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

牧民继续抗争当局开始镇压,至少13人被抓传唤

蒙古新闻
1/31/2015
美国
记者 NA HUO


土地被军事基地以低价强征和赔偿金长期未得到兑现而引发的蒙古牧民的抗议即将进入第四周。当地时间周五(2015年1月31日)上午,苏尼特右旗数百名牧民到政府大厦前进行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对低价强征土地和赔偿金未到位作出解释。他们拉着“还我家园 还我补偿”,“我们要生存”的横幅。当局迅速出动警力驱散人群,至少有四位示威者被警方带走。

前一天(30日),四子王旗200多名牧民曾到政府讨说法未果后在乌兰花镇举行抗议游行(参看本网周五的报道)。第二天晚上( 31日)当局把抗议活动的主要组织者达布西拉图(Dabshilt),娜仁花(Naranhuaar),奥登花拉(Odonhuaar),满达(Mandaa)和阿里玛Alimaa等五人抓走。据奥登花拉女士被抓前在微信群里说,17点被抓的娜仁花已被压送到该市丰镇县。其他三人具体在押地点不明。蒙古新闻收到的传唤证称牧民敖登花拉是“涉嫌达布希图等人非法举行游行示威”。

上述9名牧民被抓传唤之前,至少有4名支持者包括奈曼旗的阿尔玛斯(Almaz),锡林郭勒盟的特古斯门德(Tugusmend),通辽市的罗布桑(Lobsang)和呼和浩特的乌云其其格(Oyuuntsetseg)因在社交媒体上组织和鼓励更多蒙古人支持并参与抗议活动而遭到当地警方的传唤和拘留。


奥登花拉女士
达布西拉图传唤证

牧民抗议继续蔓延,警方殴打逮捕示威者

蒙古新闻
01/31/2015
美国

当地时间2015年1月31日上午,南(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数百名牧民呼应四子王旗牧民的抗议示威也到旗政府所在地赛汗塔拉镇举牌示威,要求政府官员出面与牧民谈判对牧民的要求立即作出反应。抗议的牧民在政府大厦前遭到警方的阻止和殴打。至少有四位牧民被逮捕。现场录下的视频显示一名女性用蒙古语喊“警察打人了”。现场图片还显示一位身穿蒙古袍的牧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被警察包围。

中国最大的军事基地朱日和训练基地抢行侵占了牧民的草场,使数千名牧民离开家园,放弃传统生活方式。


今年一月份七十余名牧民在北京中国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办公大厦前举行抗议。但中国中央政府拒绝理睬牧民的要求反而指向牧民回到“自治区”政府得到所要求的解释和答复。牧民回到“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后,同样遭到政府官员的欺骗和无视。别无选择,愤怒的牧民被押送到各自的所在地后开始上街游行示威,拉横幅喊口号。

                                                                     示威现场









2015年1月30日星期五

内蒙牧民上访遭冷遇 200多人游行抗议

蒙古新闻
1/30/2015
美国

1月30日上午10点左右,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近200名蒙古牧民在旗政府所在地乌兰花镇举行抗议游行。这是该旗有史以来最大一次抗议游行。他们举着“还我们草场 还我们公道”、“抗议军地勾结 掠夺牧民土地”等横幅,喊着“打到腐败!还我草原!”的口号从旗政府穿过主要街道走到镇上的两个广场。警察除了跟踪和拍照,并没有驱散和干涉游行队伍。
总部设在美国的“蒙古新闻”网站报道说,中国最大的军事基地朱日和训练基地以低价强征牧民的土地,甚至长期不兑现赔偿款,进而引发了四子王旗、苏尼特右旗两旗牧民的多次上访和游行抗议。
一月份他们曾到北京上访,遭到中央各部门的冷遇。截访的地方官员许诺回到家乡后保证解决。但是等牧民回到家乡找领导解决问题时,同样遭到冷遇,于是引发了这次大规模游行。
(责编:申铧)
来源:自由亚洲台

网络开启了牧民维权的新思路——声援牧民维权小结

 微信 “ Eh oron ” 群群主     贴木轮

蒙古新闻
1/30/2015
美国


四子王旗进京维权牧民的上访最终以当局强行遣返及劝返而落下了帷幕。从1,12日四子王旗牧民进京上访到1,27日最后一批牧民被当局劝返回旗,此次牧民维权活动持续了半个多月。
其实 四子王旗牧民的维权活动早在五年前就已开始了,但以前均声势不大知道的人并不多,这次之所以全世界的蒙古人都知道并积极介入,主要得益于蒙语微信群的积极介入 这才使之迅速发酵 广泛传播,也是因网络的强大力量 反过来又开启了广大维权牧民们的新思路。
以往的维权 牧民们仅停留在政府上访 法院申诉的老套子上,对利用媒体 传播网络无力操作,由于微信群里广大有文化的蒙古族同胞的介入 这次牧民维权才提升了境界开阔了视野,其实这也给了声援牧民的众多各界蒙古人以极大启示。 这次牧民维权虽说最终还是以被遣返而告终,但牧民们从中获得了不少新知也看到了颇多希望,更值得欣慰的是 借助蒙语微信群这个平台 同胞们相互认识 沟通情感 交流信息 深化共识,这难道不值得大家高兴吗?它的深远意义更是不言而喻! 就牧民维权而言, 除了上访递材料 还可以媒体曝光 接受采访 借助互联网把自己的冤屈多方求助 自媒体时代已颠覆了许多传统观念,我们必须与时俱进。所以 牧民们就要学习新知识和技能 比如:手机拍照和视频 学习法律知识懂得依法维护自身权益 如果再学会上网 还可以自我宣传自我维权!

