世界遗忘了,草原上的那个古老民族、让世人留恋忘怀的美景、那种传承了几千年的能够保护草原原生态的文化彻底消失了。但是世界正在忽略这种毁灭,无视被毁灭者的伤痛,这种漠视比制造灾难更为可怕,更让人心寒。人们对文化的漠然,对物质的崇拜在如今所谓的新草原却随处可见——被包装的蒙古包代替了牧人的生活。没有生活气息的旅游点里穿着蒙古族盛装的歌手用汉文唱着所谓的草原歌曲,蒙古文化被“浓缩”在旅游点和饭店里,成了饭菜里的新“佐料”;或者赶出牧民后被清理“干净”的草原上成群的矿主成了草原的新主人,挖掘机的轰鸣声代替了马蹄声。

那副最普通的画啊!我懂的太晚,世人啊!请你们也去体会它,读懂它,不要将它撕成碎片!请留住那副画不要将它翻去!


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鄂尔多斯因生态破坏黑虫成灾

蒙古新闻
4\23\2015
美国
记者 苏荣夫

南(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后旗察布苏木赛因乌苏嘎查草场出现了一种黑虫,覆盖了四十多户牧民的草场。当地年长居民表示从未见过这种黑虫。 

奇怪的是,黑虫的数量在禁牧的草场区域明显多于允许放牧的草场。近年来,专家一直呼吁禁牧不符合蒙古草原的生态生产规律,会导致生态加速失去平衡,带来灾害。游牧的生活方式是最适合蒙古高原生态条件的,这也是由上万年的实践得到证实的。所谓禁牧理论,实质相当于现代版的“人定胜天”的狂想。

长期以来,汉人在牧区大量采取药材、猎杀动物也是草原生态被破坏的主要原因之一。赛因乌苏嘎查牧民恩克吉日嘎啦(ENGKHJARGAL)告诉记者,一到夏天,邻近的汉人几百个成群结队在草场抓蝎子,蝎子是中药药材,据说一公斤能卖到七八百元,但同时,蝎子又以捕食草原害虫在草原生态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牧民每年试图阻止抓蝎的人群,可是受了贿赂的当地警察不但不驱赶抓蝎的人,反而以“滋事”罪逮捕牧民。


鄂托克后旗草原站工作人员试图通过喷洒农药的方式控制黑虫,然而,灾情没有得到减缓却愈演愈烈。

西乌珠穆沁旗大火已被扑灭 一死十四伤

蒙古新闻
4/23/2015
美国


中新网锡林郭勒4月23日电 (乌瑶)23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政府网站对外公布:22日上午11时左右,当地高日罕镇发生草原大火,目前现场明火已被扑灭,伤亡15人。
乌珠穆沁草原地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部,分为东西两部分。其中,西乌珠穆沁旗可利用草场面积超2万平方公里,占当地土地总面积近90%。
当地政府网发布消息称,接到火警报告后,当地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共有600余名当地森警、干部职工、牧民群众一起现场灭火。经7个小时奋力扑救,已于当日下午18:00时左右扑灭明火。
据悉,在大火扑救过程中,因风大火急以及现场风向瞬间突变,导致1名干部不幸牺牲;12名干部不同程度受伤,其中2名干部受重伤;另有2名扑火牧民受轻伤。
目前起火原因和牧户损失情况正在调查。对受灾牧户饲草料调运工作已经开展。

据网友报道,原高力汗(GORHAN)镇镇长、现西乌旗畜牧局局长吉日嘎拉(JARGAL)先生在救火中不幸被大火吞没失去性命。


资料

1994年,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发生特大草原火灾,造成5人死亡、3人重伤、8人轻伤,烧死牲畜6322头(只),并烧毁约618.04万元的生产、生活用品。
2010年5月16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突发草原火灾,烧毁草场1800亩。
2012年3月28日,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发生草原火灾,共烧毁草场10万多亩。经过6个多小时的奋战,大火被成功扑灭,未造成人员伤亡。 
2012年4月7日,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因大风导致电线短路引起的特大草原火灾,造成2人死亡、8人轻伤,受害草原面积7.66万公顷。

