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蒙古帝国之四大汗国的兴衰历史简述

蒙古新闻
10/29/2015
美国


 蒙古帝国之四大汗国

1. 钦察汗国,也称金帐汗国,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封地,主要辖区是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山的地区,对于俄罗斯各公国享有宗主权。在其他汗国包括元帝国对于自己的领地的统治都出现问题的时候,金帐汗利用俄罗斯大公们之间的矛盾,统治相对稳定。直到俄罗斯英雄伊凡大帝的出现,使四分五裂的俄罗斯各城邦逐渐统一了起来。而与之相反,金帐汗国却开始分裂为喀山汗国、克里米亚汗国、西伯利亚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等小汗国,最后被俄罗斯相继吞并。

2.察合台汗国,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封地,主要辖区在天山南北。1314年,原本让位与自己哥哥也先不花的察合台汗怯伯复位,把国都从阿力麻里迁至撒马尔罕,在河中地区提倡农业,实行改革,而也先不花汗则坚持游牧传统,汗国开始分裂为东、西两部。东部以阿力麻里为中心,包括喀什、吐鲁番一带;西部以撒马尔罕为中心,统治河中地区。今新疆绝大部分地区在东察合台汗国统治之下。也先不花为东部汗,怯伯为西部汗。也先不花、怯伯死后,西域蒙古各部各自为政,互相攻杀。1348年,统治天山南路的杜格拉特部权臣布拉吉找到一个18岁的贵族秃黑鲁帖木儿,宣布他是也先不花的儿子,并在阿克苏拥立为汗。历史上把秃黑鲁帖木儿统治的地区称为东察合台汗国。秃黑鲁帖术儿是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蒙古汗,他用强制手段迫使天山以北16万蒙古人改信伊斯兰教。1363年,秃黑鲁帖木儿死,东察合台汗国发生内乱,布拉吉之弟卡玛鲁丁夺取了政权,并残杀秃黑鲁帖木儿的子女及眷属18人。1389 年,幸存的秃黑鲁帖木儿的幼子黑的儿火者即汗位,建都于别失八里;1418年,黑的儿火者之孙歪思汗,又把国都迁到亦力把里(今伊宁市),所以东察合台汗国也称“别失八里国”和“亦力把里国”。东察合台汗国从1348年建立,历经8代、15位汗主政,到1514年被叶尔羌汗国取代,计立国166年。而西察合台汗国在秃黑鲁帖木儿死后不久,便被自己的将军铁木尔夺取了政权。

3.窝阔台汗国: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的封地,领有额尔齐斯河上游和巴尔喀什潮以东地区。建都叶密立(今新疆额敏县).1229年窝阔台继帝位后,将封地赐给其子贵由。1251年蒙哥汗即位后,以窝阔台系诸后王屡与作难,将封地分割,分授诸王,以去其势。窝阔台子合丹领别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萨尔北破城子),灭里领额尔齐斯河之地,窝阔台孙脱脱领叶密立,海都领海押立(今伊犁西)。1260年忽必烈称帝后,海都自以太宗嫡孙不得立,先后联合阿里不哥、乃颜、笃哇争夺帝位。1301年(大德五年)兵败走死,汗国势衰。1310年(至大三年),海都子察八儿为察合台系后王怯伯所败,封地并入察合台汗国。

4.伊尔汗国,又称伊利汗国,成吉思汗孙子旭烈兀西征后建立,是东滨阿姆河,西临地中海,北界里海、黑海、高加索,南至波斯湾的大国。今伊朗、伊拉克、南高加索的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中亚的土库曼斯坦都由伊尔汗直接统治;阿富汗斯坦西部的赫拉特王国是伊尔汗的属国;小亚的罗姆素丹国名义上是属国,实际上由伊尔汗派官治理。在合赞汗(1295-1304年)在位时,进行了一系列改革,1295年6月19日,他率领将士改宗伊斯兰教,当年11月3日即汗位,取名穆罕默德,自号素丹。此后,蒙古贵族和伊朗贵族日益合流,伊尔汗国组建成为一个伊斯兰国家。在合赞汗死后不久,伊尔汗国便陷入混乱,1335-1378年的四十多年间,地方总督先后拥立八个伊尔汗,在争权夺利的混战中,建立了各自的封建小王朝:贾拉尔朝(1336-1411年),1340年建立,据有伊拉克、阿塞拜疆、摩苏尔和迪亚巴克儿;克尔特朝(1245-1389年),1342年独立称王,据有赫拉特和呼罗珊部分地区;穆札法尔朝(1313-1393年),1353年建立,据有法尔斯、克尔曼和库尔德斯坦,称臣于开罗;赛尔别达尔国家(1337-1381年),这是由起义农民于1353年建立的政权,据有呼罗珊北部。1380年以后,在伊儿汗国废墟上建立的各封建小王朝,先后被铁木儿帝国灭亡。
来源:微信 安达空间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席海明:中國民族矛盾由專制獨裁引發

蒙古新闻
10/28/2015
美国

法廣《公民論壇》專欄報導:隨着大陸經濟結構的巨大變化,各種矛盾日益凸顯。除越來越尖銳的社會矛盾外,少數民族地區的民族矛盾也愈發激烈。如何在中共強權統治下,提升少數民族的地位?成為引發民主志士關注的焦點。為此,旅居德國的大陸民主人士在德國科隆再次舉辦“蒙漢民族與民主問題”研討會。我們有幸採訪了歐洲蒙維藏漢協商會主席、內蒙古人民黨前主席(蒙古新闻添加)席海明先生。

*法廣: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本次研討會召開的宗旨。

席海明: 這次研討會、我們原來開過一次,這是第二次。主要是我們覺得在爭取大陸各種權利鬥爭中、都是互相連在一起的。它的總根源是中共的獨裁專制統治。在民族問題 上,表現了對蒙古族人民權利的壓迫和無情地對他們權利的蔑視。所以大家應該互相團結起來,才有力量。而且民族之間的矛盾,實際上背後還是專制獨裁、或者一種權貴集團引發的。不是說蒙古人反對漢人、或者是維吾爾族人反對漢人,而是反對它的政策。所以這種情況下,大家要溝通一下很重要。這樣互相理解,最後取得大陸民主化過程中應該共同奮鬥。所以為了溝通、理解、互相之間更近一步的聯繫,我們召開這次會議。這次會議主要開三天:從11月27號到29號,請各地對 民族問題和民主問題有研究、這方面有道義的人來做報告。我們也組織一些討論。主要是搞清楚:大陸的民族問題不是蒙古人跟漢人的問題、不是蒙漢問題,也不是蒙古人跟漢人人民之間的矛盾,而是大陸統治者壓迫蒙古人、剝奪蒙古人的權利的鬥爭。第二,背後的問題主要是民主化的問題。民主是根本。因為民主實現了,不是萬能葯,能解決一切問題;但是民主是解決問題的必要前題。沒有民主,就無法談民族問題。一談就把你抓起來。只有民主了,才有可能尋求解決的可能性。所以 在所有的民主國家裡,這個問題呢,到現在為止解決得很好。比如蘇格蘭要獨立,公投,沒有通過;魁北克要獨立,公投。這樣看,民主是解決民族問題的必要前題。這個前題不能少。