就声援者而言,要有大局意识 牧民的困境其实也是蒙古人的困境 牧民们若草场没了失去了家园 , 下一步就要失去传统 失去语言文字 失去民俗习惯 最终就要失去蒙古人自己,牧民们的今天 就是整个蒙古民族的明天。微信群里大家也提了不少合理建议 整理出来的话就是一份很好的建议书,所以 声援者应该积极行动 从现在起 扎扎实实地为牧民维权服务,任劳任怨 和风细雨 与牧民认真沟通 维权之路还很漫长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

依法治国为牧民维权提供了良好机会,若大家真心合作 牧民维权的路就可以少走曲折,不要怕路远而不走 只要走 就一定能够达到!,,,
注:今天上午四子王旗维权牧民又到政府讨说法无人理睬 牧民们忍无可忍 最终举牌抗议 上街游行了!我们还将继续声援维权牧民们!




蒙古牧民抗议升格,上街示威高喊口号

蒙古新闻
1/30/2015
美国
记者 苏荣夫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当地时间周五(2015年1月30日)上午10点左右,南(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近200名蒙古牧民在旗政府所在地乌兰花镇举行抗议游行。这是该旗有史以来最大一次抗议游行。他们举着“还我们草场 还我们公道”“抗议军地勾结 掠夺牧民土地”等横幅,喊着“打到腐败!还我草原!”的口号从旗政府穿过主要街道走到杜尔伯特广场和哈萨尔广场。警察除了跟踪和拍照,并没有驱散和干涉游行队伍。

中国最大的军事基地朱日和训练基地以低价强征牧民的土地,甚至长期不兑现赔偿款,进而引发了四子王旗、苏尼特右旗两旗牧民自本月11日始于中国首都北京的联合抗议。牧民在北京的两周内走访了国家军委、北京军区等八个相关权威部门却均遭冷遇,最后旗政府负责人出面声称只要牧民们回到内蒙古自治区商讨有关事宜,问题便会得到解决。

2015年1月26日近300名牧民抵达内蒙古农牧厅和农牧办讨说法,却同样无果。当天中午开始牧民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大楼前游行。下午,当局出动大批特警把牧民强行遣回四子王旗。
一周后,牧民们向旗政府讨说法,却遭到“领导一个也不在”的答复。无奈牧民开始游行。

网民在发问:各级政府如此推卸责任,难道当局想让5.112011.5.11)悲剧重演不可?







2015年1月29日星期四

席海明:一党专制、非法治国已经导致蒙古族民众重新思考他们的未来走向

蒙古新闻
1/29/2015
美国


旅居德国的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南洲摄影)
                              旅居德国的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南洲摄影)

一月下旬,在内蒙古持续发生的蒙古族民众保卫自己生存环境和权力的抗争迫使蒙古族民众在日本成立了一个新的联合组织。

进入二零一五年,从中国的内蒙古地区继续传出蒙古族民众为了保卫牧场的各种上访、示威等抗争行动。与此同时,记者获悉,一月下旬,流亡世界各地的蒙古族异议人士,侨民团体在日本举行会议,成立了一个新的组织,该组织推举流亡德国的席海明先生为主席。大约几乎与此同时,在台湾也成立了支援蒙古族民众抗争的《南蒙古之友会》,席海明先生二十号亲自到台湾参加了他们的活动,感谢并且祝贺该组织成立。
关于海外蒙古族团体的这些新动向,二十八号夜间席海明先生返回德国科隆,二十九号上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首先对记者介绍说,“这次会议是因为我们蒙古人在海外陆陆续续地建立了很多不同的组织。现在形势紧迫,我们大家感到有必要把各种组织统一起来,形成一种统一的力量。所以我们这次在日本主要是做这件事情。我们的会议基本上可以说是很成功的。”

对此,席海明先生介绍说,大约与此同时从国内传来牧民上访事件,这个事件更激发了大家的决心。“因为在这期间正好发生了牧民到北京上访两周,一共有五拨人去,但是北京迟迟拖延不做回应。后来他们被迫又到呼和浩特进行抗议和游行,并且递交了请愿书。我认为,这个事情是保护蒙古草原,延续蒙古民众文化生存的一个斗争。因为草原是蒙古族,蒙古族文化存在的根基和基础,关系着整个蒙古民族的生存。因此这也可以说是蒙古人,全民族抗争的开始。我们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有一种紧迫感。”

席海明先生说,一党专制,非法治国已经迫使所有在中共的族群从新思考他们的未来走向。“西藏民众不可能有尊严地活下去,因此自焚了一百多人,蒙古人现在也发生了特木勒自杀事件,以及这么多牧民起来抗议、反抗事件。这个说明共产党已经撕毁了他们自己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也撕毁了他们自己制定的草原法。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一个是抗争,与此同时也要从新思考我们蒙古民族未来的出路和生存方式。”

