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内蒙新巴尔虎左旗清场百特警驱赶牧民

蒙古新闻
8/11/2016
美国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部分牧民,8月10日到旗政府通宵静坐,要求释放被公安抓走的7名请愿牧民。11日晚,当局从满洲里及海拉尔调派特警一百多人,持警棍驱赶静坐的牧民。
本台早前报道,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乌布尔宝力格苏木白木音贡嘎查的牧民,为保护草场,8月9日晚在夏营地草场守护通宵。10日清晨,当局出动的数百名特警手持电警棍驱逐牧民的羊,并扣押8人。当晚,除39岁的宝日玛因孩子才9个月而获得提前释放,其余至今未放。
11日晚,旗政府出动特警驱散在政府大楼外静坐的牧民。当地一位牧民8月12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持续留下(请愿)的牧民,昨天被从满洲里,还有哈拉尔来的特警驱散。牧民的手机被没收、打碎。还有外来户殴打牧民的羊群”。
另一位牧民对本台说,牧民提出的要求未被政府接纳:“反正昨天晚上,牧民提出来的意见等各个方面,不答应。就说清场,双方没有达成协议。牧民还在政府门口睡觉”。
一直与牧民保持沟通的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对记者说:“恐吓牧民,再武力清场。现在就是打不通(牧民的)电话。昨天晚上就清场了,说是12点50几分。他们是一个苏木一个苏木的被拉走了,陆陆续续走的”。
牧民称,今年7月12日至8月6日期间,该旗乌布尔宝力格苏木白木音贡嘎查集体草场受到罕达盖苏木汉族居民强占,牧民被殴打,牲畜被碾压致死。8月7日开始,该苏木牧民奋起抵抗,出动上百人守护草场。10日遭到公安驱散及抓捕。于是到旗政府拉横幅抗议。
一位女牧民说,目前仍有七个牧民未释放:“有的人超过24小时了还没有放,我刚才见了家属”。
记者:那七个人还没有放?
回答:没有呢,24小时已经过了。有的家属给了被抓的原因,还有一个没有给(通知书)说为啥要抓。
牧民称,11日中午,公安紧急约见被捕者家属,称当时要牧民撤离草场,但牧民不听劝告,这才动手抓人。公安还称,其中一位被拘留的牧民乎毕斯哈拉图,涉嫌民族分裂罪,一旦定罪,可判刑10年以上。
牧民表示,二十多年前,新左旗政府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偷偷把70万亩草原租赁给一位农民开发商,此人后被揭发,于是改行畜牧业。此后非法占用草原,并且成为了当地居民,强占牧民草场。另有36户非牧民也迁移到当地,成为罕达盖嘎查苏木居民。
一位牧民说,特警清场之后,12日上午,旗政府周围布满特警,不准牧民接近:“今天我们根本就出不去,主要是我们公社、生产队对在查。政府(大楼)周围,特警啥的都有”。
记者:昨天清场的时候有多少人,一百个有吗?
回答:有啦。十点来钟还没有清完。
记者:听说现在威胁在微信发消息的人?
回答:对,在威胁。比如说,第一个资料你转发,你发的东西多了,都会被清理。
11日中午,新巴尔虎左旗政府网信办通过当地电视台发通告称,日前在微信朋友圈,新浪微博中出现关于新巴尔虎左旗乌布尔巴力格苏木百音贡嘎查牧民与罕达盖苏木居牧民争草场事件的文字及图片,引起大量网民围观、转发。公安机关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相应的处理。
对此,当地牧民认为,网信办的通告回避了牧民的诉求,如果不是旗政府的不作为,事态不至于恶化到今天。政府动用大批警力镇压牧民,将令官民矛盾进一步升级。  特约记者: 乔龙 责编: 石山​

内蒙古数百特警驱散抗议牧民8人被捕

蒙古新闻
8/11/2016
美国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牧民为保护草场、8月9日晚在夏营地草场守护通宵。10日清晨,当局出动的数百名特警手持电警棍,驱逐牧民的羊。牧民予以抵抗,8人被捕。当天下午,上百名牧民到旗公安局抗议,要求放人。