信息来源: 微信


2015年4月22日星期三

鄂尔多斯部分领导干部占用草原牟利 发言人以沉默回应

蒙古新闻
4/21/2015
美国


央广网鄂尔多斯4月21日消息(记者白宇 管昕)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中国之声连续播出报道,关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的部分党政机关及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占用牧民草场牟利,自治区10年间多次发文限期清理,但仍有部分牧民难以收回30年草原承包经营权的事件。今天上午,鄂托克前旗政府新闻发言人表示,当地政府正在采取措施,解决问题。但面对记者关于“草场为何迟迟不能归还牧民”的问题时,新闻发言人未能给出积极回应。
今天上午,鄂托克前旗政府新闻发言人张世富就相关问题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介绍,报道播出后,鄂前旗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并于节目播出后1小时内召开紧急会议,成立工作组,并将在三个方面展开工作。
张世富:昨天报道以后,旗委政府第一时间成立了以旗长为组长的工作组,下设了三个领导小组,第一小组是草牧场清理工作组,这是由旗纪委书记牵头,按照“先退后补”的原则对相关单位和工作人员占用草牧场限期清退,同时要求镇对党政机关及领导干部占用草牧场再次进行清查,并要求在10个工作日内完成。第二是成立维稳小组,这是由政法委书记牵头,按照适当补偿的原则,负责清理过程中的协调补偿工作。补偿事宜达不成一致意见的,引导进入司法程序, 依法予以处理。第三个成立草牧场流转工作组,由政府分管农牧业的旗长尽快出台草牧场的流转办法。
张世富介绍,2006年,自治区纪委《关于清理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草场工作》的文件下发后,鄂前旗已清退草牧场35918.8亩,涉及6个单位和6名公职人员。2014年以来,鄂前旗还就相关问题开展了自查自纠的专项行动,共有49名公职人员和1个单位承诺退出草牧场,退出面积3280.5亩,鄂前旗纪委还对2名公职人员展开立案调查,涉及草牧场3145亩,对群众举报的5件6名公职人员进行初核,涉及草牧场4865.8亩。截至目前,已有部分草牧场退还到牧民手中。但面对记者的追问,张世富选择了10次长时间的沉默作为回应。
张世富:对承包的,我刚才都说了,我们通过协调的一部分把草牧场已经退还到农民手中了。一部分予以补偿,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我们暂时退还到嘎查村委员会,由镇政府和嘎查村委与双方当事人进一步协调,补偿达成一致意见,再退还给农牧民,达不成一致意见的,我们引导着走进入司法程序。
记者:三十年承包经营权证上面,具有经营权的主体是牧民,为什么要退还到嘎查一级,而不是直接退还到牧民手里面?
张世富:(沉默)
记者:你们怎么理解文件要求的无条件地退还,是退还到牧民,还是退还到嘎查?你们怎么理解的?
张世富:这个问题啊,我想我们地方人民政府还是严格执行上级部门的文件要求和规定。
记者:请您正面回答我,是应该退还给具有承包经营权的牧民,还是退还给嘎查委员会?请您正面回答。
张世富:(沉默)按照文件要求,我们应该退还给农牧民。
记者:那你们为什么不按照文件要求执行呢?
张世富:(沉默)
记者:请您回答我的问题。
张世富:(沉默)
记者:十年之间,农民们无法放牧的补偿,该由谁来补偿?我的问题问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张世富:没了。
近10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多次发文要求对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牧民草场的行为予以清理,但在鄂前旗,相关问题仍难以彻底解决,究竟是困难太大,还是政策执行走了样?在当地,是否还有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占用着牧民草场至今没有退还?又该由谁为“打了折的”执行力负责呢?
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来源:央广网

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新娜被判刑三周年丈夫哈达绝食抗议

蒙古新闻
4/21/2015
美国


m0421-ql2p.JPG
                    图片:异议人士哈达决定本周绝食一天。(威勒斯摄/哈达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被当局诬陷获刑三周年之际,病中哈达周二决定于周五(4月24日)绝食一天,以示强烈抗议当局诬陷其妻子。新娜称,当局以非法经营罪对她“判三缓五”,应在今年刑满,但法院以宣判日计算,刑期至2017年。她质问当局对她全家的迫害何时了。