关于他们新成立的这个筹备性的组织,他介绍说,“我们新成立的组织是《南蒙古大呼拉尔太筹委会》,用中文说就是《南蒙古大议会筹委会》。这在历史上,成吉思汗时代有过,大议会筹委会,我们准备在一年内正式筹建成立这个组织。如果中共对我们牧民显示出真正要解决问题的善意,我们也会关注到。否则我们在中国变局中会重新寻找我们的出路,计划我们的未来。”


(特约记者:天溢 / 编辑:申铧)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内蒙牧民牧场被侵占 政府大楼前上自吊身亡

蒙古新闻
1/28/2015
美国

大纪元2015年01月27日讯】法新社周二发自北京的报导披露说,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牧民特木勒因多次抗议牧场征用赔偿费不到位无果而在当地政府大楼的铁门上上吊自杀,另据透露,1月26日有三百多位来自内蒙古南部的四子王旗等地的牧民前往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农业厅示威,抗议中国军队侵占他们的牧场,要求政府将草原归还给牧民,或者给予应有的补偿。
据法广报导,法新社报导的消息来源引自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南蒙古观察组织的网站,据网站的英文网页介绍,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吉日嘎朗图苏木海日罕大队牧民特木勒因多年来向多个政府部门控告地方腐败问题无果,而于1月19日上吊自杀身亡。
该网站报导引述熟悉特木勒的牧民报导说,当地政府不仅不管,而且还冷嘲热讽说:“你去告吧”。在万般无奈之下,特木勒最终以自杀来进行最后一次抗议。
另据同一消息来源透露,昨天周一,又有三百多位来自内蒙古南部的四子王旗等地的牧民前往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农业厅示威,抗议中共军队侵占他们的牧场。当天下午,牧民们继续前往自治区政府以及人大示威抗议。牧民代表向南蒙古观察组织表示,他们并不害怕遭到逮捕,一定要讨一个公道。
内蒙牧民示威抗议的起因是中共军队扩大在当地的军事基地,强占当地八百多户牧民的草地,并且拒绝发放相对应的土地赔偿费,引发当地牧民的强烈抗议。
1月11日,当天有三十多名牧民启动徒步前往北京上访的活动。内蒙古其他地方的牧民也陆续参与此一抗议活动。
法新社评论说,内蒙古居民人口总数为六百万,是蒙古国人口的两倍,内蒙牧民谴责当地矿产开发活动破坏草原的生态平衡,威胁蒙古的传统文化。
来源:大纪元



2015年1月26日星期一

内蒙古牧民抗议土地遭侵占

蒙古新闻
1/26/2015
美国

内蒙古大草原
内蒙古大草原

数百名牧民星期一在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举行抗议,要求解决土地被侵占的问题。
这些来自四王子旗、苏尼特右旗、乌拉特中旗和伊琳浩特市的大约300牧民抗议放牧草场被征用于军事基地的建设,但补偿款迟迟未发。这些牧民曾于1月11日前往北京请愿,两个星期内走访了中央军委和中纪委等八个部门,但均遭冷遇和推脱。四王子旗政府后来出面承诺如果牧民回到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厅上访就将解决这些牧民的诉求。但牧民星期一到内蒙古农牧厅上访时,再次受到冷遇。
政府2009年在四王子旗和苏尼特拉右旗征用1066平方公里土地用于建设军事基地。涉及搬迁的牧民有823户,补偿款应为18亿元人民币。但牧民实际拿到的补偿款与官方承诺的有很大出入。牧民多次到各级政府上访无果,甚至受到粗暴对待。
 来源:美国之音


内蒙古牧民呼市为草场请愿被抓 反腐败无果锡盟牧民自杀身亡

蒙古新闻
1/26/2015
美国



牧民在呼和浩特上访1(牧民提供).JPG
                                牧民在呼和浩特上访(牧民提供)

为了草场的征用补偿款,内蒙古四子王旗等地百余牧民周一前往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农业厅讨说法无果。数十人随后又先后前往内蒙古政府以及两会会场,不过,他们并没能见到官员,反而被警察全部带走。此外,内蒙古锡盟牧民特木勒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腐败问题无果,于1月19日上吊身亡。本周一,距离其身亡已有一周,但地方政府仍不闻不问。

日前因草场征用补贴不到位而赴京请愿的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牧民上访无果,已于周日返回了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本周一,他们与来自其它地方的牧民一同前往多个政府部门讨说法。

video


牧民杨先生周一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上午到访了内蒙古农业厅,并和农牧办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对话,不过,对于牧民们的质疑,对方并没有给出一个令他们满意的解释。

杨先生:“他们含糊不清地解释完了,我们也没听懂,下午准备去内蒙政府呢。”

记者:“今天有多少人啊?”
杨先生:“中午那会是一百六、七(十)吧。现在五六十个人吧。”

记者:“您说的含糊不清是怎么样一个解释方法?”
杨先生:“他一项一项给我们解释了,但不合理,当我们反驳他的时候,他说你们这不懂、那不懂,就完事了。”

记者:“今天除了你们四子王旗牧民之外,还有其它地方的吗?”
杨先生:“有。有西苏旗,跟我们的地区不一样,但是一个目的。他们也是征用草场,修公路,他是一亩给2400块钱。”