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乌布尔宝力格苏木的部分牧民,前一天通宵在夏营地草场露天守护牛羊,10日早晨,遭前来清场的特警连羊带人一起驱赶。上午九点左右,数百特警抵达现场,气氛紧张。
关注事件的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向自由亚洲电台通报当地最新情况,她说:
“新巴尔虎左旗,现在现场很激烈。(警察)抓人,抢手机,打人,好像(牧民手机)发不出信息了,照片有几张。现在(警方)控制很严”。



三个小时后,新娜告诉记者,已有8位有姓名的牧民因在现场抗争,遭警察抓上车:
“现在的现场还很乱,还没有清完场,但是人已经抓了几个。我现在正在整理牧民被抓的资料,现在整理出两三个人,现在有一部分牧民要到旗公安局,还有一个被抓女性在哺乳期,39岁”。



本台前一天曾报道,今年7月12日至8月6日期间,该旗乌布尔宝力格苏木集体草场受到罕达盖苏木汉族居民强占,牧民被殴打,牲畜被碾压致死。8月7日开始,该苏木牧民奋起抵抗,出动上百人守护草场。9日,牧民在写给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的求助信中称,他们的草场已被罕达盖苏木外来户非法占用。



10日中午时分,当地牧民提供给本台的一份被捕者名单显示,被捕的牧民有赛音敖其日乐、乎毕斯哈拉图、宝日玛(女)、斯日古楞(人大代表)、巴雅日图、阿日布旦、哈.吉日木图及其木格。宝日玛的弟媳妇向记者介绍公安抓人的情况:
“今天早晨9点多,他们被抓之后,现场的人才给我们来电话,说你嫂子被公安局的人抓了。她的孩子还不到9个月。还有几个女牧民。我们不是联合起来,都去(现场)”。
记者:一共抓了几个人?
回答:总共抓了8个人(牧民)。
记者:有多少人,昨天晚上开始通宵静坐、抗议?
回答:昨天晚上在那里的牧民多了,有一百来个人。



这位牧民说,官员承认草场属于牧民,但不让牧民采取行动:
“今天早上抓人的好像来了十来台车,后来我们旗公安局的人走了,留下六、七台车。牧民方面抓了8个人。昨天旗长去了,说是你们社的草场,但是你们赶紧要撤回去,我们重新给你们答复。今天早晨,警察去了之。警察为什么要这么狠对待牧民?警察说,你们必须在15分钟内搬走”。



据牧民表示,当局出动四、五百特警,将牧民的羊群赶出夏营盘,还拦截从其他地方赶来声援的牧民。当天下午,数百牧民到旗公安局拉横幅抗议,横幅上用蒙文写着“无条件清理非牧户,还我草场,释放被抓牧民”。牧民还表示,他们的草场有政府颁发的《草原所有权证》,但是,非牧民却坚持他们在当地有居住权。



7月12日,这些非牧民曾出动数十人,手拿铁棍、木棍及斧头殴打手无寸铁牧民。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对记者说:“汉人的目的是非常清楚的,是想把游牧民彻底毁掉,这是他们不言而喻的目的。”