被内蒙当局软禁中的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星期二发出声援妻子新娜的绝食声明。

这份写给中国公安部的声明称,“4月24日(星期五)是新娜被诬陷判刑的三周年,决定绝食一天以示强烈抗议。新娜被判刑完全是被诬陷的,参与诬陷犯罪行为的人肯定不少而且很多人是手握重权,包括赵黎平。如今他已被逮捕,对他犯下的种种罪行正在侦查,我们被陷害、迫害的所有犯罪行为中他不仅都参与了而且敢肯定他始终是主犯之一。所以敦促公安部在侦查中包括他的这些犯罪行为,还我们清白。控告状正在起草,届时不仅要送达你们,还要送达联合国有关机构和习近平”。

绝食者哈达星期二对本台表示:“4月24日绝食一天,就是为了表示强烈抗议,绝食的原因就是新娜是无罪的,是被陷害的,就是向赵黎平,吴同化(音)这些人陷害她,压迫蒙古人、蒙古民族,就是这个原因。我敦促公安部(调查),还给我们清白。彻底调查此事,对我们予以平反昭雪。”

新娜及儿子威勒斯因哈达案而遭株连,双双一度失去自由,新娜更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新娜说:“我在2010年12月3日被抓,2012年4月20日宣判,24日释放(缓刑),是以非法经营罪,判三缓五。后来司法所称,我的刑期从2012年开始计算,还说到2017年(刑期)才执行完毕,我以为应该从被抓的那一天算起,应该是在2015年刑满。对我的宣判本身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哈达曾在1989年成立蒙古文化救助会,任会长;90年与妻子新娜一起开办并经营蒙古学书店;92年把组织更名为南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

在哈达被羁押期间,新娜和威勒斯屡遭内蒙当局拘留,甚至判刑。

新娜说:“我们一家的问题实际是有连带关系的,最早重判哈达15年。在哈达刑满释放前一周,又抓了我和我的儿子(威勒斯),我的罪名说是因为卖蒙语盗版光盘,说是非法经营罪,我儿子因为接受采访,诬陷他非法持有毒品。现在哈达虽然释放,但是我和我儿子被诬陷的罪名,到现在也没有洗清过。我们也曾多次向有关方面反映,对方置之不理,这也是内蒙古当局在我们家问题上,在进一步违法丶抵触中央,不是真正的落实依法治国。”

哈达于去年12月9日获释后,仍然处于被监视居住状态,家中的电话被切断,手机信号遭屏蔽,而新娜的手机遭到“呼死你”软件骚扰,已经持续九个月。

新娜说:“现在对我们的打压越来越严重,一家三口出门,都要被监控,失去工作,朋友的捐款被冻结。我不仅要问,内蒙古当局在我们家的问题上,接二连三的违法,这种事情在全国也是少见的,难道内蒙古属法外之地吗,对我们一家的打压要持续到何时,希望国际社会关注。”

哈达在狱中受到虐待,导致全身动脉硬化、肝病等,身患近十种疾病。十天前,他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国际社会发出紧急呼救,希望到国外治病。他当天表示,目前病重,已经通知当地公安,需要办理出国护照,而当前最糟糕的是经济拮据,更无钱治病。他第一选择是能够前往美国,同时也向欧盟国家紧急呼吁帮助其出国。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吴晶)

来源:自由亚洲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4212015104058.html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

内蒙古部分干部占用草原牟利 牧民收不回承包权

蒙古新闻
4/20/2015
美国


  2006年内蒙古自治区区纪委文件(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2007年内蒙古自治区区纪委文件(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鄂托克前旗纪委等部门联合发文(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原标题:内蒙古部分党政机关及领导干部占草原牟利 10年难清理
  央广网呼和浩特4月20日消息(记者白宇 管昕)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前旗牧民向中国之声反映说,第二轮土地承包开始之后,当地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以及公职人员大面积承包、转包农牧民草场牟取利益。2006年至今的10年间,自治区曾多次发文要求限期清理,但现在仍有部分牧民难以收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30年草原承包经营权。
  袁其:去年确权的时候,我给大队提交草原证的复印件的时候,人家说我这个土地上有两份草原承包经营权证,确不了我的,当时我就愣住了,我担心我没有使用权了啊。
  内蒙古鄂托克前旗敖勒召其镇牧民袁其告诉记者,因为紧邻鄂前旗,敖镇的草场价值不断提高,随着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关注三农和土地确权登记工作的展开,牧民们的物权保护意识和对草原的经营预期也在提升,能否收回被当地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租走的草场关系着牧民们未来的生存。