从牧民现场发来的照片可见,他们手拉“还我们草场 还我们公道”的横幅站在政府大楼外,一些牧民的手中还拿着不同的标语和诉求。

杨先生说,由于农牧办并未给出任何答复,他们数十人正在前往内蒙古政府的路上,准备继续讨要说法。

另一名牧民敖登画拉接受本台采访时则说,他们在内蒙古政府外吃了个闭门羹,她目前正在内蒙古两会会场外,希望能向与会的领导递交材料。不过现场有大量警察戒备,进入会场几乎不可能。

敖登画拉:“我们去了政府,政府领导都不在,开两会。我们就去门口了,门口警车什么挺多,警察都穿便衣。当时警车就在旁边,开着喇叭说不能扰乱社会秩序,不能在公共场所怎么怎么样。后来我们就来这个两会现场看看。”

记者:“会场这里有没有警察警车之类的在戒备呢?”
敖登画拉:“警察多了,可多了。”

记者:“有没有可能能够进到两会会场里面呢?”
敖登画拉:“我看不可能了。现在旁边就来了四、五十个警察了,马路对面,排队站在那。大会门口还有二、三十个警察呢。”

数小时后,记者再致电敖登画拉时,她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全被带上了警车,或许会把他们送回老家。

敖登画拉:“我们现在在警车上往回拉呢。现在还没出城呢,可能往老家拉。”

记者:“你们这些到了会场的牧民全都被他带走了?”
敖登画拉:“对对对。警察说不能来,别的啥也没说。”

此外,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吉日嘎朗图苏木海日罕大队牧民特木勒因向多个政府部门揭发地方腐败问题无果,于1月19日上吊自杀身亡。

根据牧民提供的材料可见,特木勒多次找政府讨说法,但政府非但不管,还冷嘲热讽道:“你去告吧”。万般无奈下,特木勒以生命为代价作出了最后的控诉。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特木勒的家属,对方并不愿意多说,只是告诉记者事件仍未得到解决。

记者:“现在您这个事情解决了吗?”
对方:“没呢。你想了解你就来锡林郭勒盟吧。”

据了解,特木勒身亡已经一周,但当地政府至今仍对此不闻不问。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
来源:自由亚洲台

蒙古牧民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前游行,抗议当局侵犯基本生存权

蒙古新闻
1/26/2015
美国
记者 NA HUO

当地时间26日(周一)上午,在南(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来自四子王旗,苏尼特右旗,乌拉特中旗和锡林浩特市失去土地的蒙古牧民约300人举行抗议游行。这是从1月11日起到北京请愿、抗议的延续。牧民在北京请愿抗议的两周内曾经走访了军委、中纪委等相关的八大部门,均遭冷遇和推脱。当牧民准备采取更加激烈的方式进行抗议时,四子王旗政府一位负责人出面保证,如果牧民回到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厅上访,他们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这很可能是为了召开每年一次的 “ 两会” 创造氛围而使用的调虎离山之计。

周一上午,牧民来到内蒙古农牧厅,遭到和北京一样的冷遇,接待他们的官员说此类事情由他们的下级部门农牧办具体管理。无奈,近二百名牧民转到农牧办,他们居然答复说补偿款没有少而是多出一些。
讨说法无望的牧民拉起横幅抗议。

下午牧民们来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前请愿抗议。当局出动了大批警察。牧民试图派代表递交请愿书,始终未果。下午五点,警察开始把牧民强行推进公安班车,拉往四子王旗。


2009 年朱日和军事基地占用了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的土地,占地1066平方公里, 涉及搬迁牧民823户, 2907人 。补偿款共计18亿,但落实到牧民身上的款项缺口很大。蒙古牧民多次上访各级政府均遭到当局的无视和粗暴对待。

牧民从住处前往内蒙古农牧厅
内蒙古农牧厅负责人在“答复”

                                                           
在内蒙古农牧厅门口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前
 把牧民强行拉上公安班车
 准备对牧民采取行动的警察
              特警强行拉牧民上警车

   强行拉上警车的过程

2015年1月24日星期六

蒙古牧民上访无果政府门前上吊身亡

蒙古新闻
01/25/2015
美国

在南(内)蒙古各地牧民纷纷发起抗议之际,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吉尔嘎朗图苏木(公社)牧民特木热(Tumur)在2015年1月19日因土地纠纷与政府交涉多次无果后在吉尔嘎朗图苏木政府大门上上吊身亡。消息说牧民特木热为“正义事情”多次上访政府后没有任何进展而决定以死抗议。

近年来中国政府宣布南蒙古是“中国能源基地”后中国各地矿业公司涌入南蒙古无序开采,侵占当地牧民的草场,导致开矿者于当地蒙古原著民之间的冲突不断升格。当地政府不仅拒绝保护蒙古民众的合法权益,反而与开矿企业勾结强行搬迁牧民,破坏生态环境,威胁蒙古民众的生存权。走土无路的牧民最终选择了以死抗争的道路。

事发后蒙古民众舆论哗然,网上呼吁南蒙古各地牧民要举行大型示威游行要抗议当局践踏牧民最基本生存权的行为。









蒙古牧民发表声明 离京迁呼

蒙古新闻
1/24/2015
美国
记者 苏荣夫


出发前(北京车站)