当地牧民告诉记者, 他们会继续留在旗公安局门口,直到当局放人。



特约记者: 乔龙 责编: 石山/吴晶

“世界原住民国际日”:席海明再次质疑中共政府的民族政策

蒙古新闻
8/11/2016
美国


八月九号是联合国规定的世界原住民国际日,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对中国共产党政府是否有能力保护原住民生存表示怀疑。
一 九八二年,国际社会强烈地感到现代化对原住民带来的威胁,和曾经造成的毁灭。为此八月九日,联合国第一次在日内瓦召开了原住民问题工作小组会议。原住民的 土地权、受教育权、工作权开始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一九九四年,联合国正式宣布,其后十年是联合国的原住民族十年,同时正式订立八月九日是世界原住民国际 日。
在 今年的国际日,九号上午,记者采访了流亡德国的著名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关于这个纪念日,席海明先生首先对记者说,“原住民这个词,以前中国总是用 少数民族的说法,这总有某种歧视的味道。现在原住民这个说法,就是原来土地的主人,这个很简单,也是个事实。最近对这个事情说得比较多,因为台湾总统蔡英 文向原住民进行了正式道歉。我认为这从道义上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道歉不一定就把问题都解决了。但是起码正视了问题。承认了原住民的权利,承认了对不起 原住民,今后要改正,而且我还看到蔡英文总统要拿出一些方案,要具体解决和落实,这是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为此,他对比了中国大陆现在的情况,对此他说,“但是在中国恰恰相反,在台湾向原住民道歉的时候,中国正在进行对原住民土地及资源的疯狂掠夺,使得蒙古人已经活不下去了。”
为 此,对于蒙古族民众现在面临的问题,席海明先生说,“蒙古族的问题,前几年的莫日根问题就是土地问题,没有报道的还有很多使得蒙古人活不下去了的事情。因 为蒙古人是这块土地,南蒙古的土地的主人,但是共产党来了,他说土地属于国家,一纸空文就把蒙古族的所有权剥夺了。但是当时还至少保证了蒙古人的土地使用 权,可现在到了所谓改革开放,习近平时代,因为内蒙古到处是宝,遍地是资源,因此不法商人和当地的贪官污吏勾结,变着法地剥夺当地蒙古人的土地,使得原住 民,这块土地的主人蒙古人已经没法活了。。”
席 海明先生说,这个国际日让他看到,共产党政府从来都是把原住民的生存权利,保留自己文化及生活方式的权利放在共产党的利益之下。所以这个建立在这样的基础 上的党和政府,根本不可能尊重原住民的基本权利,不可能解决现代化带来的问题。对此,他说,“不是说牧民现在突然就勇敢了,要造反了,而是活不下去了,官 逼民反了,牧民只有起来抗争。而且这个事情也说明中共政府没有能力,或者根本就不想解决民族问题、原住民问题。他的解决民族问题,原住民问题的方案就是 ‘维稳反恐’。”
(特约记者:天溢 / 编辑:何平)

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内蒙牧民堵路维权被卡车压死 警察抢尸

蒙古新闻
8/5/2016
美国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数十位牧民,不满过往车辆违规严重超载运输、损毁当地公路,8月1日起拦路抗议,不准车辆通行。3日傍晚,抗议牧民与一名卡车司机发生争执,该司机强行通过,压死一位汉族牧民。死者家属要求政府立即调查事件。但5日清晨,当地公安部门出动约50人进村抢走尸体。

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棋盘井镇伊克达来嘎查的蒙古族和汉族牧民,不满当地一条乡村公路因过往货车司机严重超载,导致路面变形开裂。他们多次上访不果,于8月1日起发起拦路抗议。3日傍晚,一位汉族司机开车将一位汉族牧民杜金运撞死后逃逸。

当地一位蒙古族牧民8月3日晚上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事发经过:

“这个车祸是今天。从棋盘井到新召的路段,不能走大车。这几天牧民们一直在堵路。今天两辆车把一个挡路的牧民夹在中间压死了”。

另一位女牧民4日对记者说,该条公路建成时已经规定不准大型货车通过,但当局并不按规管理:

“大车不让走,牧民去挡路。星期一(1日)开始挡路,挡了两三天,政府和嘎查不管。昨天,正好那个司机开车,跟牧民打架。这个杜金运就去拉架,拉了以后,那个司机说,我把你碾死。把车一开,立即把人撞死了”。

死者杜金运是当地的汉族牧民。他所在的伊克达来嘎查三小队队长王富存对记者说,4号凌晨,约50名公安和法院的人把尸体强行带走了:

“凌晨五点,公安部门来把死者的尸体,强行抢走。今天来了50人左右。死者的家属要他们尽快处理,处理完后再把尸体从公路上运走。牧民要求政府严厉处理这起事件”。

王富存对记者详细叙述卡车碾死杜金运的情况。他说,当地政府给农牧民修建的这条乡村公路不准20吨以上的车辆通行,但司机们因该公路无收费站,都选择这条路,经过的车辆经常载重超过100吨。农牧民就此向交管部门、路政反映道路被损毁的情况,但无人理会。这次牧民拦路抗议,希望引起政府重视:

“这条路短短几年已经压烂了。因为路被压烂,好多司机不知道路况,飞车,翻车。那天牧民不让车走,这个大车司机,把牧民打倒,又跳上车,强行开车,压死一个牧民”。

记者:你们当地有多少牧民,这几天在堵路抗议?