法廣:近年來,大陸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矛盾似乎愈演愈烈,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席海明: 我認為各地區有所不同,但是有一點共同。從我們內蒙的情況看,蒙古人現在的鬥爭是一種生存鬥爭。因為最後一道防線是活不下去了。草原是蒙古人的命根子,也 是文化存在的根基。過去在毛澤東時期,是“政策邊疆、支援邊疆”,“農業學大寨”等,是進人開發;鄧小平之後,開始大量地開礦。蒙古人最後的一點兒地都快 要被剝奪了,沒有土地了。原來是游牧,最後游不下去了,還有個牧。現在牧也不讓了。最後說是草原是蒙古人給搞壞的。蒙古人本來家園被毀壞了,受到了一次地危害;第二次呢,它又把蒙古人放牧的權利也給剝奪了。現在跑出來圈養。而且最近我覺得他們政策有很陰險的一面,就是牧產品:羊肉、羊毛、羊皮非常便宜,降價。然後牧民需要的一些東西呢,生活用品呢不斷漲價。這樣呢,從經濟上看,放牧已經沒有贏利、維生的可能性。我認為這背後的目的呢,中共還是想逼着蒙古人 放棄草原,剝奪蒙古人的土地所有權。現在呢,內蒙的問題,土地所有權不明朗。原來是民族所有權,後來呢,共產黨來一紙白文,就成了國家所有制了。原來還保 障你能夠用。使用權有,現在使用權在剝奪。官商勾結、權力階層跟官商勾結,剝奪蒙古人最後的土地。所以對蒙古人來說,現在這種維持生存的一場最後的鬥爭。 漢語有句話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嘛。蒙古人一直奉公守法、老老實實地,所以被欺負越來越厲害。但是現在呢,他們也是忍無可忍了。已經是沒有退路了。

法廣:少數民族議題與民主話題之間是否有着密切關連?

席海明: 有。就是我剛才也提到了。就是民主化是解決民族問題的必要前題。這個問題如不解決,現在提問題他不讓提,你要提出問題,他把提出問題的人給解決了,問題不 解決。所以呢,有些問題本來是在合理階段呢,就合理解決了。矛盾就能夠緩解了。但是,現在呢,我認為這就是習近平的政策。他就是想把民族問題搞成反恐。最 後逼迫你上梁山。讓你造反,最後把你當成恐怖分子來消滅掉。現在蒙古人,比方說2011年,有個莫日根事件,拉礦的車把一個牧民莫日根軋死了。蒙古人當時 起來反抗。後來官方就是大事化小、多給點錢,把這個事安撫下來了。最近我又看到了,九月份在臨河市的五原,有一個蒙古人在那兒開車。失去土地的蒙古人吶, 說得不好聽點兒,有點像喪家之犬。為了生存,到處奔波。這個人到一個叫寶柱的,去那兒開車。為了養家糊口。但是被紀檢委的一個幹部開車軋死了。軋死後,那 個幹部到現在還逍遙法外。他們家屬要求處理,也得不到處理。

我覺得蒙古人現在的問題是:生存沒有保障。另外經濟上他已經完全被擠到一種邊緣化的地位。在自己的土地上失去了土地以後,沒有生存的能力,而且他在現代社會的競爭中,游牧民族進城以後,只能混在社會的最底層。民族壓迫、或者叫民族生存,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了。

法廣:您認為,何為民族問題的癥結所在?

席海明: 我認為還是要保障權利。共產黨原來答應說,一塊兒打日本,打完日本,你們可以獨立。這是毛澤東起草的。後來他說要自治。解決民族問題的藥方是自治。自治, 就是自己在自己的家裡當家作主。實際現在共產黨違背自己的諾言。民族區域自治政策徹底破產了。根本蒙古人就沒有自治權,連提意見的權利都沒有,提意見就把 你抓起來。所以何談“治”呢!過去自治區成立的時候,內蒙自治區的第一書記都是烏蘭夫、蒙古人。在新疆也有這種情況,還有在西藏。當然軍管時,西藏是軍人 掌權了。但是後來共產黨對蒙古人、或者對少數民族不信任。因為共產黨這些幹部也是在共產黨選拔下提上來的幹部,(蒙古人)他只能當第二把手,不能當第一把 手。 對他自己提上來的人,他也不信任,在搞民族歧視。所以蒙古人在不被信任以後呢,心裡是很痛苦的;有的人想表衷心,他也不買賬。共產黨也不認。所以呢,就有許多底層的人民有情緒化了、有些人喊出獨立。喊出獨立,我認為是共產黨不落實自治逼迫出來的一種情緒化的表現。所以如果要真正落實自治權,按他們說得一樣,實現承諾,問題會得到緩解;最後真正落實自治;慢慢地把一些激進的情緒壓下去、民族問題也可能變成非對抗性的。通過協商得到解決。
(流芳/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采访)
来源:法广
链接: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1027/720377/

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蒙古国总统将于11月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蒙古新闻
10/27/2015
美国

据日本共同社10月27日援引多名中国和蒙古外交界人士消息,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或将于11月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首脑会谈,有关协调工作正在展开。这将是蒙古国总统时隔约5年再次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额勒贝格道尔吉2009年出任总统,次年便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当前受到资源价格低迷和外资撤离的影响,蒙古国经济出现恶化。额勒贝格道尔吉第二次正式访华可能意在寻求经济援助。
消息人士透露,此次访问或将安排在11月上旬,届时他可能在北京与习近平等中方政要举行会谈。
蒙古作为资源大国,届时有望与中国在矿业等领域展开进一步合作。
在上周(10月24日)刚刚举行的中国-蒙古国博览会矿产资源开发洽谈会上,中蒙两国刚刚签署了《关于合作开展有色金属及页岩气勘查开发的协议》、《共建中蒙跨境经济合作区谅解备忘录》、《关于奥尤陶勒盖铜矿产业合作备忘录》等4个合作协议,意向投资金额315亿元。中国证券网讯据日本共同社10月27日援引多名中国和蒙古外交界人士消息,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或将于11月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首脑会谈,有关协调工作正在展开。这将是蒙古国总统时隔约5年再次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额勒贝格道尔吉2009年出任总统,次年便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当前受到资源价格低迷和外资撤离的影响,蒙古国经济出现恶化。额勒贝格道尔吉第二次正式访华可能意在寻求经济援助。

消息人士透露,此次访问或将安排在11月上旬,届时他可能在北京与习近平等中方政要举行会谈。
  
蒙古作为资源大国,届时有望与中国在矿业等领域展开进一步合作。
在上周(10月24日)刚刚举行的中国-蒙古国博览会矿产资源开发洽谈会上,中蒙两国刚刚签署了《关于合作开展有色金属及页岩气勘查开发的协议》、《共建中蒙跨境经济合作区谅解备忘录》、《关于奥尤陶勒盖铜矿产业合作备忘录》等4个合作协议,意向投资金额315亿元。
(蒙古国投资咨询网)

内蒙民权领袖哈达之子获释狱中遭反复洗脑

蒙古新闻
10/27/2015
美国

hada-1
威勒斯出狱后和姥姥合影。(摄于2015年10月25日,新娜提供

因反抗国保对母亲的贴身跟踪而遭拘留的内蒙异见人士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周日(25日)获释,他对本台表示,在狱中遭反复洗脑。同时,哈达也表明,将控告包头警方非法拘留其儿子。(戴维森 报道)

哈达周二(27日)接受本台访问时称,威勒斯于周日上午获释,当天晚上即回到了呼和浩特市的家中。父子俩还喝了一点酒庆祝。威勒斯没有受折磨,但在拘留前被国保打伤的手还没有好。

他说:出来了,他是25号晚上10点来钟(回到呼和浩特)。监狱里他说还是可以,就是被拘留之前不是打了他嘛,手还没好呢,我看了看,手被打破了。这次他来了以后,我们俩稍微喝了一点酒,也不多,也就意思意思吧,庆祝跟警察斗。