                                                                                                回呼和浩特的列车上


因土地被军事基地占用并补偿款长期不兑现引发的蒙古牧民进京请愿抗议活动告一段落,当地时间周六晚上最后一批牧民共二十六人回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所在地呼和浩特市。周四,在北京的牧民和世界各地的支援他们的蒙古人在网上商讨采取更激烈的形式进行抗议的第二天,四子王旗副旗长特木热到牧民住处,告知他们内蒙古农牧业厅已经答应解决赔偿金问题,让他们回呼和浩特找农牧业厅。这有可能是北京每年一次的“ 两会”即将召开,当局想方设法让牧民离开北京的一个布局。多次上访被拘、这次抗议的组织者之一的达布希拉图( Dabshilt)告诉蒙古新闻记者:他们有充分的准备,如果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他们将继续抗议。在家乡组织进京的牧民NA说:如进展不顺,不排除二次进京。
蒙古牧民在北京的近两周内去过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办、国土资源部等权威部门,但都遭到冷遇。牧民离开北京前发表了声明。一下是全文:


四子王旗进京上访维权牧民离京声明
  
    自2009年朱日和军事基地在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草原上建立以来 牧民们的生活彻底被颠覆,离开家园的牧民们 不仅惜别了传统的游牧生活,还需痛苦面对转型后的一系列文化冲突,更为令人伤心的是 对搬迁牧民们的承若至今未兑现,底层牧民流完血现在还在流泪,,,朱日和军事基地占地1066平方公里 涉及搬迁牧民823户2907人 补偿款共计18亿,但落实到牧民身上的款项缺口很大,我们希望政府公开账目 解释补偿款去向,但这一基本要求至今无人回应,为此 我们已上访维权了五年。

   这次 我们又一次进京上访,从2015,1,12日到今天,我们走访了八个部门并递交了材料,结果 遭到其中五个部门的冷遇,有的部门非但不收我们递上的材料还极不友好的将我们的身份证一一扫描,接待我们的部门 也只是收下材料表示转交而已,没有人认真听取我们底层牧民的心声,我们深表遗憾!

   昨天 四子王旗领导亲自来京劝我们离京返家 表示回去后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态度也较诚恳,常言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北京没人重视 我们只有回家乡继续维权了,所以 今天我们将离京返家 特此声明!


   在此  我们深深感谢十几天来 全世界蒙古族同胞网络上的积极声援!我们还要感谢各民族及各界良知的真诚帮助!我们更感谢国内外媒体的及时介入!上访维权的路 我们已经艰难的走了五年,我们还将依法维权 继续前行 直到政府还我们以公正!

           此致:
                                                 四子王旗上访维权牧民
                                                                                               2015,1,24日


南蒙古席海明訪台 主張真正自治聯邦制

蒙古新闻
1/24/2015
美国

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20日在台灣拜會了「南蒙古之友會」。圖片來源:南蒙古之友會提供。

新頭殼newtalk2015.01.22 鄭凱榕/綜合報導

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20日在台灣拜會了「南蒙古之友會」。他表示,現在奮鬥目標是實現南蒙古真正的自治、中國的民主化以及聯邦制。

根據南蒙古之友會22日發布的新聞稿指出,此次席海明是到日本參加1月17日舉行的「南蒙古的現狀和未來」研討會及其他活動,順道來台訪問。

席海明與「南蒙古之友會」成員會談時表示,1981年他領導南蒙古學生運動,有幾萬人參加,至今他為南蒙古的人權、民主奮鬥已經將近34年了。不過幾年前他就放棄追求內蒙獨立,因為他明白這是不可能實現的。現在席海明的奮鬥目標是實現內蒙古真正的自治、中國的民主化以及聯邦制。

席海明說,此次東京會議期間,他和一些來自南蒙古的同志決定成立「南蒙古大呼拉爾(大議會)籌備委員會」,大家推他為主席。「南蒙古大呼拉爾籌備委員會」將積極關注內蒙古的草原生態保護,蒙古人的人權問題,蒙古語言和文化的保存,以及蒙古人資源被漢人掠奪的問題。

席海明說,因為牧場被中共軍隊佔用,近日蒙古牧民又到北京上訪,這是近年蒙古牧民第5次上訪,可見南蒙古牧場問題的嚴重性。席海明說,此次中共並未在內蒙就將上訪牧民攔下,上訪牧民得以抵達北京,但是前幾天有風聲說中共要抓人了,席海明希望這不是真的。

席海明表示,習近平就任後大力反腐肅貪,有些革興的氣象,對南蒙問題的處理或許稍微溫和了些。前不久,中共下令南蒙古的漢人幹部要學習蒙文,這是好的政策。席海明希望習近平和中共能重視南蒙蒙古人遭受的不平等待遇,給蒙古人真正的自治權,讓蒙古人保存自己的語言和文化,並加速處理南蒙古的環境問題。

席海明的老戰友,南蒙古民主、人權鬥士哈達剛被中共從牢裡放出來,但還處於被軟禁的狀態。席海明說,哈達的身體不好,他呼籲中共儘快讓哈達結束被軟禁的狀態,出國治病。

席海明表示,「內蒙古」是以中國的觀點來看,分為內蒙古自治區和外蒙古共和國。但如果從俄羅斯的觀點來看,內蒙是俄國的外蒙;而外蒙真正的國名是蒙古共和國。所以稱呼為「南蒙古」較為正確。