回答:那几天有二十人左右。

王富存说,牧民多次向政府表达诉求,官员总是“踢皮球”:

“牧民多次向政府、交通局汇报,交通局一直不管。跟他们说了好几次。每年牧民上去好几次,政府下来踢皮球”。

流亡海外的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对记者说:

“听到这个消息既悲痛,又气愤。因为这已经不止是第二起了。我说的第二起是从莫日根开始算。莫日根是为了保护草场,杜金运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草场,不准车辆通过。因为车辆对草场的破坏非常大。我在锡盟下过乡,我知道,压过的地方是不长草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永久性的破坏”。

席海明说,既然牧民多次向政府投诉公路超载问题严重,但官员却不予理会,以致酿成牧民被撞死的惨剧,所以最终责任应该还是在政府。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吴晶)
来源:自由亚洲台

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呼格案昭雪日 冯志明替罪时?

蒙古新闻
7/2/2016
美国


中国地方当局终于对冤死的内蒙青年呼格吉勒图有个交代:专案组长冯志明受审。内蒙司法方面公告:内蒙公安局前副局长冯志明因贪污受贿等罪8月1日在呼伦贝尔市法院开庭受审。中共并没有按照正常组织处理程序先“双开”再移交司法来办冯志明案。

 澎湃对冯志明的报道 
8月1日是中国大陆解放军建军节。当局在这一天将其军中曾当过士兵的警察高官冯志明推上祭坛:因其贪污受贿、非法持枪(4支)、财产来源不明罪(3400万)而司法审理其案。中国的新华社、央视、澎湃、法制晚报以及诸多电子媒体等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它们的标题多是:呼格案主办人冯志明受审,云云。但中国官媒都没有说明:为何当局不按枉法而按贪污受贿来审判呼格案“主办人”。从冯案多个罪名来看,没有一个罪名和草菅人命冤死呼格有关。
中国媒体都在报道冯志明受审消息时都不忘记交代背景: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女厕所内发生强奸杀人案,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的该厂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得年17岁。2005年内蒙古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17起案件中包括“4·9”女尸案。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高级法院再审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
在呼格案后,冯志明和几位警察同事因“迅速破获大案”获集体二等功。1999年冯任呼市公安局缉毒支队长,2002年任赛罕公安分局局长,2011年任呼市公安局党委委员,2012年任呼市公安局副局长。
谁是冤案主要责任人?
中国的党媒没有说明,在党领导一切、政法委主管公检法的大陆,为何一个公安局副局长能成为某要案“主办人”?当某案结案或办完后,哪个单位有权最终拍板定案?很多网友都指出,将大锅扣在“主办人”头上,置内蒙党的领导、特别是政法委的领导于何处?中国的前任首席大法官最高院长王胜俊曾说:司法工作中“党的事业至上”。在冯志明“主办”呼格案并最终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时,内蒙党的领导、政法委的领导、党的事业都在何处?
澎湃消息后,网友萍水相逢说:“没有习大大李大大铁腕治吏,我非常怀疑这让人窒息的地方司法系统会纠错,更让我怀疑的是他背后没有保护伞?”
网友且听风吟说:“司法腐败具有隐秘性,背后的权钱交易不是我等平民百姓能窥探到的,除非是掌握铁的证据能一下扳倒违法者否则会被违法者依靠公权力打击报复,举报者就没好日子过了,举报代价太大了,再加上公检法一家亲所以司法腐败得不到监督。“
“公检法一家亲”是个什么概念?简单说就是政法委(党委)一元化领导下的公检法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中国法学者贺卫方(2016年7月30日)在台湾说:在大陆,公安局“做饭”法院“吃饭”而检察院是“端饭”的。他说:“在大陆我们称为公检法,就是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而在现实中也是按照这种叫法排序的,公安局是老大、检察院是老二、法院是老三。或者有个说法是,在刑事案件中,公安局是做饭的,检察院是端饭的,法院是吃饭的。听起来法院挺好是吃饭的。”