  农综办承租袁喜宝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农综办承租袁喜宝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袁贵宝带记者走到常建山和王连祥个人占用的草场上,这里盖起了住房、大棚,院子里堆积着建筑工程设备材料,而城建局承包的草场已被生产空心砖的厂房、机械和石料所占据,目前处于停工状态。
  袁其一边出示着父亲袁喜宝的草原承包经营权证和鄂托克前旗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从袁喜宝手中承包草场的合同书,一边介绍说:
  袁其:1998年,我父亲从敖勒召其嘎查承包草牧场2062.5亩,2000年的时候,鄂托克前旗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以转租的方式,租袁喜宝的1020亩地,2007年的时候,他又把这个草场给我转租出去了。

谢富堂承租农综办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据这份鄂前旗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和袁喜宝2000年签订的《草场使用权转包合同书》记载,“草场转包费每亩一百元,三十年计款壹拾万零贰仟元”。
  
  谢富堂承租农综办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在敖勒召其嘎查(村)委员会,支书李耀兵向记者提供了鄂前旗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与谢富堂2007年签订的《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使用权转让协议》、公证书和谢富堂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部分页的复印件。
  据这份协议记载,鄂前旗农业开发办公室向谢富堂“转让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020亩,转让费共计人民币200万元整。”比照两份协议,10.2万元从牧民手中承包,200万再转让,差价近190万元。
  这份协议中还写道:“乙方(谢富堂)向甲方(鄂前旗农业综合开发办)支付贰佰万元人民币后取得对该示范园的使用权,甲方必须负责将草原承包经营权证变更为乙方。”
  李耀兵说,土地确权时,谢富堂提交给嘎查委员会的并不是草原承包经营权证,而是一份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复印件,这份权证嘎查委员会并未经手。
  李耀兵:这是村里面的第一方,你看草原证发了吧,他把其中的一部分给这个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转让了,农业综合办又把这个东西又给转让给谢富堂了。他是第一家,他是第二家,他是第三家,谢富堂的这块地是在这块地里面的,所以就有争议了。
  袁其告诉记者,2000-2007年间,当地的植树造林项目拉动了对树苗的市场需求,也带来了党政机关及领导干部的租地潮。
  袁其:那时候的的树苗,麻黄苗的市场相当开阔,所以大部分的当官的就开始买地种苗,农民要自己种是卖不出去的,没人要,他们种下的有关系,好卖,人家有销路,我们不行啊.

  鄂尔多斯市副市长承租曹国军草原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鄂尔多斯市副市长承租曹国军草原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采访中,袁其向记者出示了内蒙古自治区2006—2011年间先后几次发出的《关于清理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草牧场工作的实施方案》等相关文件复印件。
  文件明确指出:“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不具有草场承包经营的主体地位,过去不论何时、何种方式、从何处占用的草场,只能无条件退出,而不能进行承包经营权的流转。”“自治区纪检监察部门要对近两年涉及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占用草牧场的举报,认真组织调查核实,经查实违规占用草牧场且未按要求及时退出的,要及时严肃处理。”
  袁其说,相关文件发出至今近10年,但围绕着草场承包经营权的矛盾和纠纷依然难以解决。
  袁其:我是从2007年知道这个“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退还承包草场”的这个文件,但是我们去了前旗纪检委,当时他不认可这个东西,这次我也去过纪检委,但是纪检委回答的是,你合同不到期,到期咱们再说。
  反映问题无果并得知农业综合开发办又把自己的草场转租后,袁其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维护权利。
  袁其:我认为谢富堂没有在我的地上种地的权利,所以我就阻拦他,我在阻拦他的时候人家派出所来了,还非得给我下个告知书,不叫我阻拦人家,必须叫人家种地。