哈达认为,警方拘捕威勒斯是违法的,他们现在准备申请行政覆议,状告当地警方。如果当局不依法处理,他将继续上街示威。

他说:这次是很冤枉,我们俩说好休息两天,完了以后我让他自己写诉状,这样以后就开始告。这行政拘留书上有,不服的话可以走行政覆议程序,到那个地方可以告。先走行政覆议程序,完了2个月时间,两个月不给解决的话告到法庭上去。那个法律程序上都写得很清楚,不遵守的话我已经说好了,现在很多人支持我们告状,到时候我就上街抗议了,只能是这样。

本台欲以电话采访威勒斯,但他目前通讯受限制,只能使用社交网络回答本台记者的提问。

威勒斯称,拘留从15日开始,至25日出狱,在狱中没有受到体罚性的折磨,但精神折磨依然存在。拘留期间,还多次遭洗脑。包头市第一行政拘留所从所长、副所长、教导员,再到管教民警,都分别找他谈话。

拘留所方面谈话的主要内容分别是,第一,要求他不要支持他的父母,要划清界限,要他跟党走, 不要分裂民族。第二,所里称,现在中国是强大的,你们一家三口再怎么努力也斗不过一个国家。第三点,就是提出来只有共产党可以解决你们的问题,不要幻想外国势力可以帮助你们等等。

谈话中还反复强调不要接收境外媒体采访,不要参与农牧民维权。关于境外媒体报导维权问题,他们的说法是,现在中国强大了,敌人怕中国强大,所以变著法要给中国制造麻烦,抹黑等等。

威勒斯认为,从他自己的观察发现,这些谈话都是官样文章,从进去到出来接触到各级底层都是接到命令办事,私底下很多人都是抱著同情的态度,明白他是因为父母的问题被株连。此次被拘留的主要原因,还是跟我母亲最近帮助牧民维权遭到报复有关系,用亲人当筹码,这是历来的做法。

威勒斯坦言自己的​​压力很大,首先作为年轻人,他不能拥有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的机会。其次,父母的不公平待遇也是其压力的一部分。

在被问及是否因此怨恨父母让自己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时,他表示, 以前不懂事时曾怨恨父母,但现在他称“是我们的国家和体制造成的这种怪象”。

最后,威勒斯希望就当局株连政治犯亲属在做法,向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自己的声音。他说,像习近平等人年轻时候也是受到父母问题受过珠连,作为过来人和领导人,能否有避免这种错误的智慧和办法?这是他所期待的。

哈达的妻子新娜表示,因为父母的因素,威勒斯一直遭受了严重的打压,此前甚至因此有严重的抑郁症。他的爱好是摄影,但两部照相机和手机都被公安厅给抢走了。但现在她感到欣慰的是,孩子长大了,也成熟了。

她说:威勒斯以前有严重的抑郁症,后来抓了以后,刺激一下反而好了。我这么多年,就他我特别担心。通过这次看,孩子成熟了。以前公安厅就抢他两部手机,两部照相机。不要脸,就流氓了。我都气得不行,我儿子呢,很坦然。这次也是,大了,懂事了。

因为组织民权运动,哈达一家20多年来一直遭受严厉的打压。除哈达被囚禁19年,至今依然被严格监视,妻子和孩子都遭遇牢狱之灾。同时, 目前哈达是单独住在警方租的房子,被全面监控。警方禁止新娜和儿子威勒斯与他一起生活。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通辽扎旗三村民草场维权面临起诉


蒙古新闻 
10/26/2015
美国


m1026-ql2p1.jpg
通辽市扎鲁特旗村民为土地纠纷上访被驱散(牧民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扎鲁特旗嘎亥图镇一百多位村民,今年早些时候到旗和镇政府维权,抗议当局将村民的地划给国营林场,以及村支书勾结村长霸占五千多亩林地,结果26位抗议者被抓。其中席曹要力吐、包宝柱及闯将3人现被以“妨害公务罪”起诉,案件已移送检察院。村民本周一说,村书记和村长是近亲关系,当村干部十年,利用职权霸占村民合法土地多年,勾结外人中饱私囊.
通辽市扎鲁特旗嘎亥图镇塔拉宝力皋村村民本周一告诉本台,该村书记席巴图曾是副村长,在连续两届出任书记的六年期间,利用职权霸占土地,还与当村长的叔伯兄弟席银龙勾结,利用职权霸占村民合法土地多年,上述两人及他们的亲戚在村内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形成了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而早在二十年前,旗政府与村干部未经村民同意,将该村部分土地划给国营林场,导致冲突不断。今年7月份,村民到旗政府上访维权,遭到特警驱散和抓捕。蒙古族村民赛罕说:“因为土地纠纷的事情,与邻村起冲突,矛盾激化。2015年7月11日,有村民二、三十人,去政府门前维权。通辽市扎鲁特旗鲁北镇的公安出动警力,打他们,把他们抓走拘留。还有三个人至今没有放,听说已经移送到检察院”。
塔拉宝力皋村有一百多户,村民代表包额日德本周一对记者说:“书记霸占了五千亩地,有的卖给人家,有的自己在耕种”。
记者:你们有没有向政府反映,或者去通辽市、去扎鲁特旗?
回答:我们反映了,向旗里反映了,不管。他们(旗政府和镇政府)都像一家人似的。
记者:听说有三个人的案件已经移送检察院了,是吗?
回答:是的,就是为保护生态,把人家外面来的人放羊,撵出去。他们还砍树,不让他们砍。
记者:这三个牧民叫什么名字?
回答:一个是席曹要力吐、包宝柱,闯将三个人。
村民称,1994年,旗政府及村干部把村民的合法土地划给林场,但未经村民同意,也无任何解释。之后村民和林场之间经常发生纠纷和冲突。今年7月11日,一百多位村民去鲁北镇政府门口维权,公安到场镇压。蒙古族村民李双玉对记者说:“本来是我们村的地,1994年,我们旗政府把地划给林场,霸占我们的地。今年,我们盖了一个小房子,盖完就给林场的人推倒了。我们村找镇政府和旗政府,都没有人管。还抓了我们3个人。当时我们村去了一百多个人。他们当天抓了我们26个人,现在还有3个人,说是妨害公务”。
村民表示,他们村多次遭到村干部带来的身份不明人士骚扰和破坏,包括到深山里乱挖五角枫树,而五角枫树是比较有价值的树木,每棵树价值约十万元人民币,虽然有护林员看管。但村长和书记都视而不见。反之,见到村民上山捡干柴,动辄罚款数千元。本台记者周一致电多位村干部,但无人接听。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唯色:将“民族”改为“族群”的用意