席海明很高興台灣關心南蒙古的朋友成立了「南蒙古之友會」,他認為「南蒙古之友會」對南蒙古人爭取民主、人權的事業幫助很大,他將推動在世界各地成立「南蒙古之友會」。
来源:newtalk.tw

2015年1月23日星期五

异议人士哈达被拒发身份证银行账户及善款遭冻结

蒙古新闻
1/23/2015
美国


m0123-ql1pr.jpg

                                               图片: 哈达家人的银行账户被冻结。 (威勒斯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获释已经一个多月,哈达星期五告诉本台,当局早前承诺发给他居民身份证,被推迟到三个月后,其家人担心三个月后,这种承诺再次成为谎言。目前哈达家人的银行账户均被冻结,其中部分是海外捐款及哈达治病的钱。哈达的妻子新娜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被当局连续羁押近20年的内蒙异议人士哈达自去年12月9日获释后,当局早前向哈达作出一个月内发放居民身份证的承诺,没有兑现。哈达星期五告诉本台,当局日前借故不发身份证:“身份证说是一月份给我。前几天我打电话给他们,说至少还要等两、三个月,这是最快的,甚至过两、三个月可能都办不下来。我估计他们可能不让我出呼和浩特市,也就是限制我的行动自由。”
内蒙有关当局在哈达获释后,继续实行严厉的监控,包括在其住所周围设立监控室,屏蔽网络及手机信号。哈达的妻子新娜周五对记者说:“哈达的事,现在不仅不给他身份证,本来说好1月15日给,现在拖到三个月以后,还有国保竟然去东北部新安盟哈达老家,告诉他们说哈达要回家过年,这简直是绑架,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也没有这个意思。昨天警察来我们家说,上面说给你儿子找工作,你不同意,我说是谁说的我不同意,现在我儿子找工作都给你们封锁”。
新娜还说,哈达目前享有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而当局却拒发身份证:“大家都知道,一个人没有身份证就受到很多限制,不能出门,不能买火车票,不能办理手机卡,不能办理银行卡。现在我们家银行卡都被冻结了,我们还想用哈达的身份证办一个,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而是公安用更卑鄙的手段,希望国际社会关注这件事,哈达虽然出来了,但是他没有完全自由,把发身份证往后拖不给是其中之一”。
本台曾报道,海外人士及在深圳的蒙族人向哈达捐款,被银行退回或被扣押。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周五对记者说,他们全家人的银行账户也被冻结:“钱不能取了,而且这次封存银行卡,没有任何单位出面说把你的银行卡停了,没有。各界的捐款和我们卡上的钱都不能取了,最主要的是我父亲下一步想看病,一直没有能力,就是因为这个。本来说等生活费解决后看病,但是现在看不了病。一直以来,内蒙方面就在拿我们家在做事”。
今年60岁的哈达曾在1989年创办蒙古学书店,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内蒙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哈达就此将起诉内蒙古政法委等相关部门,非法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
近日哈达和妻子新娜致力于为内蒙牧民维权,公开支持牧民争取合法权益。哈达也曾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他这一辈子蹲监狱就是为了蒙古牧民的利益、草原的利益。
威勒斯说:“自从我父亲接受完采访,在网上声援牧民草场维权以后,不仅是身份证被拒发,现在冻结银行卡,现在我们还担心三个月后是否会给他身份证”。
新娜表示,他们一定要为牧民发声:“为牧民维权,实际上也是为我们维权,这都是蒙古人的事情,哈达是蒙古人问题的一部分,牧民的处境更凄惨,全内蒙都有,所以我要介入。因为介入要把我怎么样,我也不怕”。
早前,旅居日本的一批蒙族留学生发布《募捐倡议书》,紧急呼吁在当地留学的蒙古族同胞声援哈达,积极捐款,以便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为哈达提供治疗费。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马平)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

内蒙数十牧民北京上访 蒙族小伙建声援网站遭“查水表”