对中国司法现象有着深刻观察和了解的贺卫方说,在中国,公安局在办案时“淫威巨大。”他说,公安局:“做什么你必须吃什么,而且不能挑食、不能说打包回家,都不行,必须完全消化掉。也就是刑讯逼供所获得的证据无法得到有效排除。有一些案件,你真的可以看到公安局那种巨大的淫威。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状态。”
其实,公安局虽然“大”,大不过政法委。以河北为例。最近,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由于“违反政治规矩和纪律”倒了台被双开。媒体揭发说:全国知名大案冤案聂树斌案,就是由于张越“捂盖子”压着不让翻案而十年不得昭雪。按照同样的道理和逻辑,内蒙的冤假错案,追根寻源也要追到冯志明的上级单位。许多网友直指:是制度问题还是个人操守问题?
冤无头债无主
纵观近年来中国的重大冤假错案(呼格案、念斌案、聂树斌案、佘祥林案、赵作海案),没有一个地方有相关的拍板定案者(单位)遭到刑事追究,甚至遭到双开。早有网友指出,如果张越不是因为政治上站错队自己垮了台,聂树斌案一百年也翻不过来。
具体回到呼格案,2014年底内蒙高院宣布呼格无罪后,自治区某负责人曾说:对于呼格冤案,“公检法三家的责任人都跑不了”(北青报:2016年2月1日)。2016年1月,当局宣布追究呼格案内蒙27名公职人员责任,其中,12名是公安局的。除冯之外,其他11人都是党内警告和行政记过。
2014年底,呼格案平反后,内蒙高院副院长赵建平向呼格父母道歉,并表示从今后,要吸取教训,深刻反思。他说:办案中,“法院存在的问题,我们会针对这些问题,采取相应措施,坚守底线,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决不能让呼格这种悲剧重演。”
有网友指出,既然存在问题,但你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又如何能“采取相应措施”?如何能“坚守底线”?如何能让冤假错案不再发生?内蒙法院检察院系统,有几名法官检察官或审案查案官员因呼格案受到处理?
按照当局公布的27人被处理名单,除去冯志明,当局查处了内蒙公安11名干警,高院5名法官和审判人员、呼市中院3名法官和审判人员、呼市检察院7名检察官。他们受到党内和行政处分,无一遭刑责追究。更令人诧异的是:法院检察院受处分人当中,还包括高院书记员阎明旺,他受到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而同张越一样占着内蒙政法委(负责人)位置的则毫发无伤。
大陆法学家江平为呼格撰写了墓志铭,其中一段是:“优良的司法,乃国民之福。呼格其生也短,其命也悲。惜无此福。然以生命警示手持司法权柄者,应重证据,不臆断。重人权,不擅权,不为一时政治之权益而弃法治与公正。今重葬呼格,意在求之,以慰冤魂。”
不公正审判的源头
在网友《内蒙检察》的相关博文后,网友雪豹跟贴说:呼格案没解决,雷洋案出现,我们要相信党国、相信政府、相信尸检报告,就如相信2016年央视13台公布内蒙18岁呼格吉勒图冤死案27位涉事者无一判重刑、死刑,临近年关,呼格吉勒图母亲满含泪水看着新闻气得手颤抖!
网友一股劲力说:现在公检法找其中那一个是清清白白的是不可能有的事了。社会没有进步,国家没有威信,公正。网友唐寅字伯唬说:一个局长不是因为拔出萝卜带出泥,也就不会发现那3000多万!这种局长在中国是大多数还是极少数?我不问谁!我自己知道!天朝、贵党想说爱你不容易!
习近平在谈司法公正时提到: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习近平说,“我曾经引用过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济南中院官网在审理薄熙来案时也曾援引了培根这段话。习近平在谈到司法时还说:如果司法这道防线缺乏公信力,社会公正就会受到普遍质疑,社会和谐稳定就难以保障。因此,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
来源:美国之音

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台湾总统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全文