蒙古新闻
10/25/2015
美国

前不久读了蒙古人学者、日本静冈大学教授杨海英的日文著作《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中译本,译者是分别居住在中国和日本的刘英伯、刘燕子父女。这本书正如王力雄在推荐序中所言:是“所有汉人都该读的书”,中共几十年来在民族地区实施的包括过去的文革、今天的“西部大开发”和“维稳”等一系列措施、政策,将导致“……多年积累的蒙古人烈火,终有一天会使内蒙古问题和西藏问题、新疆问题一样全面爆发。”
而近些年,正如杨海英先生在后记中概述的,“中国的民族学者为国策有效地推进而不遗余力”,其中一方面,即创建新的理论以应付新的时期爆发的民族矛盾。他所列举的重要事实之一,我认为极有意思,有必要转载并介绍。
1990年左右,中国民族学者以及民族理论的制定者,悄悄地做了一件事,将英文中的“民族”(Nation)这一关键字更改成为毫无政治权力的“族群”(Ethnic Group),认为“民族”若不改成“族群”,将导致更深的国家分裂危机。尤其是在2008年西藏抗暴、2009年新疆动乱之后,包括自由派在内的中国诸多学者纷纷附议体制内民族学者马戎有关取消民族划分和民族区域自治的建议,而马戎本人早在2004年就撰文推广他的“关于民族关系的新思路”,事实上这都是一系列的步骤。
在那篇文章中,马戎向中共建言献策说,“中华民族”的“民族”与“五十六个民族”的“民族”,其性质、意义都不同,而国际上通用的“民族”(Nation)是有很明确很鲜明的政治含义的,包括与民族自决权和独立建国的权利联系在一起。而“族群”是指一定文化与历史的团体,没有将固有领土联系的“民族”危险,没有明确的政治含义。因此将五十六个民族改称“族群”,目的就是淡化政治色彩,避免潜在的国家分裂的危险,从而实现统一的“中华民族”的族群认同,而非各个民族的政治认同。
杨海英先生批评说,蒙古民族、西藏民族被代之以“蒙古族群”、“西藏族群”,这意味着,如中国境内的蒙古人原本与“独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蒙古人血脉同根,共有价值观、文化传统、历史记忆、畜牧业社会的经济生活……本来拥有民族自决的‘民族,国家’政治构建根基,由此业却已沦为汉人统治下的国家的二等公民,奴隶式的族群圈。”而“这些学者的‘理论’对今天中共的独裁政权起着‘帮忙’或‘帮闲’的作用。”
2014年12月
来源:为泽唯色的博客《 看不见的西藏

包卓轩获得天恩国际交流基金会本年度“希望奖”

蒙古新闻
10/25/2015
美国

由八九一代于2010年在中国成立的“天恩国际交流基金会”授权本台记者发布公告:将2015年度的“希望奖”颁发给维权律师父母被中国政府逮捕的16岁少年包卓轩(包蒙蒙,蒙古人);同时分别获得该基金会“公义奖”和“给予奖”的是:维权律师唐荆陵和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玲。
“天恩国际交流基金会”今年是第二次举行颁奖活动。去年,胡石根获得“公义奖”。 陈西之妻张群选、朱虞夫之妻蒋杭丽、刘贤斌之妻陈明先、陈卫之妻王晓燕获得“给予奖”。赵常青之子、王德邦之女、孟元新之子、李智英之女获得“感恩奖”。
(责编:寇天力)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

安倍晋三进入中俄瞄准的中亚要塞

蒙古新闻
10/24/2015
美国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夫人安倍昭惠周五结束对蒙古的访问后,开始了重要的中亚五国之行,并抵达第一站-土库曼斯坦。安倍首相夫妇在未来6天里还计划访问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
在土库曼斯坦,安倍与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会谈中,达成日本协助土库曼斯坦建设天然气设施和基础设施等合作协议。周五晚首脑会谈后,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称:“通过安倍首相这次访问,决定了总额超过180亿美元的合作项目。”
这些合作项目包括随安倍访问的日企首脑与土库曼斯坦企业首脑达成的建设大型发电站的合同与备忘录、日挥等5家日企与土库曼斯坦国营企业达成的建设天然气设施约84亿美元的基本协议、三菱商事和三菱重工获得从天然气提炼化学制品的约42亿美元的正式生产计划,另
外还确认了日本协助土库曼斯坦建设铁道和道路的合作协议。
对天然气储藏量居世界第4位的土库曼斯坦,作为首次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会谈后高兴地说:“期待能看到经济方面取得很大进展。”
日蒙战略伙伴关系
在土库曼斯坦之前的蒙古访问中,安倍与蒙古总理赛汗比勒格达成了加强经济关系的协议,安倍也要求与朝鲜有外交关系的蒙古协助日本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的问题。会谈中,赛汗比勒格说:“与日本的友好关系是蒙古的优先事务。”安倍回答:“这是我前年以来第二次访问蒙古,从来没有在任中的日本首相两次访问蒙古,希望能接受安倍政权这种重视蒙古的表现。”
二十一世纪后,通过经济援助、贸易和文化交流,日本和蒙古政治关系安定良好,安倍第二次政权成立后不到半年已访问过蒙古,这次是再访。
赛汗比勒格告诉安倍,为了让蒙日今年2月签署的《经济合作协定》生效,蒙古必要的三个相关法周四在蒙古国会成立了。安倍高兴地说,希望今后通过该协定进一步发展两国经济关系,双方达成加强关系的共识。
安倍还在与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的会谈中,确认了通过两国首脑频繁交流的“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性。
外交盲点里的要塞
周五凌晨安倍抵达的中亚,是2006年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以来,时隔9年日本首相再次到访的外交“盲点”,也是日本首相首次一次性地遍访中亚5国。
包括中国在内,日本内外一些传媒形容安倍这次访问蒙古和中亚“是谋求资源和针对中俄”, 安倍周四离开东京前,在东京羽田机场也坦率地说:“蒙古和中亚既是亚洲中心位置,也连接着东西方,是地政学上非常重要的地区,希望与各国关系有飞越性地加强。”
佳能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主干宫家邦彦说:“安倍此行最重要的是这些地区介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也与阿富汗、伊朗接壤。日本对这一地政学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地区能否产生影响力,可能影响整体国际政治”。
他说:“日中关系不仅在东京与北京之间穿梭,还要从中国面临的各种问题来考虑,日本有必要与中国接壤的各国构筑坚实关系,日本已与东南亚建立这种关系,与俄罗斯谋求建立这种关系,但没去中亚就谈不上俯瞰外交。”不过他也指出:“日本近年大部分政权短暂,顾不上中亚外交,只有小泉、安倍这种长期政权才能顾及。”
地处中俄之间不安
中亚5国是苏联瓦解后而独立的国家,国家安全上依然与俄罗斯关系深厚,俄罗斯有意与中亚5国构筑经济同盟,谋求前苏联范围的经济共同体。而中亚5国另一端的中国在提倡“一带一路”中,迅速推进基础建设和开发资源投资。
夹在两个不断增大影响力的大国之间,中亚5国基于维持独立国家的格局,希望取得国际政治平衡,谋求中俄以外的其他国家参与中亚事务,尤其期待日本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技术和训练人材。
最近中亚5国还面临“伊斯兰国”等国际恐怖组织渗透的国家治安威胁,也表明急需日本管理国境、对抗毒品的合作等。
东京广播系统电视TBS周五针对安倍访问土库曼斯坦获得成果说:“虽然土库曼斯坦生产的天然气一半以上向中国出口,但日本考虑通过向民间商务提供高科技,加强两国间的经济合作关系。”
(美国之音)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蒙古

蒙古新闻
10.24/2015
美国






蒙古总统新闻网2015年10月22日讯  前来蒙古进行工作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夫人安倍昭慧今天抵达蒙古后,应邀前往蒙古总统官邸做客。
   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是做客于安倍首相官邸的第一位外国元首,那么,这次安倍晋三夫妇是做客于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官邸的首位外国首相夫妇。
   在出访中亚国家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先对蒙古国的访问,此间被认为对两国关系具有特殊意义。
   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会见时间虽然短暂,但就很多重要问题交换了意见,仍不失为卓有成效的会见。
   会见期间,蒙古总统表示蒙古国大呼拉尔和政府成员对日本的关系持有一致的立场。
   蒙古国和日本之间缔结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使两国经济关系在其内容方面迈上了新台阶。
(Shina Blog)