蒙古新闻
1/21/2015
美国


1
1月11日,内蒙古四子王旗约二十名牧民乘火车到北京,就当局强占草场地建军用基地上访。(照片来自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内蒙古四子王旗牧民赴京上访一周有余,但进展并不顺利,除了一些部门不接收他们的上访材料外,家乡警方也赴京要求牧民返乡。连日来,包括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妻子在内,不少人都对牧民进行声援,而一名制作声援网站的蒙古族小伙周三被警方要求删除他在微信内转发的照片及资料,并说将对他进行调查。
本台上周曾报道,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数十牧民因草场被军事训练基地征用,补偿未到位,投诉多年无果,赴京请愿。
牧民们已在北京奔波了一个多星期,但情况并不顺利。其中一位牧民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一些部门不接受他们的上访材料,而乌兰察布市的警察也前往北京要求他们返回家乡。
“到现在还不太顺利吧,有的部门不接受我们的材料,所以我们继续上访。主要是我们当地的(警察)不让我们继续上访。”
上述牧民还说,有官方人员和他们留在四子王旗的家人说,要家属规劝他们回家解决问题。
根据南蒙古信息中心周二的报道,当天在苏尼特右旗,约60名牧民走上街头,抗议草场被强占,同时声援在京上访的牧民。有抗议者亲友透露,四子王旗当地警方1月18日对牧民的家属和朋友进行恐吓,警告他们不能与外界和传媒联系。
另一方面,通辽市的一名蒙古族小伙,因为转发牧民的维权照片以及制作声援牧民的网站而被警方“查水表”。
这位数月前才从海外返回家乡的小伙周三告诉记者,当天上午,警察刚刚和他通了电话,要他删除发布在微信上的照片等资料,并指明将于本周六登门调查。
记者:“您是在声援四子王旗的牧民是吗?”
对方:“对对对,是的。”
记者;“您是做网站声援他们还是怎么样?”
对方:“从牧民开始维权行动,他们在微信群发的图片还有材料,很多人把那些材料转发的转发,我也给别人转发过。做了一个简单的网页,放在网上。但是那个网站第一个IP被封了,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就被封了,又换了个IP,那个好像还没封。然后今天早上八点多,通辽市我原籍户籍所在地的公安局来电话说,要跟我谈,要调查我。说我会做网页,‘想请教下,见识下你的能力’。他们要求让我把微信朋友圈的那些照片和信息都删除。也提到了因为香港那边有游行抗议活动,所以可能在国内这种维权抗议活动比较敏感,怕事态会变严重,所以通知我的。他们之前已经有两次去我老家的父母家里找过我,但那个时候我都不在。”
该小伙表示,如果本周六之后他失去联系,极有可能就是被当局给拘留了。
四子王旗牧民的上访行动连日来引发外界关注,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每天都会与牧民们联系,撰写通报,为他们发声。
新娜周三对记者说:“每天通报,现在官方很恼怒,通过牧民给我传话,意思就是吓唬牧民不让写了,我说正因为这个有用才写。我今天刚跟他们(牧民)沟通,官方现在恐吓他们,他们非常害怕。我也说了,恐吓你就说明他知道这个事情人们知道了,人们知道才能解决,他怕才恐吓。”
新娜说,许多网友担心她因为声援牧民会再次被抓,但她认为,如果因此而被抓是一种光荣,因为她是在为底层牧民呼吁而不是为个人。新娜感叹,官方用权势压制牧民,他们就必须借助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牧民们真的已经到了难以生存的地步。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申铧)
来源:自由亚洲台

牧民抗议 要求归还草场地 (视频)

蒙古新闻
1/21/2015
美国

Herdsman-Protest620.jpg
2015年1月20日﹐数十名搬迁牧民到锡林浩特市政府大楼外抗议﹐大批警察在场戒备。期间有年老牧民被推倒。(照片来自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内蒙古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70多名牧民,因草场被改建军用基地问题到北京上访,至今已超过一星期,未有成果,牧民计划到中纪委申诉。而在锡林浩特市和苏尼特右旗的赛汉塔拉镇,周二(20日)亦有搬迁牧民到政府部门抗议,要求当局归还草场地。(潘加晴报道)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周三(21日)报道,60多名来自新康移民村的牧民,周二(20日)到锡林浩特市政府大楼外抗议。他们手持“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家园”的横幅,要求当局归还他们的家园和草场地。

报道指,10多部警车近百名警察到场戒备,并试图以武力驱散牧民。有牧民的抗议横幅和用来拍照的手机被抢走,最少有一名年老牧民妇女在冲突期间被打倒地。从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获得视频可见,有警察试图抢走横幅,但未成功,牧民仍可高举横幅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

报道说,锡林浩特市阿巴哈纳尔旗200户牧民,在2002年到2004年期间,被当局以“生态移民”政策,强迫迁到新康移民村。每户不管人口多少,一律被分配一两房房屋。牧民搬离后,原本的住房和草场地立即被铲平,原有户口卡也被取消。

Herdsman-Protest-Banner620.jpg
1月20日﹐20名苏尼特右旗牧民,高举横幅,到赛汉塔拉镇的政府大楼外抗议,要求当局按国家标准赔偿草场地。(照片来自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而在苏尼特右旗,同日,亦有20名牧民到赛汉塔拉镇的政府大楼外,抗议草场被改建军用基地。牧民要求当局按国家标准赔偿草场地,并安置牧民房屋工作。

另外,乌兰察布巿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70多名牧民,因草场地被侵占建成军用基地,11日到北京上访,至今已超过一星期,未有成果,牧民计划到中纪委申诉。

牧民代表欧登花拉对本台表示,他们已到过多个部门上访,但递交材料后都未有回覆,他们准备到中纪委申诉,希望中央当局调查军用基地征地的腐败问题。

欧登花拉说﹕我们也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地方,我们下一步可能去中纪委,递交材料。
记者问﹕过去几天,去了那个部门上访﹖
欧登花拉说﹕京军委、民委、国家信访局、还有军纪委、林业部和国土部。

欧登花拉说,他们草场地被强征,每亩仅赔约200元。他们共84亩草场,共4百多户约千人受影响,每个人平均只获赔14万7千元补贴,但当地政府对外谎称赔偿牧民每人96万元,其中包括低保、医疗及养老保险。

自2012年起,政府强行征用四子王旗及苏尼特右旗的草场地,改建为北京军区“朱日和军事基地”,但赔偿过低,军事基地经常演习污染太大,两个旗的牧民分别多次上访,但都没有结果。

而在苏尼特右旗,同日,亦有20名牧民到赛汉塔拉镇的政府大楼外,抗议草场被改建军用基地。牧民要求当局按国家标准赔偿草场地,并安置牧民房屋工作。

另外,乌兰察布巿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70多名牧民,因草场地被侵占建成军用基地,11日到北京上访,至今已超过一星期,未有成果,牧民计划到中纪委申诉。