  因维护权利当地警方给袁喜宝发出的告知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据2015年4月14日内蒙古鄂前旗敖勒召其派出所向袁其父亲发出的《告知书》记载,“你于2000年将草牧场流转(转包)给鄂前旗农业综合办公室,现草牧场使用人控告你严重侵害其权利,如若你既不停止侵害行为,又不依法向仲裁机构或人民法院提出权利主张,根据法律规定,你的行为属无正当理由,公安机关将依法对你进行处罚。”
  记者调查发现,在鄂托克前旗,类似情况并不仅袁其一家。敖勒召其嘎查牧民曹国军的草原承包经营权证上登记的承包面积为1831亩,而据曹国军出示的《土地转包合同书》记载,其中的600亩分别租给了“鄂托克前旗麻黄管理办公室”和“王岗雄、祁·毕西勒图”。
  曹国军:那些给麻黄办租了500亩,王岗雄这些租了100亩,王岗雄是过去的麻黄办主任,祁·毕西勒图过去是我们的敖镇书记。
  电话中,时任麻黄办主任王岗雄拒绝了曹国军提出的退还草场的请求。
  曹国军:我想问一下麻黄办什么时间把我的地退回来?
  王岗雄:那个到期再说吧。
  曹国军:祁·毕西勒图的那个地咋弄呢?
  王岗雄:哎呀,那个,那个再看看。
  曹国军:现在祁·毕西勒图在哪工作?
  王岗雄:在市里工作呢,副市长。
  据鄂尔多斯市政府网站显示,祁·毕西勒图现在的职务是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分管国土、农村牧区等工作。

  林业局承租袁贵宝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林业局承租袁贵宝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无法收回30年承包经营权内的草场,部分牧民陷入低收入的窘境。袁贵宝今年63岁,草原承包经营权证上登记的草场面积为3900亩,其中2000多亩被城建局、林业局和其他人承包后,现在实际使用的草场面积约1000亩,两只成年奶牛是他们最主要的生活来源。
  袁贵宝:现在没地了,放羊没草场了,生活不开了,就卖点奶酪、奶皮子,一年两个奶牛能收一万来块钱,就是收入这么一点。
  在袁贵宝出示的他和鄂前旗城乡建设土地局签订的《承包土地合同书》上,乙方签名位置上的署名为“常建山”并按有手印。另一份则是直接和常建山、王连祥个人签订的合同,两份合同的见证方都是敖勒召其镇和敖勒召其嘎查,长期承包费为每亩140元。
  袁贵宝:常建山和王连祥租了619亩。常建山是城建局的局长,王连祥是城建局的书记。这个是我给林业局拿掉29亩,还有一块地是给刘建全的是1600亩地。

  麻黄办承租曹国军草原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麻黄办承租曹国军草原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城乡建设土地局承租袁贵宝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城乡建设土地局承租袁贵宝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城乡建设土地局承租袁贵宝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城乡建设土地局承租袁贵宝的合同书(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袁贵宝:前年我挡住了,不让他生产了,他把我地已经破坏了,这里都堆上石头了,以后连草也不长了,你看那全是石头,他压住就不长草了。
  袁贵宝说,了解到相关清理政策后,自己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至今没有结果。
  袁贵宝:就是有这个政策,我们就找他们,找镇里面,镇里面又介绍到纪检委,纪检委又问他们城建局,到现在也没处理,他们不处理我们就没办法,只好就这么样生活。

  袁贵宝家的草原已被毁坏(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袁喜宝家的草原已被毁坏(央广网记者 白宇 摄)
  采访中,敖勒召其嘎查(村)委员会支书李耀兵说,他们并不掌握当地党政机关以及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牧民草场的具体数据。而记者了解到,在鄂托克前旗,类似情况并不只是上述提到的几家。
  随着我国农村土地确权登记的深入展开,草原的价值预期今非昔比,让利于民、还利于民早已是社会共识。近10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多次发文要求对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牧民草场的行为予以清理,但为什么直到今天关于草原承包经营权的矛盾与纠纷依然难以解决呢?鄂托克前旗和鄂尔多斯市有关部门对此是否知情?牧民们的草场能收回来吗?
  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来源: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