2015年10月23日星期五

获释后监控升级 哈达一家处境恶化

蒙古新闻
10/23/2015
美国


因不屈从当局持续打压,曾被囚19年的蒙古族政治异见人士哈达出狱后大半年,当局对他及家人监控持续升级,亲友上门被查问或扣押,买东西也遭查问。哈达周五(23日)接受本台专访时透露,当局想将他们全家逼入绝境。此外,当局正在持续威胁当地维权农牧民,并称他们是民族分裂份子,禁止维权牧民和他们联络。(周子楠 报道)

经历长达19年的牢狱生涯的哈达,虽然去年12月获释, 但并没能完全获得自由。据悉,哈达和妻子新娜、及其31岁的儿子威勒斯被安排住进当地警方租来的房子里,依然处在当局严密的监控之中。而威勒斯本月15日因反抗越来越严密的监视,不但遭到国保的殴打,还被处以10天的拘留。

哈达表示,去年当局在释放他的时候,就已经告知会遭到2年的监控,并要求他有事要滙报,并定期滙报思想,被他拒绝。

他说:自从释放的时候就跟我说了,以后要有活动,要滙报。还要定期思想滙报。这两个我坚决不接受!因为我已经是公民,不可能接受你们那一套东西,我在监狱的时候,也没有接受过你们那一套东西,现在是获得自由了,更不可能。这样以后呢,他们告诉我,两年之内要监控我,上街什么的跟踪。跟踪就跟踪吧,你说也跟踪,不说也那样。

哈达称,放出来后,当局对他进行监视。监视还只是白天,贴得也不算紧,但从今年3月10日以后,监视立即升级,从原来的白天跟踪监视发展到24小时的轮班紧跟。

他说:放了以后呢确实是开始跟踪,但是那时候比起现在好多了。门口没人,上街以后跟得也不是那么特别的紧。到了30月10号左右吧,我一个朋友给我送来几本他写的书,这个来的是两个师大的大学生,他们俩就送来嘛。他们一走,我看见跟踪他们,第二天我就听到,两个人都被抓了哇,关了好几个小时候放了。

哈达称,从那以后,国保对他们的监视就升级了,白天晚上都有人,对他家进行24小时监视。如果他们要离开,从进电梯开始,国保就跟著。到院子里,也有5、6个人紧跟。他们到院子里的商店买东西,也有人跟著拍照,并询问售货员他们买了一些什么。上街的话,如果他们坐公交车,车上就有两个跟著,外面还有两辆车紧随。

此外,亲友上门也会被检查,并登记身份证,如果带吃的东西,也会被严密搜查。如果说真正的亲戚上门,还能进来,如果不是亲戚,就会被抓起来审问,追问来的原因,谈过什么话等等。这样一来,很多亲戚就不愿意来往了。

哈达称,如果他和蒙古族人交流,当局则特别紧张。他们担心这些人会受到他的影响。

他说:汉族的话,接触一些说说话,他们不在乎。蒙族的话他们就特别怕。共产党最怕的是什么民族地区先动起来,就怕这个。在监狱我就看到,对这个问题他们是特别害怕。一般的汉族地区的骚乱他们就重视得不这么严重。

据悉,由于严密的监控,并禁止包括儿子威勒斯在内的人出去打工,哈达一家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哈达表示,因为自己的钱被警方冻结,他们将生活开支压缩到最低,并一直靠亲友借钱生活,但现在连借钱都已经快借不到了。更雪上加霜的是,公安租了房子让他们住,但却禁止他们工作,但物业费用,现在也要他们自己去缴。现在面临无法刷卡,电梯都无法打开的地步。

另据哈达的妻子新娜亦表示,因为持续就内蒙农牧民维权事件上发声,哈达一家也遭到了当局的压制。内蒙古巴音淖尔盟乌拉特中旗的农牧民,准备拦截内蒙负责人王君的视察车队告状,多名牧民因此被抓,并关押超过48小时。更让他们不解的是,一些被抓的牧民被强制抽血。当局的这种做法目的不明。此外,因为她帮汉语不熟练的牧民写申诉书,当局立即恐吓参与及签名的牧民,称哈达一家是民族分裂份子,和他们交往会带来麻烦。

她说:最近乌拉特的额公安私下找牧民谈话,主要是恐吓牧民,不让他们签名,并且威胁说,新娜是个民族分裂煽动份子,如果再来往,如何如何。而且有的人有工作嘛,说如果牵连的话,要怎么怎么的,很多人就退却了,而且不说话了。

这个说法得到了牧民的证实。他们表示,因为警察的持续骚扰和打压,向内蒙高层告状地方政府侵犯牧民的草场权益的努力,没有效果。

为此,本台记者再次致电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试图了解他们持续监控哈达一家的法律依据,但公安厅新闻办称不知情。

据悉,哈达一家的处境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周四,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观察”发布新闻稿,对哈达服刑19年期满后仍被当局以囚犯对待给予了关注。

哈达系内蒙古知名民权人士,曾因创立“南蒙古民主联盟”争取民族的民主与自由,1992年把组织更名为南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

2010年12月刑满后,哈达又被当局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其妻子和儿子也因此入狱。去年12月9日,哈达出狱后,全家也一直受到当局24小时严密监控和贴身跟踪。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南蒙古观察:哈达19年刑满仍遭软禁 形同囚犯

蒙古新闻
10/22/2015
美国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观察”星期四(10月22日)发布新闻稿表示,内蒙古政治异议人士哈达于去年12月在中国监狱服刑19年期满后,仍被当局以囚犯对待。
新闻稿说,哈达的妻子新娜向南蒙古观察告知了哈达的处境。相关照片显示,中国国家安全人员在楼梯口和走廊里放置折叠床和椅子,每天24小时轮班监视哈达的一举一动。新娜说,照片说明对哈达的监禁仍在继续,只是换了个地方,这就是哈达获得的所谓“自由”。哈达说,他的健康状况也在持续恶化。他被软禁在公安局所属的一套房内,待遇一点也不比囚犯更好。而且,他走到哪儿,国安人员就紧紧地跟到哪儿。     (责编:寇天力)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建中立国的蒙古:土地要不来,蒙人可回来统一

蒙古新闻
10/21/2015
美国


     (王宁报道)根据联合国等网站资料,中立国一般分为战时中立国和永久中立国两类。中立国通常是不卷入战争的,但是外敌如有进犯,中立国仍然可以为了捍卫自己的主权和领土进行还击的,而不是坐以待毙的。中立国可以出面调停战争或者为参与战争的国家遣返战服等,还有遣返国与国之间的间谍等义务工作。中立国不参与结盟运动的。
    
建中立国的蒙古:土地要不来,蒙人可回来统一/王宁
  
    图片: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一角。读者供图
    
     曾长期居住在蒙古国,现在在日本进行研究工作的蒙古人士呼必思格拉图先生对记者说:“由于蒙古国的地缘政治只能是保持中立为好。如果想靠住美国或者德国,任何进出口均需要中国或者俄罗斯,这是地理位置决定了的,没有其它办法可以不经过中国或者俄罗斯,因为蒙古国只有这两个邻国,被这两个大国围得紧紧的,没有其它出路,就是总统出国访问的飞机也必须通过中国或者俄罗斯的领空。” 他还说:“现在的蒙古人(蒙古国民众)都是现实主义者,和内蒙古统一现在肯定不行,对他们(蒙古人)来讲根本不现实。”该蒙古学者透露了蒙古国政府高层有过想要蒙古人都回来蒙古国的言论,就是,土地回不来,就要人回来统一在一起。这个意思是说,内蒙古与外蒙古的这两块土地很困难合一,那就内蒙古的蒙古人可以回到自己的蒙古国,形成一个蒙古民族统一的国家,也就是“土地不统,人统。”不过,这个想法至今还未有可行的完整的法律性政策。如果,蒙古国实现了永久中立国之后,对于“人统”的设想也许可以操作了。
    