蒙古新闻
7/1/2016
美国




据中华民国总统府消息,台湾总统蔡英文今天发表演说,代表政府向台湾原住民道歉,并宣布成立“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邀请各族代表共同商议今后政策方向。
道歉文全文如下:
各位现场来宾、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朋友、全国人民同胞, 大家好!
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我们宪法增修条文里面的「山胞」正式正名为「原住民」。这个正名,不仅去除了长期以来带有歧视的称呼,更突显了原住民族是台湾「原来的主人」的地位。
站在这个基础上,今天,我们要更往前踏出一步。我要代表政府,向全体原住民族,致上我们最深的歉意。对于过去四百年来,各位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我代表政府,向各位道歉。
我相信,一直到今天,在我们生活周遭里,还是有一些人认为不需要道歉。而这个,就是今天我需要代表政府道歉的最重要原因。把过去的种种不公平视为理所当然,或者,把过去其他族群的苦痛,视为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这是我今天站在这里,企图要改变和扭转的第一个观念。
让我用很简单的语言,来表达为什么要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原因。台湾这块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这些人原本过着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化、习俗、生活领域。接着,在未经他们同意之下,这块土地上来了另外一群人。
历史的发展是,后来的这一群人,剥夺了原先这一群人的一切。让他们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离失所,成为异乡人,成为非主流,成为边缘。
一个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难之上。除非我们不宣称自己是一个公义的国家,否则这一段历史必须正视,真相必须说出来。然后,最重要的,政府必须为这段过去真诚反省,这就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有一本书叫做「台湾通史」。它的序言的第一段提到:「台湾固无史也。荷人启之,郑氏作之,清代营之。」这就是典型的汉人史观。原住民族,早在几千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有丰富的文化和智慧,代代相传。不过,我们只会用强势族群的角度来书写历史,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荷兰及郑成功政权对平埔族群的屠杀和经济剥削,清朝时代重大的流血冲突及镇压,日本统治时期全面而深入的理番政策,一直到战后中华民国政府施行的山地平地化政策。四百年来,每一个曾经来到台湾的政权,透过武力征伐、土地掠夺,强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权利。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原住民族依传统惯习维系部落的秩序,并以传统智慧维系生态的平衡。但是,在现代国家体制建立的过程中,原住民族对自身事务失去自决、自治的权利。传统社会组织瓦解,民族集体权利也不被承认。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原住民族本来有他们的母语,历经日本时代的同化和皇民化政策,以及1945年之后,政府禁止说族语,导致原住民族语言严重流失。绝大多数的平埔族语言已经消失。历来的政府,对原住民族传统文化的维护不够积极,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当年,政府在雅美族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核废料存置在兰屿。兰屿的族人承受核废料的伤害。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雅美族人道歉。
自外来者进入台湾以来,居住在西部平原的平埔族群首当其冲。历来统治者消除平埔族群个人及民族身分,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平埔族群道歉。
民主转型后,国家曾经回应原住民族运动的诉求。政府做过一些承 诺、也做过一些努力。今天,我们有相当进步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不过,这部法律,并没有获得政府机关的普遍重视。我们做得不够快、不够全面、不够完善。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台湾号称「多元文化」的社会。但是,一直到今天,原住民族在健康、教育、经济生活、政治参与等许多层面的指标,仍然跟非原住民存在着落差。同时,对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视,仍然没有消失。政府做得不够多,让原住民族承受了一些其他族群没有经历过、感受过的痛苦和挫折。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我们不够努力,而且世世代代,都未能及早发 现我们不够努力,才会让各位身上的苦,一直持续到今天。真的很抱歉。
今天的道歉,虽然迟到了很久,却是一个开始。我不期望四百年来原住民族承受的苦难伤害,会只因为一篇文稿、一个道歉而弭平。但是,我由衷地期待,今天的道歉,是这个国家内部所有人迈向和解的开始。
请容我用一个原住民族的智慧,来说明今天的场合。在泰雅族的语言里,「真相」,叫做 Balay。而「和解」叫做Sbalay,也就是在Balay之前加一个S的音。真相与和解,其实是两个相关的概念。换句话说,真正的和解,只有透过诚恳面对真相,才有可能达成。
据中华民国总统府消息,台湾总统蔡英文今天发表演说,代表政府向台湾原住民道歉,并宣布成立“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邀请各族代表共同商议今后政策方向。
道歉文全文如下:

 各位现场来宾、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朋友、全国人民同胞, 大家好!
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我们宪法增修条文里面的「山胞」正式正名为「原住民」。这个正名,不仅去除了长期以来带有歧视的称呼,更突显了原住民族是台湾「原来的主人」的地位。
站在这个基础上,今天,我们要更往前踏出一步。我要代表政府,向全体原住民族,致上我们最深的歉意。对于过去四百年来,各位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我代表政府,向各位道歉。
我相信,一直到今天,在我们生活周遭里,还是有一些人认为不需要道歉。而这个,就是今天我需要代表政府道歉的最重要原因。把过去的种种不公平视为理所当然,或者,把过去其他族群的苦痛,视为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这是我今天站在这里,企图要改变和扭转的第一个观念。
让我用很简单的语言,来表达为什么要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原因。台湾这块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这些人原本过着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化、习俗、生活领域。接着,在未经他们同意之下,这块土地上来了另外一群人。
历史的发展是,后来的这一群人,剥夺了原先这一群人的一切。让他们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离失所,成为异乡人,成为非主流,成为边缘。
一个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难之上。除非我们不宣称自己是一个公义的国家,否则这一段历史必须正视,真相必须说出来。然后,最重要的,政府必须为这段过去真诚反省,这就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有一本书叫做「台湾通史」。它的序言的第一段提到:「台湾固无史也。荷人启之,郑氏作之,清代营之。」这就是典型的汉人史观。原住民族,早在几千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有丰富的文化和智慧,代代相传。不过,我们只会用强势族群的角度来书写历史,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荷兰及郑成功政权对平埔族群的屠杀和经济剥削,清朝时代重大的流血冲突及镇压,日本统治时期全面而深入的理番政策,一直到战后中华民国政府施行的山地平地化政策。四百年来,每一个曾经来到台湾的政权,透过武力征伐、土地掠夺,强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权利。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原住民族依传统惯习维系部落的秩序,并以传统智慧维系生态的平衡。但是,在现代国家体制建立的过程中,原住民族对自身事务失去自决、自治的权利。传统社会组织瓦解,民族集体权利也不被承认。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原住民族本来有他们的母语,历经日本时代的同化和皇民化政策,以及1945年之后,政府禁止说族语,导致原住民族语言严重流失。绝大多数的平埔族语言已经消失。历来的政府,对原住民族传统文化的维护不够积极,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当年,政府在雅美族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核废料存置在兰屿。兰屿的族人承受核废料的伤害。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雅美族人道歉。
自外来者进入台湾以来,居住在西部平原的平埔族群首当其冲。历来统治者消除平埔族群个人及民族身分,为此,我代表政府,向平埔族群道歉。
民主转型后,国家曾经回应原住民族运动的诉求。政府做过一些承 诺、也做过一些努力。今天,我们有相当进步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不过,这部法律,并没有获得政府机关的普遍重视。我们做得不够快、不够全面、不够完善。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台湾号称「多元文化」的社会。但是,一直到今天,原住民族在健康、教育、经济生活、政治参与等许多层面的指标,仍然跟非原住民存在着落差。同时,对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视,仍然没有消失。政府做得不够多,让原住民族承受了一些其他族群没有经历过、感受过的痛苦和挫折。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我们不够努力,而且世世代代,都未能及早发 现我们不够努力,才会让各位身上的苦,一直持续到今天。真的很抱歉。