牧民代表欧登花拉对本台表示,他们已到过多个部门上访,但递交材料后都未有回覆,他们准备到中纪委申诉,希望中央当局调查军用基地征地的腐败问题。

欧登花拉说﹕我们也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地方,我们下一步可能去中纪委,递交材料。
记者问﹕过去几天,去了那个部门上访﹖
欧登花拉说﹕京军委、民委、国家信访局、还有军纪委、林业部和国土部。

欧登花拉说,他们草场地被强征,每亩仅赔约200元。他们共84亩草场,共4百多户约千人受影响,每个人平均只获赔14万7千元补贴,但当地政府对外谎称赔偿牧民每人96万元,其中包括低保、医疗及养老保险。

自2012年起,政府强行征用四子王旗及苏尼特右旗的草场地,改建为北京军区“朱日和军事基地”,但赔偿过低,军事基地经常演习污染太大,两个旗的牧民分别多次上访,但都没有结果。

来源:自由亚洲台粤语部



2015年1月20日星期二

内蒙牧民上街游行 声援在北京抗议的蒙古族牧民

蒙古新闻
1/20/2015
美国


据蒙古新闻网站的报道, 1月20日,正当内蒙古西部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的70多名牧民代表在北京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前表示抗议之际,内蒙苏尼特右旗60多名牧民也在当地政府所在地赛汉塔拉镇走上街头,抗议当地政府和军队侵占牧民的草场并强行搬迁牧民,同时声援在北京进行抗议的牧民。
这些牧民举着“还我家园,还我补偿,我们要生存”字样的横幅,要求当局保护草场和牧民的基本生存权益。
据悉,这些牧民的抗议行动得到蒙古民众的广泛同情和支持。内蒙古的政治犯哈达和他的妻子新娜,以及异议作家胡琴夫等也积极声援,公开支持牧民的抗议活动。
据抗议者亲友透露,内蒙四子王旗当地警方1月18日对牧民的家属和朋友进行恐吓,警告他们不能与外界和媒体联系,并搜查了部分牧民家庭。
来源:美国之音

更多牧民上街游行,声援北京抗议的牧民

蒙古新
2015-01-20
美国

2015年1月20日,来自南(蒙古西部地区四子王旗和苏尼特右旗70多名牧民代表在北京中国中央政有关府部门前表示抗议之际,苏尼特右旗20多名牧民在当地政府所在地赛汉塔拉镇上街抗议当地政府和中国军队侵占牧民的草场并强行搬迁牧民。

牧民们举着“还我家园还我补偿我们要生存”的横幅要求中国当局保护草场和牧民的基本生存权益。

据抗议牧民家属和支持者透露,2015年1月18日,四子王旗警方对牧民的家属和朋友进行了恐吓,警告他们不能与外界和媒体联系。 至少有5名牧民和他们的支持者遭到警方的威胁,问询和搜查。至少一名支持者的住处遭到警方的搜查后电脑和其它材料被警方没收。

牧民的抗议得到蒙古民众的广泛同情和支持。南蒙古著名政治犯哈达先生和他的妻子新娜女士以及异议作家胡琴夫女士也积极参与声援活动公开表达对牧民抗议支持的态度。






2015年1月19日星期一

内蒙古呼和浩特边检站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检站举行边防代表级工作会谈

蒙古新闻
01/19/2015
美国
来源:新华网

15日,内蒙古边防总队呼和浩特边检站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检站在呼和浩特市举行边防代表级工作会谈并签署《会谈纪要》。 据了解,博音图哈边检站担负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的出入境边防检查任务。
双方签署《会谈纪要》
5日,内蒙古边防总队呼和浩特边检站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检站在呼和浩特市举行边防代表级工作会谈并签署《会谈纪要》。
此次会谈是时隔8年后,呼和浩特边检站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检站举行的首次工作会谈。双方在友好务实的氛围下共同谋划2015年合作交流事宜,就建立常态化会谈会晤联络机制、国际传真联系制度、共同防范和打击跨国犯罪活动制度、跨境紧急救助协作机制,以及促进互访业务学习交流,加强友好交往合作等8个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磋商,达成一致共识,并签署了《中国呼和浩特边防检查站代表团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防检查站代表团工作会谈纪要》。双方表示,要以此次会谈为契机,进一步拓展和深化中蒙航空口岸边防检查机关互利合作,共同维护中蒙双方边境口岸地区安全畅通,不断提升边检服务水平合作内涵。期间,蒙古国代表团一行还观摩了呼和浩特航空口岸执勤现场,并与检查员代表进行了业务交流。
据了解,博音图哈边检站担负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的出入境边防检查任务。(塔娜 康国宁)
15日,内蒙古边防总队呼和浩特边检站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检站在呼和浩特市举行边防代表级工作会谈并签署《会谈纪要》。 据了解,博音图哈边检站担负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的出入境边防检查任务。
双方庆祝签署协议
15日,内蒙古边防总队呼和浩特边检站与蒙古国博音图哈边检站在呼和浩特市举行边防代表级工作会谈并签署《会谈纪要》。 据了解,博音图哈边检站担负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的出入境边防检查任务。
会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