建中立国的蒙古:土地要不来,蒙人可回来统一/王宁
 
 国际学者呼必思格拉图在日本呼吁不要核电站。标识带子上的英文就是“禁核”的意思。 

    
     几年前,蒙古国国会议长和蒙古国驻中国大使到访新西兰时,本记者面对面的采访了议长和大使,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蒙古人都在一起当然是最好了,这是我们都想要的,但是,内蒙古那面不好办。”言外之意,内蒙古被中共控制的太严重,蒙古族的人心向着统一,但是,中共和苏共的红色恐怖是阻碍一个大家庭不得不分裂至今而不能再团圆的唯一祸根。
    

建中立国的蒙古:土地要不来,蒙人可回来统一/王宁
  
    图片:数年前的“11月21日,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伊赫滕格尔,美国总统乔治·布什(中)与其夫人劳拉(左二)以及国务卿赖斯(左一)与蒙古国总统那木巴尔·恩赫巴亚尔(右二)及其夫人朝勒蒙·鄂嫩交谈。当日,布什抵达蒙古国进行访问,他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访问蒙古国的在任美国总统。” 新华社/法新 另外,最近两年很多西方政要访问了乌兰巴托,其中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和德国总统分别访问了蒙古国。
    
     直到今天已经被国际公认的永久中立国是7个,主要分布在欧洲,欧盟中的有四个:奥地利、爱尔兰、芬兰和瑞典。其它3个是:瑞士、土库曼斯坦和哥斯达黎加。
   

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乌拉特中旗牧民给王君书记的公开信

蒙古新闻
10/20/2015
美国


王君书记:您 好!
我们是内蒙古巴音淖尔盟乌拉特中旗的牧民, 前几天(10月14日下午)听说您要来我处视察大家很高兴 都想亲自见您一面诉说衷肠 十几位牧民自发聚集在路边等候 ,没成想旗公安局动用武力将路边的牧民强行绑架至当地派出所 ,关押了整整四十八小时 直到您走后才获释。
因牧民要见王君书记被抓一事 已引发广泛关注 ,不仅在当地民众中反响强烈 在网上也不断发酵 影响极为恶劣,当地政府欺上瞒下的不作为行径更是暴露无遗,管中窥豹旗政府与牧民的水火关系也可见一斑,为此 我们特给您写信说说心里话。
古时候老百姓都可以拦轿子喊冤, 而现在的旗政府却不许牧民见前来视察的自治区领导,还态度蛮横 抓人时不出示证件 放人后也不解释羁押的理由,这实在有驳当下中国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希望您过问此事并责成当地政府给牧民们一个说法!否则我们的愤懑难平!
我们还双手赞成自治区政府花巨资打造的“十个全覆盖”工程,更希望这一利民举措尽早实施让底层民众得到实惠,但鉴于各地基层政权的不作为及腐败现状,我们也十分担心真在的有困难农牧民能否受益?凡此种种 故向您提出如下请求: 
一,责成乌拉特中旗公安局给因要见王君书记而被抓的牧民赔礼道歉!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
二,乌拉特 中旗地区众牧民上访告状多年至今得不到解决,希望上面派巡视组彻查是否存在塌方式腐败?更希望我们反映的问题及早落实解决!
三,能否对“十个全覆盖”工程的细目公示社会( 特别是乌拉特地区) 我们也好心中有数 以利于群众进行监督!
四,许多牧民因文化不高请人写申诉材料后 却遭到旗公安的公开阻挠和恐吓,也望您督促当地公安拿出正当理由及合法说辞?
                                          此致
                                                  敬礼
                                                              乌拉特中旗牧民:(签字)

                                                                  2015.10.19 日

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

哈达儿子遭国保殴打处拘留10日

蒙古新闻
10/18/2015
美国


内蒙古异见人士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因为抗议国保贴身跟踪自己的母亲,周四(15日)遭国保殴打,对方并以阻碍执行职务的名义,处以行政拘留10日。此前,为了向哈达和新娜夫妇施加压力,威勒斯曾经被当局以涉及毒品的罪名,诬陷入狱。(卡帕/戴维森 报道)

据哈达的妻子新娜告诉本台记者,冲突的起因是她和儿子被国保贴身跟踪,她表示抗议,但却遭到一位戴眼镜、个子高大的国保辱駡。儿子看不过去,才上前理论,并随后发生了冲突。威勒斯还因此受伤。

新娜说:实际是我和儿子在公园遛弯,国保是多年监控嘛,但这个发生冲突这个员警个高,但是很过分,经常偷听我们母子俩说啥。我们在家不是怕监控嘛,就在外面说点悄悄话。我就说你离远点,(他)反而更近了。我就问,你要干啥?他骂“你神经病”。孩子生气了,你骂什么?上去就打起来了。还有一个国保和我撕巴,拉不开。事后他说是我儿子把他手打了。我说他造谣,我在旁边看的他占便宜更多,个又高,又壮。

新娜称,她儿子是15日早上7点从呼市到包头,专程为婆婆带来蒙古语的音乐碟,上午9点就被抓走了,当局还把婆婆亦带走做了笔录,晚上就告诉他们,威勒斯要被行政拘留。但当局不出示法律文书,婆婆坚持不给就不走,警方才给了两份没有盖章的拘留通知。

她还表示,31岁的儿子威勒斯因为父母的原因被牵连,此前还因为将父母遭迫害的消息发到网上,而被当局以私藏毒品的罪名诬陷入狱。

新娜说:我儿子威勒斯今年都31岁了,受到父母的牵连受了很多的罪。特别是2010年12月10日哈达出来前抓我,后来抓完我以后,我儿子上网把这事捅出去了,给周永康写信,谴责他们父亲还美出来开始抓母亲,接著马上就把他控制起来,但他们又不知道怎么办,他们就想了一个馊招,又去我们家抄家,已经抄了好几遍了。说是抄出毒品,以非法持有毒品罪把我儿子抓起来。我们必须要和他们做斗争!不是依法治国吗?那我们就按照法律的做法,不能说是员警犯法我们就不追究。

威勒斯之前也曾告诉本台记者,他被抓后,当局给他开出几个条件以换取释放,都是不能和外界说父母的事情,没有一条和毒品有关。

新娜还表示,因为自己孩子是正当防卫,他即使被抓了,心态也很轻松,还安慰她说,就当是进去减肥了。新娜认为,警察打人,也应该受到处理,但当局不予理会。

本台记者为此致电包头市公安局,但该局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哈达是内蒙古知名异见人士,曾因创立“南蒙古民主联盟”争取民族的民主与自由,被当局监禁达15年。2010年12月刑满后,哈达又被当局软禁4年之久。其妻子和儿子也因此入狱。去年12月9日,哈达出狱后,全家也一直受到当局24小时严密监控和贴身跟踪。
来源:自由亚洲台