今天的道歉,虽然迟到了很久,却是一个开始。我不期望四百年来原住民族承受的苦难伤害,会只因为一篇文稿、一个道歉而弭平。但是,我由衷地期待,今天的道歉,是这个国家内部所有人迈向和解的开始。
请容我用一个原住民族的智慧,来说明今天的场合。在泰雅族的语言里,「真相」,叫做 Balay。而「和解」叫做Sbalay,也就是在Balay之前加一个S的音。真相与和解,其实是两个相关的概念。换句话说,真正的和解,只有透过诚恳面对真相,才有可能达成。
在原住民族的文化里,当有人得罪了部落里的其他人,有意想要和解的时候,长老会把加害者和被害者,都聚在一起。聚在一起,不是直接道歉,而是每个人都坦诚地,讲出自己的心路历程。这个说出真相的过程结束之后,长老会要大家一起喝一杯,让过去的,真的过去。这就是Sbalay。
我期待今天这个场合,就是一个政府和原住民族之间的Sbalay。我把过去的错误,过去的真相,竭尽所能、毫无保留地讲出来。等一下,原住民族的朋友,也会说出想法。我不敢要求各位现在就原谅,但是,我恳请求大家保持希望,过去的错误绝不会重复,这个国家,有朝一日,可以真正走向和解。
今天只是一个开始,会不会和解的责任,不在原住民族及平埔族群身上,而在政府身上。我知道,光是口头的道歉是不够的,政府从现在开始,为原住民族所做的一切,将是这个国家是否真正能够和解的关键。
我要在此正式宣布,总统府将设置「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我会以国家元首的身分,亲自担任召集人,与各族代表共同追求历史正义,也会对等地协商这个国家往后的政策方向。
我要强调,总统府的委员会是最高度重视的,是国家和原住民族的对等关系。各族代表的产生,包括平埔族群,都会以民族和部落的共识为基础。这个机制,将会是一个原住民族集体决策的机制,可以把族人的心声真正传达出来。
另外,我也会要求行政院定期召开「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动会」。委员会中所形成的政策共识,未来的政府,会在院的层级,来协调及处理相关事务。这些事务包括历史记忆的追寻、原住民族自治的推动、经济的公平发展、教育与文化的传承、健康的保障,以及都市族人权益的维护等等。
对于现代法律与原住民族传统文化,有些格格不入的地方,我们要建立具有文化敏感度的「原住民族法律服务中心」,透过制度化的设计,来缓和原住民族传统惯习和现行国家法律规范之间,日益频繁的冲突。
我会要求相关的部门,立刻着手整理,原住民族因为传统习俗,在传统领域内,基于非交易的需要,狩猎非保育类动物,而遭受起诉与判刑的案例。针对这些案例,我们来研议解决的方案。
我也会要求相关部门,针对核废料储存在兰屿的相关决策经过,提出真相调查报告。在核废料尚未最终处置之前,给予雅美族人适当的补偿。
同时,在尊重平埔族群的自我认同、承认身分的原则下,我们将会在九月三十日之前,检讨相关法规,让平埔族身分得到应有的权利和地位。
今年的十一月一日,我们会开始划设、公告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土地。部落公法人的制度,我们已经推动上路,未来,原住民族自治的理想,将会一步一步落实。我们会加快脚步,将原住民族最重视的「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语言发展法」等法案,送请立法院审议。
今天下午,我们就要召开全国原住民族行政会议。在会议中,政府会有很多、有更多政策的说明。以后每一年的八月一日,行政院都会向全国人民报告原住民族历史正义及转型正义的执行进度。落实原住民族基本法,达成原住民族的历史正义,并建立原住民族的自治基础,就是政府原住民族政策上的三大目标。
我要邀请在场的、在电视及网路转播前的全体原住民族朋友们,一起来当见证人。我邀请大家来监督,而不是来背书。请族人朋友们用力鞭策、指导,让政府实现承诺,真正改进过往的错误。
我感谢所有的原住民族朋友,是你们提醒了这个国家的所有的人,脚踏的土地,以及古老的传统,有着无可取代的价值。这些价值,应该给予它尊严。
未来,我们会透过政策的推动,让下一代的族人、让世世代代的族人,以及台湾这块土地上所有族群,都不会再失语,不会再失去记忆,更不会再与自己的文化传统疏离,不会继续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我请求整个社会一起努力,认识我们的历史,认识我们的土地,也认识我们不同族群的文化。走向和解,走向共存和共荣,走向台湾新的未来。
我请求所有国人,借着今天的机会,一起努力来打造一个正义的国家,一个真正多元而平等的国家。
谢谢大家。谢谢。
来源:纽约时报