哈达内蒙自治区政府门前举牌促放儿子

蒙古新闻
10/16/2015
美国


m1016-ql1p2.jpg
10月16日上午,哈达手持这个纸牌到内蒙政府门外抗议。(哈达提供/记者乔龙)

video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儿子威勒斯,本周四被包头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以“阻碍执行职务”为由,行政拘留十天。周五,哈达带着抗议材料,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门前举牌抗议,后被数十名公安上前阻止,于是到公安厅要求追究殴打威勒斯的警察责任。这是哈达二十多年来,首次进行公开抗议行动。
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的儿子威勒斯,本周四与母亲新娜在包头住宅区范围散步时,与跟踪的公安发生语言冲突,结果被以“阻碍执行职务”为由,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目前羁押在包头市第一行政拘留所。哈达本周五上午九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冲突的责任在于跟踪的公安:“据了解,这次冲突完全是警方造成的,是他们打了母子,而且打伤了威勒斯。我敦促官方放威勒斯,将打人的警察绳之以法。我马上到内蒙古党委门前,举牌抗议”。
上午十点多,哈达抵达内蒙古自治区党委门前举牌抗议,要求包头警方立即无条件释放威勒斯,但遭到众多特警拦截,并阻止他举牌。哈达告诉记者:“我大概在十点多到的,有好几辆特警车,有几十个警察,他们把我拽住,不准去(举牌)”。
记者:您有没有把牌子拿出来,您跟他们怎么说?
回答:牌子已经举了。他们说这个地方不让抗议,让我去派出所问了情况以后,到公安厅或者信访处反映,他们再调查处理。
本台前一天曾报道,周四上午,哈达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在包头住所外谈论家事,一位负责监视他们的国保贴身监听他们母子对话,被新娜指责后,双方发生争执。新娜称,这名国保出手打威勒斯,也打了她几拳。威勒斯手上有伤。稍后被警察带到派出所。
新娜对记者说:“抓我儿子的是姓陈的国保,就是上次绑架我的两个人之一,我在(派出所)做问询的时候,把前因后果都讲了。我提出三点要求,第一坚决要求法办跟着我们的那一个警察,第二,让公安拿出一天24小时非法跟踪、监控我们的法律依据,第三就是叫他们不要再骚扰我的同学和朋友。我在签字时最后写了一句:抗议内蒙古公安厅对我们一家人的无休止迫害”。
新娜和威勒斯曾因声援哈达被当局报复。2010年12月3日,哈达出狱前一周,新娜被以“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后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威勒斯给周永康写信提出申诉,结果在当地一网吧被捕,其后被公安指在其家搜出毒品,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羁押一年多。
新娜担心儿子被拘留期间,再遭到殴打。她说:“我估计我的儿子去了他们那里还要被打。在光天化日之下,已经动手了,进他们那里面(拘留所),绝对要打的,他们就是打击报复。所以我很担心我的儿子安危”。
哈达对包头警方拘留其儿子表示愤怒,他周五说:“他们抓我儿子,打我儿子,都是他们造成的,我要求立即释放我的儿子,对涉嫌犯罪的警察绳之以法”。
今年60岁的哈达曾在1989年创办蒙古学书店,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内蒙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去年12月9日获释后,遭到当局严密监控,他们一家人的银行帐户被冻结,申请护照被拒绝,外人不得去他家探访,遭受种种侵犯人权的待遇。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马平)

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

蒙古国或有大动作:欲效仿瑞士成“永久中立国”

蒙古新闻
10/16/2015
美国

2009年6月18日,蒙古国当选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中)在首都乌兰巴托国家宫宣誓就职。(图片来源:新华/路透)

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于9月7日首次提出蒙古国成为“永久中立国”的想法。
多家媒体报道,蒙古国领导人近来正式提出效仿瑞士,成为“永久中立国”,该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等正在外交层面协调,并推进国内相关立法工作。
蒙古国地处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蒙古国此次谋求成为“永久中立国”,是否意味着本国外交政策出现重大调整,又可能产生哪些影响呢?新华国际客户端带您分析下。
【呼吁承认】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于9月7日首次提出蒙古国成为“永久中立国”的想法。
额勒贝格道尔吉当时在演讲中表示,他早就在考虑这一问题,虽然蒙古国未曾宣布本国为“永久中立国”,但“在内容、形式和行动上,我们的外交政策都与中立的外交政策原则完全一致”。他认为,“永久中立”符合蒙古国的利益,在巩固现有基础的同时,有利于与其他国家发展积极和灵活的关系。
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9月8日,蒙古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总统、总理和国家大呼拉尔主席组成)讨论并支持额勒贝格道尔吉的这一提议。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同意,蒙古国应该宣布成为“永久中立国”,实行和平的、多支柱的外交政策,构建平衡的外交关系,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维护本国安全和国家核心利益。
国家安全委员会建议额勒贝格道尔吉起草关于“永久中立”的法律,建议国家大呼拉尔为“永久中立”确立法律基础,并建议宣布蒙古国“永久中立”,呼吁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予以承认。
9月29日,额勒贝格道尔吉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强调,蒙古国的永久中立化将“为促进全球的和平、安全和繁荣做出贡献”,并呼吁各方予以支持。
日本共同社16日报道,蒙古国外长普日布苏伦称,蒙古国政府为缔结有关永久中立的协定正在与中俄两国进行磋商,并表示“两国都对蒙古国的立场表示理解”。
报道称,蒙古国当前正在推进修改宪法和制定特别法的工作。若成为永久中立国,蒙古国与他国进行军事演习将受到限制,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直接行使武力也将受限。
【政策延伸】
蒙古国北部与俄罗斯接壤,东南西三面与中国为邻,是亚欧大陆具有重要地缘战略价值的国家。近年来,随着蒙古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特别是该国诸多特大型矿藏如铜矿、金矿、煤矿及铀矿的发现和开发,蒙古国战略地位日益提升。
在中苏对峙的年代,大批苏联军队进驻蒙古国,最多时达15万人。蒙古国地缘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乔因戈尔(音译)对共同社说:“作为不想被卷入大规模纷争的蒙古国,那是一段再也不想重演的历史。”
蒙古国在脱离了俄罗斯的直接军事控制之后,效法瑞士、奥地利和瑞典等中小国家,制定了“既符合本国利益,又能得到两大邻国及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理解”的战略,更加注重通过政治外交手段来保卫国家安全。
蒙古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其所谓的“第三邻国”政策。“第三邻国”并非指一个特定的国家,也非一个特定组织,它是笼统指代某些国家和组织,特别是西方国家和组织及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
《蒙古国聚焦》10月8日发表文章认为,虽然“永久中立国”在蒙古国外交政策中属于新提法,但应该是“第三邻国”政策的逻辑延伸,而非完全背离。简单来说,“永久中立”与“第三邻国”政策存在共通之处,即着力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以减少对中俄两个天然邻国的依赖。
目前,对于成为“永久中立国”,蒙古国国内也存在反对声音,认为“这是落后于时代的政策”,可能极大限制蒙古国今后的政策选项。
【瑞士样板】
对于永久中立国,国际法定义为“它的独立和完整完全是由条约担保的,条件是它承诺不参加军事同盟(除抵抗攻击外),而且也不承担可以间接地使它卷入战争的义务”。在全球范围内,瑞士一直是永久中立国的典型代表。
瑞士地处中欧,面积仅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800多万。1499年,瑞士从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下独立,但在几次军事行动后,瑞士人意识到他们不可能和其它欧洲强国在军事上相抗衡,于是在1515年放弃领土扩张政策而宣布中立。
中立有的得到了国际条约确认,有的则由一国根据国内法自定,当时瑞士的中立显然属于后者。此后,瑞士国土上又进行了著名的“三十年战争”。1648年战争结束时,瑞士的中立国地位以《威斯特凡利亚条约》的形式正式确立。
但是,一个半世纪后的1798年,拿破仑的军队又大举入侵瑞士,直到他兵败滑铁卢,法国人才全部撤出。屡遭劫难之后,瑞士人开始谋求一个永无后顾之忧的安全地位。1815年,《维也纳会议宣言》最终宣布瑞士为欧洲的永久中立国。
瑞士此后一直奉行中立政策,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保持中立。近年来,瑞士逐步调整外交政策,由传统的保守中立向“积极中立”过渡,把促进和平共处、尊重人权并促进民主、维护其海外经济利益等视为其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
当前,除瑞士外,奥地利、芬兰、瑞典、土库曼斯坦等一些国家也在在实行中立的外交政策。(记者张伟,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来源:凤凰资讯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

哈达儿子威勒斯被包头警方拘留

蒙古新闻
10/15/2015
美国
记者 苏伊勒


威勒斯和父亲哈达、母亲新娜在哈达被监视居住的房间(2014年)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开的“ 被行政拘留人员家属通知书”(由新娜女士提供)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开的“被传唤人家属通知书” (由新娜女士提供)

哈达和新娜的独生子威勒斯于当地时间周四(15号)上午,被包头市警方拘留。威勒斯是为了给母亲新娜送冬衣并看望九十岁高龄的外祖母前往包头的。近期新娜一直在包头的母亲家里照顾老人。
15日,新娜和儿子散步时,因为国保跟得太紧,甚至达到零距离跟踪时母子俩提出抗议,结果遭到国保的辱骂和动手殴打。双方发生争执,国保不但打伤了威勒斯的手,趁机也打了新娜女士。
新娜和威勒斯的抗议和反抗成了罪,国保叫来很多警察,把威勒斯带走。

现在威勒斯已被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分局以涉嫌“阻碍执行职务”为由拘留,期限为十天。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的观察员分析说,这是内蒙古当局对哈达和新娜的新一轮的打击。南蒙古的掠夺式开采和底层腐败导致基层蒙古人失去赖于生存的大片土地,民怨极大。这导致牧民不断的上访和抗议。而新娜是牧民维权的倡导者和直接参与者。
哈达的家庭现在被内蒙古当局拆散成三块,哈达在呼和浩特市被单独软禁,因为他拒绝放弃思想主张,让他与世隔绝,连妻子和儿子也得到许可才能探望。新娜在包头母亲家里,威勒斯在呼和浩特的旧家。
当局为了给当时在狱中的哈达施加压力,于2010年,把威勒斯以莫须有的“持有毒品最”拘押。当时,当局给新娜开出条件,一方面让哈达放弃主张,另一方面让新娜停止挽救哈达和为南蒙古的人权状况发出声音,这些均遭到新娜的坚决拒绝。因此威勒斯在少年监狱服刑了两年。

 少年时代的威勒斯和父母在一起,哈达入狱前。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南(内)蒙古再次发生当局抓捕牧民事件

蒙古新闻
10/14/2015
美国
记者 NA HUO 

 萨仁高娃等牧民举牌抗议(早前照片)

当地时间周三(10/14日)下午,乌拉特中旗警方出动大批警力把在路边等候要求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的牧民全部抓进了东街派出所。被抓的具体人数不清。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正在邻近的五原县考察工作,当牧民得到书记有可能到中旗的消息后便在“必经之路”边举牌等候,牌子上写着:“希望王君书记给牧民做主!”。
资深维权人士萨仁高娃女士也在被逮抓者之中。萨女士曾经几次被拘押,今年年初,她带领牧民到北京和呼和浩特上访,均被警方遣送。
牧民给乌拉特中旗公安局副局长张志清打电话询问,张证实了抓人的事实。张志清是打压牧民维权出了名的原刑警大队队长。张志清在电话里说:“抓了,因为他们(牧民)举牌子了,违法了”。
牧民在路边举牌等候王君的照片已经全部从微信上被删除。警方把牧民准备的上访材料全部抢走。
积极参与牧民维权的新娜女士证实,14日晚上七点左右,牧民吉日木图到派出所询问被抓牧民情况后失去了联系。牧民微信上的语音功能失效,发出的照片也很快被删除,可见他们“准备充足”。
警方对前往要人的牧民答复说,至少拘留他们15天。
新娜女士表示,“他们在吓唬牧民,无论如何明天(15日),更多牧民将到政府要求放人”。
新娜希望民众和媒体关注牧民的维权行为。

附件 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 苏仑格图二队 牧民 准备的上访材料

内蒙古巡视组:你们好!

我们是巴彦淖尔盟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苏仑格图嘎查的牧民,因苏木嘎查干部利用职权,私自将我们嘎查的2200亩草场低价承包给外人, 使我们的合法权益受到极大损害,多年向上反映也无果,故再次向巡视组举报如下:

一,望彻查苏木嘎查干部将集体草场对外承包时黑幕。

我们嘎查的1200亩饲料基地是1968年时全体牧民用血汗艰辛开发出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明文规定 ;“发包方将农村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和个人承包,应当事先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

可是 1996年苏木干部巴图图拉格和额尔登孟克,未经嘎查牧民的同意就私下将我嘎查1200亩的饲料基地草场承包给了外来汉商葛歧晓,双方协议:葛某开发三年,种植十五年,每年上缴嘎查一万元管理费。(1)

1998年 第二轮草场承包时,嘎查干部巴图吉日格拉和德力格尔 非但未收回外包的草场,又再次把草场私自承包给了葛歧晓,还把承包面积扩大至2200亩,且文件显示 次年的管理费仅上缴了5200元。(2)

2008年嘎查干部宝迪贺西格和额尔登巴特尔,再一次未经牧民同意把草场承包给了葛某。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优先承包权”第四十八条还规定“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的 应当对承包方的资信情况和经营能力进行审查后 再签订承包合同”,可我嘎查外包草场时 既未对内优先招标 更没向牧民公示外来承包人葛岐晓的信用资质,而是对他格外青睐照顾有加,这是极不正常的,牧民们早就议论纷纷 ,但人微言轻无可奈何,所以我们希望上级派人详查苏木嘎查几届干部多次承包给葛歧晓草场的黑幕,并期待着及早公布调查结果。

二,望上级派人清查苏木嘎查混乱的账目 审计外包草场的利润 把红利分给嘎查牧民。

基层干部打着“合理开发和利用”的幌子,以低廉的价格把集体草场承包给葛某,葛某获益巨大 而牧民的权益被剥夺殆尽。

葛歧晓在承包的2200亩草场上,不仅在现成的饲料基地种植,还超载养羊800余只,挖坑围池养鱼面积达89亩,种树35亩,建造大型蒙古包三座,平地建院30亩,还把原嘎查集体所有的118只羊据为已有。

知情人统计过 葛歧晓光种地的收益,每年每亩可达1448元,共计收入为1807104元,若加上其他收入更是可观,而这一切都是因他勾结基层干部 低价承包投机所得,说白了他的获利其实是侵占集体草场 剥夺牧民的利益所致!

多年来 牧民们一直对官商勾结 合法权益被剥夺深恶痛绝, 上访告状持续未断 但人微言轻无济于事,近日 393名牧民忍无可忍 联合起来签字画押欲继续上告,政府难道还要坐视不管?无视真在的民意吗?(3)

综上所述 因草场被非法侵占外租 嘎查牧民未见实惠 任由官商勾结权益受损 气愤的牧民多年来一直上访告状打官司无门 从旗里走向呼和浩特以至北京 均无结果 , 这回巡视组到旗里 故再次检举申诉 望你们能真在体恤底层牧民的疾苦 重拳打击横行乡里的贪官污吏 还给我们被侵占多年的草场 让我们过上舒心的日子!

此致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乌拉特中旗
新忽热苏木 苏仑格图二队 牧民(签名后附)
2015,9,8,

后附:
1, 苏木与葛某签的协议书;
2, 嘎查与葛某签的协议书;
3, 嘎查牧民的签名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